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二)

第124集

仰惟如来

由 正益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

我们今天要讲的子题是“仰惟如来”。就是说,到底怎样的善男子、善女人,是在佛法上不断地作这样的修持;如果不是能够理解佛法,那确实很难。因此,胜鬘夫人就说了,第一种就是要“成就法智”

所谓成就法智,就在说明这种学人他最后会亲证这个法,可是他亲证了这个法,他是无师智,不用特别有人来指导他,他也可以。因此这个法,他因为亲证成就,然后有了这样的智慧,所以他有非常高的证量。通常这样的菩萨,他都是至少是入地,甚至是三地,因为他还没有修学四禅八定,所以我们就方便说他是三地的证量;依三地心,就是说他证悟以后会很快就得到三地。以这样来说,这样的无师智的话,是菩萨在修学的过程中一定会出现的。因为,有的菩萨会依 如来的指示他去哪里、哪里(哪一个世界去投胎),去投胎以后,当那边的法主;虽然他圣位了(他已经是圣位菩萨),可是他投胎以后,因为有胎昧或是有一些种种,因此他就不知道过去生自己是什么;可是因为有 如来的护持,所以他最后会明心,然后眼见佛性,就完成他应担的使命,所以这是第一种人。

第二种善男子、善女人他是什么呢?他就会随顺这个法智,也就是说他会去寻找善知识。当然也不是说第一种不会寻找善知识,只是那时候的世界的善知识可能都不如他,或是正如他的也有可能是圣位菩萨,那只要给他一点点教导就可以了。而我们这里所说的第二种的善男子、善女人随顺于法智,就是说他要对善知识作简择。他可能对于第一义谛的法已经熏习很久了,有可能过去生有证悟,也可能过去生没有证悟,那证悟是第一次,他对于第一义谛的法,他是全然信受。他不会这地方看到说,这地方说这种法界的实相,那地方是第八识,又有地方说这叫心,他就会弄到很糊涂,不会!他会最后知道说:实际上这是根据各种面向来说的法,这个法实际上都归于如来藏,就是一个法,这如来藏就是第八识,就是众生的法身。

他最后就会因为这样的智慧,在亲证之后发起了般若智慧,得到根本无分别智。也就是说,在这个过程中他知道了佛法实际上不能离开根本心,只是什么时候要亲证这个心?不知道!这就像禅宗所说的:“不识本心,你学法没有真正的益处。”一定要找到这个本心,这就是佛法。因为以根本为出发,然后你才会知道根本心以后产生智慧,这叫根本智。因为第八识本身,祂是清净、无为,祂虽然出生种种的法,可是祂没有见闻觉知在自己的身上,而把见闻觉知性给了六识,乃至于说这种种一些知觉的法,祂给了这些诸识去作分别、了别,可祂自己不会对六尘上来起分别。所以,我们就知道说,这样的话没有见闻觉知性,这样的不会六入的这个心体,祂非常的特别。也就是说,祂有这样的标示,所以众生如果说自称开悟,而不了解这道理,而也没有办法信受,然后随便说自己开悟,这样的话就是自己造业——因为自己未悟言悟、未证言证——那这样的罪业是很重的,都是地狱业。

因此,随顺这个法智,他会在这过程中不断地经过善知识的教导和修学,他最后能够安忍,然后就能够发起种种的智慧;那去观察一切众生都有这样的一个心体,所以他也能够安忍,最后就发起了类智的智慧。所以说这样的法,祂确实难以亲证,因为这样的空性无杂染的心,却是跟我们意识心有杂染心是一起的,因为八识和合于世间。

所以,到底怎样才能找得到?如来为了让众生可以找得到这个法、亲证这个法,因此 如来就有施设方便,所以有教外别传,从西方一直传到中国。对于中国本身的风土民情种种,有须要教理上整个开拓出来来信受,因此当 玄奘大师到了印度,将这经论带回到中国以后,得到皇帝唐太宗、唐高宗的护持,所以大家都不敢有所质疑。当然也是由于 玄奘菩萨他本身的威德,以及 玄奘菩萨学问以及修证,所以第八识的真唯识量这个义理,就在中国得以盛行。再加上中国本身有许许多多的大乘、菩萨乘的学人出生,他们不断地来护持这个法,不断想要亲证这个法,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善男子、善女人随顺法智”来护持正法的菩萨。

再加上中国有很好的伦理道德的一个基础,使得社会不会被扭曲去接触到密教——喇嘛教——就是我们现在所称为西藏密教的种种法的一个污染。因为这污染是在于说:有人认为男女双修可以得到佛果。实际上,释迦牟尼佛没有,任何一尊佛也没有,就只有密教他们认为这样可以。因此,这个杂染法没有办法在中国来立足,是因为中国人有非常清净的一个道德基础;所以这样种种因素加起来,就使得说广传禅宗这个法的基础就奠定下来。所以在 玄奘菩萨之后,禅宗就得以广传,六祖慧能他不识字,由于他不识字的结果,就代表说,可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前面这直指人心是可以成就的。因为也有诸佛菩萨的护持,知道愿意在这像法时间、末法时间不断地出生的菩萨们非常地勇猛,因此 如来就将这个相传于师徒之间的真正能开悟的法,然后来传到了中国。实际上,这个法也没有再回到印度去,因为印度后来就变成密教的一个不清净的世界;随着回教大军来到印度、侵略了印度,因此密教就也结束了,而真正的佛教在之前很早就已经结束了。

那也就是说,佛法的契机是在哪里呢?佛法命脉是在哪里?实际上 如来都说得很清楚,实际上就是在这群大乘的善男子、善女人,也就是说,就是实际上在这东北的震旦——就是中国。在这地方,大乘菩萨会来这里继续安身立命,然后找到自己的法身如来藏,所以让这个法继续地往前行;也因为这样不断地出生入死,所以会有许许多多的不可思议的功德,以及成就不可思议的资粮种种,这就是末代中国的学佛人所负担的一个使命。

对于我们来说,让这个佛法存续是很重要的。因为对于二乘人或是世间的凡夫来说,他们关心是不是能够得到生死的解脱;但是比起这件事情来说,大乘菩萨更关心的是这个法是不是能够存续下去,因为只要这个法能够存续下去,可以带着许许多多的修学者,他们就很快可以去极乐世界啦!然后他们不用去担心未来会怎么样,因为去极乐世界的人一定可以成佛,所以总是要有人留下来护持这个法。所以大乘菩萨因为有悲心、有悲愿,有这种真正的智行,所以愿意在这样的世界里面不断地留下来。所以不论这世界怎么苦,这对于菩萨来说都能够安忍,所以娑婆世界称为堪忍的世界,就是能够堪受众生的侵害,堪受众生的侮辱,因为佛法比这个重要得多。佛法的存续,可以让一位又一位的凡夫众生,他可以生往 阿弥陀佛的极乐净土,在这个安乐世界里面终究可以得到他的法身慧命,而且最后能够成佛。所以,这就是看起来好像没有那么很厉害的菩萨,可是他在随顺这个法智,他却能够作如此不可思议的贡献,就是因为他有这样的愿——愿力这样的心智。

好,我们来说第三种,第三种菩萨或是善男子、善女人,他不确定他是不是了解 如来所说的法,他就是不会毁谤,他会说这个法就是 如来可以亲证,那他自身是不行的,但他信受 如来,然后不会来毁谤这个法是错误的。不会像有的人,他会自己自我去毁伤,他会认为说:“如来藏的法,我没有听过,而且现在的科学家,他们那么厉害,他们为什么没有找到自己的如来藏?”或者是说:“考古学家都说你们这个大乘经典是后来才出现的。”因此,他们作种种不如理的一个思惟,就使得他们没有办法往前,自我毁伤。

至于第三种这种善男子、善女人,他还好,反正他就相信说他的能力没有办法亲证,那也没有关系,因为只要有第二种随顺法智的善男子、善女人一起来护持,第一种成就法智的这种大善知识、大菩萨,让法可以继续在这个娑婆世界能够继续地延续,让这宗门法教阐扬出来,就可以让这个第一义谛的法不会受到破坏。就算是不断地有恶人出现,可是第一义谛的法还是会存在于世间,这就是菩萨所要完成的使命;而且可以让这些“仰惟如来”的许许多多的众生,凡夫乃至于明智菩萨,都可以往生到极乐净土,不至于再受轮回的痛苦、痛楚。

所以,三乘菩提实际上是由菩萨们来护持、来成就的。因为声闻的初果,他一舍报就已经不在人间了,等他再来人间,释迦牟尼佛的末法时期早就过了。因为六欲天(欲界六天)之中,实际上就第一天(四天王天它一天),就等于人世间五十年,然后它总共有五百年的寿命,所以这样长的时间当然会超过我们这个末法的时期。因此,我们没有办法奢望声闻人来理解大乘法,当然更不可能奢望声闻人来护持他自己的声闻法,因为他们很快都走了,所以只有菩萨能够护持。因为真正的涅槃,是 佛所说的大乘涅槃,二乘涅槃是 如来所施设的方便。

对于许许多多的人,他们认为说“这个真如到底是心体还是法性”,他是不清楚的。所以他们亲证真如的话,他们也会来质疑:那到底真正亲证的这个法是什么?当然一定要找到能够生万法的这个心体,在经典有时候称为真如。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里面有说:【真如虽生诸法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69)也就是说,真如就是法身。这能够出生诸法,所以代表说祂就是一个心,所以就是如来藏心,也是第八识,所以这个没有什么淆讹。

你又说证悟者他可以现观,现观这第八识祂所显示出来的无为、清净,所以这方面这个法性,也可以称为真如。所以这样的甚深法不是一般人所理解的,所以 如来才要用教外别传;这样的传授,这样的心地法门,让人可以得到印证,而不是只有教门。教门是大家都可以阅读的,可是教门的阅读,因为没有写出密意出来,所以一般人还是不太懂;然后这密意的话,就是要透过禅宗的锤炼,所以宗门和教门是要互相的在一起的。

那 如来也知道说,护持这正法很困难,所以就将这个法门传到了中国,所以这个法门一直存在。平实导师将这个法门畅演出来,让我们知道说禅门的修证,不是像世间人所以为的那么单纯;禅门还有见性,见性这地方说的是眼见佛性,然后眼见佛性的话,你才知道说 如来祂的眼见佛性是不可思议的。也透过禅宗来让我们知道说,除了眼见佛性以外,还有牢关,要真正地过了牢关才算是参学事毕。可是,这还是对于教外别传来说的,因为这时候学人还没有办法说他就是入地的圣位菩萨啦!因为要入圣位,他必须要有圣位的实质,所以他必须要确定他是有三果阿那含的解脱能力,因此在修学上的话,应当是以不断地回到教门然后来印证。即使是说《瑜伽师地论》根本大论,那也是教门,然后《成唯识论》也是教门,最后学人虽然能够满足禅宗的思索亲证,那一样要在教门上然后再来往前。所以宗门禅宗的方式,可以让一位菩萨——可以快速地有因缘来证悟这个法;再透过护持正法让自己的功德不断地增长,可以快速地满足这世界所需的种种应当具备圣位之前许许多多的功德,然后可以少分、多分乃至不断地努力。所以,这个明心证真以及重关见佛性之法,真的是难可思议!

我们举一段为例: 【先师道:如何是诸佛出身处?熏风自南来,殿阁生微凉。妙喜又却不然(妙喜就是大慧宗杲禅师)如何是诸佛出身处?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大慧普觉禅师普说》卷2)目前在禅宗的公案里面,许许多多都是讲破参明心的,然后 平实导师开启了说,实际上有重关。刚才念的这一个如,这样的眼见佛性,这样不可思议的这样的法,所以期勉大众能够这样在 平实导师的教导下,不断地努力精进护持正法圆满佛菩提,然后成就佛道。

好,今天我们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浏览量 624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