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15集

学法心态重要性——偏执名事相难证菩提(五)

由 正娴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观众:阿弥陀佛!

现在所收看的是正觉教团为您准备的三乘菩提系列弘法节目,今天要介绍的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二)。

上阶段经过多位亲教师在“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一)中,为了琅琊阁写手所误解的法义,从各种不同层面为他们解说佛法真实义理,其实是秉承 平实导师仍抱持救护他们的慈悲心念,期盼他们能回头、能忏悔。所以我们仍再录制此系列影集,为其解说他们堕处之过患,拔除邪见免入魔障;借此说明,也让有心学佛、仍有疑虑的初机学人详加明白。以下谈论“琅琊阁写手们”就简称“琅者”。

看到〈琅琊随笔:正觉同修会的“白色恐怖”〉一文,满满抱怨和仇恨言语,放着正觉里有珍宝不收藏,尽捡拾垃圾往兜里揣,一连几篇都是泼脏水的栽赃文。这样如何听闻到正理?平实导师带领的正觉同修会菩萨僧团弟子众,一直在作的就是救护众生的事业,深怕想学佛的学众,为了学佛被外道诓骗,因而造下善心学佛却种下恶业成就恶果,严重时更是下堕三涂。所以教导学子正知见、行菩萨道正修行,免堕邪窟。正觉行事一向光明磊落,只要是上网的文章、书籍、评论法义者,皆有标示名号。佛法是可以辩论的,借由辩论可以让学佛大众了知哪位大德其法义落处,所以出示自己身分名号,应该是对作者的基本要求,也是对于阅读者的尊重;尤其在法义评论时,更应该具名表示,起码必须对自己所写的法义内容负责。

然而,琅者文中却这样说,平实导师提起:【笔者是“躲在幕后的人”……写文章批评……不公开身份评论正觉问题。】琅者说:【暴露身份的结果是被正觉骚扰恐吓污名,而且萧导师不会只针对我一人,而是要将所有他认为与我有牵扯的人,全部打入黑名单,全体边缘化。】又说【正觉内部“抓奸细”行动……出现大量“便衣”分布在各层楼】(〈琅琊随笔(20):正觉同修会的“白色恐怖”〉,琅琊阁)等等。看到以上栽赃说法,彷佛在写侦探情境小说般遐想。平实导师仅是提出评论者既然公开贴文,就应该表态身分接受公评,然而却倾出琅者一堆怨怼情绪,连骚扰、恐吓、污名,甚至抓奸细、有大量便衣,一系列都是琅者迫害妄想说词都出笼。从头至尾的妄想编织,把 导师说成神通广大的迫害者;把正觉说成恐怖组织,彷佛琅者事事亲临人、事情境一般。

从此处可知网路〔网络〕不具实名者,其心态容易随心所欲编造是非不堪;不具名的琅者,在网路〔网络〕背后可以任意栽赃,不负后果影响,当然也无视戒律、因果存在。相对正觉而言,导师评破外道论见皆会标示属名出处,著作成书亦会寄送被评论者处所,请其过目不吝指教;此作风乃以救护之心,拔其罪业之苦而行道。正觉弘法的法义教学体系,若要听闻学法想实证者,须来正觉上课,这是说法者与听法者对实义法敬重的学法态度。关于人事管理也有申诉的管道,况且退转者有署名的张志成先生于网路〔网络〕评论 导师,然而与他前后同入正觉学法的家人、亲眷、朋友,几乎都在正觉担任重要职务干部,哪来的骚扰、恐吓?琅者因不知实义菩萨来人间弘化的可贵,正法道场放眼前,无能分辨是非,也没有择法能力,尽是听信造谣是非闲语,人云亦云,难怪“佛度有缘人”。

正觉从1997年成立至今,经历三次法难事件,一路走来最重要的是学人在于正觉所学,如何能断除自身往昔所带来的诸种杂染;应该检验的是实证法义后,在世间里要如何任运与受用、体验殊胜法,将所证的妙用,尝试体验、修正各种逆缘境界到来;学习如何转依,让清净种流注,可数数学习观待世间一切法。很多学子终其一生不断寻求实相,谁都不喜欢被诓惑,因为会被耽误道业;所以学法可以有疑惑,但是必须要求自己谨慎。尤其是口业造作,自己错想放至心里可以待缘改变,若是恶口造谣可就影响甚远,乃至未来的自己,那个果报就不可爱。所以“凡夫怕果,菩萨怕因”,凡夫不信因果,当业风吹来时求饶才后悔;菩萨因为知道因果屡见不爽,所以凡事小心。

唯佛究竟了知因果,既然佛为究竟觉,成佛之前对因果了知是学子必须渐次学习知晓这个中道理。三乘菩提与世间法道不相同,佛法背俗,所以学法与世间探究学问一定不一样。在世间学习世间法乃至出世间法,对事相对治就是练道场;若是长时跟抱怨者共事,他们一定不会是善知识,怨天尤人者一向所看待的事情都是别人的过失,他的眼里不容人。所以从学佛态度,尤其学世出世间法,与自己过往不同知见,也会认为是别人的错。换句话说,学习了义法的特质,起码心量要广阔,心量大的人常会自省,尤其论言无上法更需严谨,不会屡看实证者与自己说法不同就论说批评。

你会觉得奇怪,跟了义法有何关联?我们说明如下:因为了义法是无上法,也与世俗背理,无上法得要有无量大的胸襟才能海涵,因为心能出生一切法,法量无边,海涵正见正念才能安住道业。就像 平实导师已是圣义菩萨,大可闭门造车在家修行,但是为了弘传殊胜法救护学子,在法义辨正中,将自所亲证实修的法老婆说教。导师此生一直挂念着就是救护谤法者——谤法者能救护,他都希望尝试不放弃,可惜琅者无法识明辨别。就像琅者文章诋毁说:正觉不是一个待人宽容,给人贴标签、给人打防疫针,用诽谤三宝、圣义僧、菩萨藏,恐吓批评者下地狱。你们听,充斥着他们的偏执排斥音声,这种情况就像一个无知少年躲在网路〔网络〕背后,假名隐藏身分,却以为将赝品当真品高价贩售得手获利,不用对自己贩卖的商品、买家负责任;回来炫耀自身能力超越父亲,是足以富有利生,不需靠父过活。当此少年被呵责,父亲并告诫说这种作法是要付出坐牢的代价时,却被冷嘲热讽说父亲怎么尽是恐吓批评他的行为。想想:这种逆子如何救?真的难啊!

平实导师说法多年,皆从了义法解说救护,不评人身攻击,已写百本胜妙论说,一再将亲证实说无始劫来法尔如是的第八识如来藏体恒不生灭,一切有情众皆有识体恒存真实如如性,为众细说分明。琅者就以六识论评说阿赖耶识是生灭法,还专举自己错解的经论与错误的资料佐证,或者断句取义混淆视听,说是佛说的,其实他们已具如来为凡愚不开演阿陀那识之众类。琅者为了怕法义说不过,还片面批评、泼脏水说 平实导师、正觉的是非,这样就像是无知少年的赝品推销,却一味怪罪想救护他们的人,真的是不可取啊!

法义辩论身分公开论议,是作为佛弟子应有的基本行道。当你要说别人有过失时,难道自我介绍再来辩论,不是作为人格应有的公道吗?琅者文中竟然提出说:【琅琊阁可以公开身份,……基于平等的大原则,正觉可否从此公开透明?比如可否把这么多年来,每一位明心菩萨的“资料”——身份职业学历、捐款数目、禅净班毕业后的录取时间、录取次数、几次破参、破参前后的职位、升迁的速度、与萧导师和师娘的“因缘”——尽数公开示众,让我用统计学分析一下金钱和明心的“相关系数”?】以上琅者提出的要求,真的让人啼笑皆非,不禁摇头,天可怜悯!就像刚才所举例的无知少年卖赝品炫耀的事,被父亲告诫行为不检的严重后果,结果无知少年要求父亲要说教其过失时,需要“平等的大原则”,要求父亲提出财产证明、薪资单、上班时数,好用统计学分析一下,这才是平等。我想各位听完这样琅者要求,只要是有智的学佛者,就会知道为什么琅者离道很远,离开正觉也不足为奇了。

琅者还说:【最初进正觉的时候,不知道正觉的规矩那么多。……敢如此高调用“会归”和“戒律”限制学员自由。……(又说)“戒律”是剥夺人权的工具?】琅者真的是佛弟子吗?对此说法,真的叫作不知所云,令人摇头!团体形成本来就有法规,国有国法、校有校规,凡有人的团体就会形成规范相处,世间法规就是朝向约定俗成标准,共同遵守生活;世出世间法的规范,就以 世尊所说的千佛大戒、菩萨戒为依止,这是想学佛成佛子的基本法则。正觉受此菩萨戒为尽形受,因地方习俗、时节因缘背景,故有会规相辅让学员配合修学,目的乃是为了因应现代生活变迁与持守佛戒清净,以达成就清净菩提道业。当然初机乃至久学学员在课堂上课,都会叮嘱、宣导、教化,其目的不外乎如父母殷切提醒嘱咐。但从琅者口中,把“菩萨戒”视为“剥夺人权的工具”,还引用联合国大会在1948年决议通过宣布的《国际人权宣言》之“主体思想”等言,并把 世尊的“教戒”世俗化成与联合国大会宣言普世价值一样。由此可知,琅者这种不伦不类的混淆譬喻,说他们谤法、诋毁佛所说的戒,一点也没有冤枉他们。他们假借辩论说理,让不知佛教本怀的大众误导视听,实为坏法之魔众。

琅者说:【“谤法”是正觉所说的狭隘定义,古往今来所有学佛人,所有佛弟子和大师们在交流法义的时候,有几个可免于“谤法”的罪业?最可笑的是,正觉的“谤法”狭义到不但学员不可以说法,连非亲教师的“开悟圣者”都不可以说法。那这个开悟头衔,只是为了装饰正觉门面用的吗?】我们回覆说:平实导师护念、珍惜学人的法身慧命;话说实证者与琅者佛法研究者这两种其中差别,在于能够法义实证并能转依者,绝对不会像琅者好为人师,强出头错说法。实修者不管对事、对法不清楚时,不但会小心求证、请问了解,若仍有疑惑时,甚至安忍于因缘际会,有佛菩萨、善知识来指点,绝不会贸然公诸说法,大肆评断、网贴广传。

而琅者只要与自己“研究”不认同的名相法理,就批评 导师所说,这里面的法义完全没有琅者的体验实证,只有知识认知。所以话说回来,佛法若是研究后所使用的知识,只符合世间法使用,与世出世间法是一点都不相关。初证者就像刚出生婴儿,还需要大量吸吮法乳才能渐次茁壮,这是琅者目前无法理解明白的道理。平实导师惜才爱护初证菩萨法身慧命,悟后菩萨才刚起步,所学的法义无量,当然等待稳定成熟才能贯通义理,以免沦堕像琅琊阁写手们谤法示范。若是谤佛没有这样说的法,后果真的是很严重。

琅者谬说:【佛法真的变成正觉的独家专利和私有财产。】我们说:佛法不是世俗,所以不是专利、也不是财产,否则正觉不会敞开大门连年免费招生,甚至每年举办两次无偿禅三,让有因缘证悟的学员体验佛法大义,也让学员得以小参讨论有疑惑处。然而琅者对正觉事相、法义道听涂说,不但没有自省能力,也没有择法实力。所以“学佛一年近在眼前,学佛三年远在天边”,若这样的人能安得住道业,这才是奇迹。

琅者说:【正觉的“白色恐怖”……不断收紧言论自由和资讯自由,……自由越少,压抑越深。大家每日诚惶诚恐,不知什么时候就触犯了“正觉戒律”,……。】琅者无法遵守、理解 佛所传授的菩萨戒里的真实义,竟把一心忆佛、正在参究、在法上用功,摄心思惟不攀缘的学员,编排说正觉收紧言论自由、恐怖组织。另琅者又举 平实导师:【在《法华经讲义》第十辑(85页)里面提到白色恐怖所说的内容:万一五年、十年后,这里也变成一个不开放地区时,又像以前开始实施白色恐怖时,那正法的弘扬又该怎么办?我们就没机会了,那时我们得要地下化,就变成非法组织了。所以我们绝对不接受白色恐怖再出现,这一点大家要有共识。】以上已经说出 平实导师心系着“正法若是无法弘扬该如何”?也已经非常明确表达立场。可是琅者自己选择不相信善知识所说,所以从开始说到现在,琅者整篇文章都是自我怨怼、重烦恼缠,皆是邪见所造。

从这里也可以看见:当你邪执见取时,“其人善言,汝当恶说;其人恶言,汝当善说”。所以带着恶取见、增上慢来听善知识真实说法是无法相应,故此,当六识论琅者听闻法义,对于“真实说与戏论说”是无法辨别善恶、真伪。从前面几篇贴文,可以看出琅者的学法心态有很大的问题,少闻寡慧无妨,有外道见也没有关系,最可怜悯因增上慢自以为是的“公理”——偏执名相、扭曲事相的想法心态,终其误己害人。殷重忏悔是目前唯一能作、也是改变错误学法心态的开始,这帖补救良药才有机会改变现在及未来的自己,是否愿意相信,最后决定还是琅者自己。

今天就说到这里。谢谢收看!

阿弥陀佛!


浏览量 266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