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二)

第60集

常见与断见(五)

由 正才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

上一集我们讲到《胜鬘经》的这一句经文:【妄想见故,此妄想见,于彼义若过、若不及,作异想分别,若断若常。】(《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意思是说,由于虚妄想而产生的错误知见,使他在外道法中以及在佛法中,无法如实了知外道法及佛法所说的真实道理,产生了过或不及的现象;因此就产生了种种虚妄想、种种的分别,就落于断边、落于常边。而几乎所有有虚妄想的人,都是落到意识或意识的境界里,少有例外。

所以,意识常住的邪见,自古以来就是最难断的法,因此在人间要找到一个真正的初果人,真的很困难。找一个初果人都很难了,想要找一个断三缚结以后再证悟如来藏而不退失的菩萨,那就更难了。可是,就在这么难之中,我们正觉同修会的要求却是:你断了我见,接着就要证如来藏。这样才算真的入了正觉的内门,否则只是进入正觉的外门而已。今天佛教界所有断我见的人,都在正觉同修会中,在会外是找不到的。会外如果可以找得到,也都是从同修会中告长假出去的人。将来如果外面已经有真断我见的人,那必定也是读了 平实导师所写的《识蕴真义》《阿含正义》等等书籍以后的事,可是这样仍然算是由正觉帮助而断我见,仍然要算是正觉弟子。

所以说,断我见就已经这么困难了,想要能够证得本识而发起般若智慧,更是加倍的困难。所以,如果各位出去外面看见人家连我见都没有断,那时应该要体谅他们,不要苛责;因为连各大山头的大法师们都断不了了,怎能要求跟着学习的居士们断我见呢?所以,对这些众生应该要有慈悯心,要体谅他们不能断我见,而不应该责备他们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断我见,应该告诉他们“意识是什么样的境界”,让他们了解意识生起的条件,以及最容易检验意识生灭性的方法;要让他们了解到凡是与五种别境心所法相应的心都是意识,凡是有见闻觉知的就是意识,凡是五位之中会断灭、会间断的就是意识。让他们借这些道理而产生了自我检查、自我抉择的智慧,这才是最重要的,不要责备他们。至于他们以后能不能断我见,就要靠各位为他们种下的这些智慧种子,来引生将来见道的因缘。

所以,《胜鬘经》这句经文讲的过与不及是很正常的,一般人都是不及。至于过呢,就是来到正觉同修会,平实导师帮他们找到如来藏以后,他再来头上安头,那就是过。学法者一定要离开过与不及两边,才能够常住不退,否则都会退失。退失了,就产生异想分别,落于断与常两边。异想分别就是与正理不同的想法,心里面想:“这不是如来藏,我另外再去找。”找到老、找到死,都不可能找到另一个如来藏。平实导师帮他们开悟的这个如来藏,他又不敢承担,因为他是去禅三以前就由人家告诉他密意,并没有体验参究的过程,智慧出不来,所以就抱着真心要另外找一个真心。人家是不知道真心在哪里,他是抱着真心要另外找真心,所以般若智慧无法生起,就抱着一个斗大的问号死掉了。

不及的人是无法离开意识,一直在意识上作文章;所以,过与不及都会产生问题。因此,读经、读论、读书,都应该像陶渊明说的:“好读书,不求甚解。”甚就是太超过,读得太超过了就会自己发明新东西,就闹笑话,这叫作过,或叫“甚”。不及呢,就是不明了那些文句是什么意思,于是越读就越昏沉,读到后来就变成催眠书。晚上睡不着时就拿那本书来读,或许可以帮助睡眠呢。可是读 平实导师的书而睡着的人不多,因为久学佛法的人拿到书以后,越读越兴奋,常常一读就读到天亮。久学佛法的人第一次读 平实导师的书,大概都是这样,不断地深入法义中,快乐地读到天亮,忘了睡觉。所以,如果各位想要治疗你的失眠症,就拿那些唯识学专家写的唯识书去读,你完全不懂,其实他们自己也不懂,于是读到最后就睡着了。所以说,异想分别的产生都是过与不及产生的。

话说回来,“甚解”是在某个状况下会发生,那就是爱表现,想要当第一。他想:“每一次听平实导师讲经,那个经文里面都有一些东西;若是自己阅读,总是不知道有那些内涵;他能讲出来,太棒了!我也应该如此,并且要比平实导师讲得更好。”所以,他自己便臆测猜想了一些东西而讲出来,结果却是甚解而讲出来的,是与经中的真义相异的,这就闹笑话了!所以异想分别都是不及以及太甚而引生出来的。说法时要能够如实,要能够处中而说,并不是靠想像想去作胜妙的表现而说出来的;必须是真修实证、触类旁通而说出来的,才不会产生过与不及的现象。那就表示他所说的都不是异想分别所得,而是完全符合佛法,是真修实证的如实语,才能成为胜妙法。

所以,想要离开妄想见,真的很困难。但是如果各位有因缘,遇到真正的善知识,本身的信根、慧根也具足,就可以快速地离开妄想见。这就是学佛人最难的地方,因为没有正知正见以前,无法抉择善知识——没有能力判断真假善知识;等到将来有了抉择分时,又不需要去判断真假善知识了,因为自己就是善知识了;学佛的困难,就难在这个地方。没有能力去判断真假善知识之前,要怎么样遇到真善知识?那就是缘分了:这一世有没有好的法缘,是因为上一世有没有跟善知识结过好缘。所以,过去无量世以来,一世又一世会遇见很多的知识,其中有恶知识也有善知识,都要靠自己有没有世间法上的智慧加以辨别抉择,以及有没有广结善缘,千万别广结恶缘。

所以,佛法中说“修学菩萨道,建立对三宝的信心需要一劫乃至一万劫”,原因就在这里。这一劫乃至一万劫中要作什么?要从世间法中去修出好心性来,要修出世间智慧出来。这个好知见、好心性,其实十几年前就有人在推广,就是现代禅;李老师提出了许多主张,其实就在培养学人建立好心性与好知见,可惜的是中途而止,真的很可惜!可是那个过程的训练,快的话,一劫就完成了;有的人却很慢,要一万大劫,那表示他的世间法智慧不够、心性比较偏执。那些人就是——你把正觉同修会的书送给他,他一看“正觉”两个字就说:“我不要看居士写的书!”他们是从来不读《维摩诘经》及《胜鬘经》的,因为 维摩诘大士与胜鬘夫人都是居士。那些人就得要一万大劫修集信心,不可能一劫、十劫就修成十信位圆满,因为他们还不懂大乘僧宝的真义。

如果他们的世间智慧够,会想:“我试着读读看,我师父说这萧平实是邪魔外道、是破法者,我读看看,到底他什么地方是邪魔、是外道、是破法。假使真的是邪魔、外道、破法者,我就好好的破斥他;不要像我师父一样只说他是邪魔外道,眼看着有许多人被萧平实这个邪魔外道误导,我师父却不肯写书破斥他。”像这样的人,他开始学佛以后只要一劫,就完成了对三宝的具足信,但这种人是极少数。所以,有时候我们同修们去发结缘书,就钓到了一两个品质很好的人。以前DLLM在桃园巨蛋办法会,我们有人去发书;他们有的信徒拿了带回家,以为也是在弘扬密宗的书,拿回去一看,大吃一惊,原来都是在破斥密宗。可是读呀、读呀,觉得:“有道理!”读到天亮时说:“这才是正法呀!”就这样走进同修会来。这表示说,这种人一劫就能完成对三宝的信心。可是有的人先要问一下:“你这个是什么书?”“是正觉同修会的书。”“喔!那我不要!”他就把手一推,走了!那就要修一万大劫,才能具足对三宝的信心。

所以,想要断除妄想见是不容易的,如果他自己本身的条件不够,不愿意实事求是去探讨看看、去尝试看看,他就跟正法无缘。很多人读《阿含经》时都是随便读一读,阿含中 世尊特地示现为凡夫而一世成佛,祂的目的在哪里?是特地示现给众生看:要一一亲历众多外道,去证实他们错误。这意思是告诉大家不要迷信、不要盲从。你要实际理解外道所说的法到底对或不对;要有亲自的了解以后,才能够说人家是外道、或是邪魔、或是破法者。可是现在的人往往是人云亦云,单凭错悟的法师一句话就信受了,他们也永远不可能知道心中敬仰的师父才是错悟的大师。所以,好多人看见我们的书就说:“这个我不要读!”问他:“为什么不要读?”他说:“我师父说不可以读。”所以就丧失见道的机会了,而这种情形是很普遍的。

但他们为什么会这样?都是因为他们的世间智还不够,所以无法作出基本的抉择,因为他们都是迷信的、盲从的。不幸的是,迷信与盲从是人间的正常事,理智与抉择反而是人间的非常事。迷信与盲从,在世间法或者在学术界有一个很好的名词叫“集体意识”。集体意识就是群众的迷信与盲从产生的。是由于群众的无知而迷信一小群人的说法,无法为他们说明为什么会这样,他们反正就是不信正确的说法。而这个迷信与盲从往往有习惯性,很难去扭转它;正因为这个迷信盲从的集体意识,所以会造成共业的不可转。共业的不可转就是由于集体意识产生的,所以很多人走不进正法中,悟错了还以为真的悟了,没有证果也自以为真的证果了,然后反过来把别人真正的证果当作是没有证果,把常当作无常而责骂别人是外道、是邪魔。

所以“异想分别”耽误学佛人的道业非常的严重。而异想分别、盲从迷信的集体意识,都属于无智众生专有的习性,这个现象是在一般众生身上很容易看得见的;不单是人类如此,傍生类更是如此。譬如一个鱼池里面有几十条鱼,你撒饲料下去,大家吃得很欢喜。可是,如果其中有一条鱼吃了一口以后尾巴用力一甩,逃开了,其他鱼就立即跟着逃开;到底是为什么逃开?大家都不知道,那一条鱼自己也不知道,这就是低等的集体意识。一群人、一群狗、一群生物都会一样,只要突然间出现一个异状,有一个人突然很紧张地跑开,大家就会跟着跑,这就是集体意识。乃至一般人也会有同样的集体意识被渐渐地鼓吹出来,这是潜藏在有情心中已经无量劫的习性。

所以往年大法师们异口同声说 平实导师是外道,大家就会相信了。要经过几十年不断地辨正法义,让大家渐渐都知道原来自己的师父是顾虑名闻、利养、信徒流失而那样说的,而那个被师父说成邪魔外道的人才是真的菩萨,才是真正了义正法的弘传者;但是到这个地步时,你已经辛苦奋斗二、三十年了。所以真正的度众生很困难,只有在表相上度众生时才是容易的。因此,生起异想而作出错误分别的原因是什么?就很值得探究了。异想分别,其实说穿了,就是经中常讲的不如理作意。由于不如理作意,所以产生了猜测臆想而产生了异想,于是就产生了与经中真义不同的分别——异分别;由于异想、异分别,就使众生走入歧途,九牛都拉不转。所以悟了以后会发觉“断我见跟证悟看起来都不困难”,可是你往往会忽略掉:假使不是因为有 平实导师的书,假使不是因为在正觉中亲教师两年半的正知见传授,想要离开不如理作意所产生的异想,是很困难的。因此,当你走过来而发觉并不难时,却往往会发觉:对一般学佛人来说,断我见与明心仍然是非常困难的,绝对不是不难。因此,作意的正确与否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个单元就为各位菩萨说明到这里。谢谢您的收看!

祝福您:色身康泰、学法无碍、早证菩提!

阿弥陀佛!


浏览量 636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胜鬘经讲记(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