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26集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

由 正倖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您现在正在收看的节目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

琅琊阁退转者张志成说:【没了导师摄受你,你明心了会退转,所以你没了正觉怎么学佛?】(〈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从三次法难及两次退转的事件看来,亲教师们所说的这三句话,全都是如实语。若不接受 平实导师的摄受,退转而发动法难的前后三次事件,以及两次退转的事件,包括自称琅琊阁的张志成先生等人,岂不是证实亲教师这些话的具体例子吗?所以亲教师们说:“你没了正觉怎么学佛?”真是如实语;张先生自己也落入这三句话中,怎么还有脸写出来抹黑自己?

张志成说:【必须得一辈子待在正觉不可,不惜身命护持正法(正觉)。】(〈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如来在诸经中常常说“应该不惜身命护持正法与善知识”,乃至佛弟子也如是说,例如胜鬘夫人等人。如来与佛弟子这样的开示,在前后三转法轮的大小乘诸经中处处都可以看到。如今张先生否定这样的说法,显然是公开否定 佛与圣弟子们的所说,那他还能是佛弟子吗?不是佛弟子,却来批评 佛与圣弟子们的正说,他是想要干什么呢?还宣称自己懂得佛法,这比佛世的诸多外道还不如,佛世的诸多外道虽然也窃取佛法,但是绝对不会否定 佛与圣弟子的说法。看来张先生比佛世的外道更不如,也是远不如现代的一贯道;因为一贯道虽然也不断窃取佛法,但是他们从来不否定 佛与圣弟子们的说法,张志成却是时常在语言文字上公开否定,这也证明他真的不是佛弟子。既不是佛弟子,想要证道当然就没有希望了,竟然还向诸多亲证佛法的佛弟子们宣称他的实证,这真是末法时代的佛门大笑话了。

但是张先生说:【“正觉可以没有你”:不管你贡献了多少钱多少劳力,只要你不听话,不受教,敢反抗,你的付出一笔勾销,……。】(〈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只要有人在正觉护持正法,通常都是功不唐捐,所以有人大力捐款护持正法,后来也都证悟了;也有不少人因为没钱,但是大力付出身力护持正法,虽然他在捐款上数目极少,但是他们也证悟明心,如今已在增上班中进修无生法忍了。张先生怎么可以睁眼说瞎话,讲什么“一笔勾销”的谎言呢!如果是像张先生那样,始终只信释印顺的邪见,法主说的正语、正法,他都不接受——“不受教,敢反抗”,那么他的小小付出当然要被漠视;却不会“一笔勾销”,因为他退转前对正法的小小付出,对于他未来世因缘成熟时,还是会产生极大的帮助,全都是因果历历不爽,怎能说是“一笔勾销”呢?未来无量世以后如果还有正觉,不能、也不会勾销它。如果未来世是别的正法道场,也一样不能、不会勾销它。

显然张先生是跟释印顺一样不信因果的,才会说出这种“一笔勾销”的邪见说法来。这时再说什么亏欠、抹黑也就没有意义了,因为正觉从来不曾将大家的护持款用在私人身上,哪来的亏欠?正觉也从来不曾辜负所有人的大小护持,当学人护持正法,直到因缘成熟时就一定会证悟,又何必抹黑什么人呢,但是张先生把自己的不如理、不如法的邪见公开写出来,处处、句句都证明他证悟的因缘还没有成熟;所以 平实导师帮助他证悟后,他还是忘记了悟个什么,这不是最好的明证吗?但他却还是不知自己的落处与错误,还写出来颠倒计较,不是心行颠倒的人吗?如果 平实导师没有指导他证悟,他当年又如何能通过两位监香老师的考验而进入增上班?那么在张先生没有像会里许多人大力护持的情况下,平实导师还帮他证悟,那么 平实导师何时亏欠他,何时把他的护持“一笔勾销”呢,显然他是睁眼说瞎话。

张志成说:【某位正觉老师说:对导师来说,用不了的人就不用。】(〈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有的人很有才能,但是居心不正,用了以后就会出大乱子,这已经出现一、两次了,所以 平实导师对于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当然要加以久年的磨练以后才能用他;如果他磨练久年以后依然不改变心,当然会里用不了他,当然不能用他。这是所有古今中外一切道场中,都如是认定的原则,张先生对此是完全无知吗?有一天换了他当法主时,一样也是会如此遵守这个用人原则的;没想到他却来反对这个原则,岂不令人耻笑他的无知。

张先生说:【况且,那些真的因为爱你而无条件照顾你、为你好的人,绝少会不断提醒你:“你没有我不行,你没有我就不能够怎样怎样。”他们希望你快乐,而不会希望你觉得自己亏欠了他们。所以,那些公然标榜自己如何关照你的人,十个有九个半不爱你。他们对你好,是因为你有利用价值。实情是,你不止有利用价值,说不定在市场上还极难找到代替。不然的话,他们就连花时间提醒你对他们要感恩戴德都可以省了。】(〈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从张先生讲的这些长篇大论中,都只是在世俗法上用心,没有一句是在法的修证上用心。不只这一大段文字如此,在其他所有文字上也是如此,全都落在世俗法上,不在法上用心,写得再多也没有用;放着 平实导师指导他开悟的内容不理,把心全都用在世俗法上,他怎能与第八识的唯识性与唯识相相应呢?怪不得他会悟后退转,也是不得不然的了。

张先生说:【商业社会里,有很多利用这种手段、尝试控制别人的无赖。】(〈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张先生在正法上的护持不多,但是 平实导师一样帮他证悟了,他却不知感恩;自己不信受而退转了,却反过来诬蔑别人是无赖。殊不知他自己正是这种人的代表,有脸说别人,没脸说自己。以下的许多文字说的也是如此,我们就不再举例了,以免听众厌烦。

张先生说:【平等大悲的佛菩萨,需要我们用金钱和劳力,证明我们具备“菩萨种姓”,然后才赐给我们证量?】(〈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不肯修行前五度,连第一度布施波罗蜜都不肯修的张先生,显然是极度欠缺福德的,所以持戒、忍辱、精进、静虑、般若就不用再提了。像这样的人显然是欠缺菩萨性的,但 平实导师爱才而帮他证悟,没想到他不信受,还来讲这些没道理的话。为何佛要弟子们精修前五度以后才能进修第六度般若?因为没有精修前五度的人,菩萨性是发不起来的,不是真正的菩萨,再怎么精修般若也没有用,都跟张先生一样落入六识境界中,无法跳出来;所以帮他证得第八识如来藏以后,他是不可能信受及安住的,退转就是必然的结果。张先生自己就是现成的例子,为大家证明佛说的这个道理了;如果还有人不信佛说的道理,就追随他去信受释印顺的直觉或离念灵知去吧!等未来劫中精修前五度而使菩萨性发起了,再来证悟。所以我们正觉亲教师都说:“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因为不论想要证悟的人,或是悟后想要转入初地的人,都要靠正觉的悟前与悟后的教导,才有可能达成,除非你是往世就已经入地的人。

张志成说:【若是如此,萧导师就不用告诉大家正觉寺还差15亿台币了,不是吗?正觉聚集了多少福德不可思议的大菩萨,怎么可能连15亿台币都要向大众开口?这真的是为了大家的福德着想,还是因为钱不够,钱从大陆调不出来,要公开募款?】(〈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正觉寺的兴建,完全是为了大陆同修设想,但正觉寺是否欠缺了15亿台币,平实导师都不牵挂;当年也只是如实把情况告知大家,但是并没有向大家劝募或请求捐款,只是计划兴建好了以后,以会里的其他不动产向银行借款支付。这事情连 平实导师自己都不担心了,又何须张先生来忧心?如果张先生发动法难(其实只造成退转而不能成为法难),不是想要接管正觉,何必担心所欠缺的兴建款项?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张先生说:【经论中,从来都没有设定任何与金钱和劳力挂钩的“开悟条件”。订立这种“开悟条件”的人,真的是我们应该追随的善知识吗?】(〈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佛陀说六度波罗蜜时,曾说前一度是后一度的基础;换言之,没有修好布施波罗蜜的人,就不能修好持戒波罗蜜;没有修好静虑的人,就不能修好般若;没有修好般若的人,就不能证悟进入第七住位真见道。那么想要证悟般若的人,是否一定要修好前五度?进入第一度时,是否要精修布施波罗蜜?精修布施时,不是要以财力或体力来修吗?这不正是要以金钱和劳力来付出。请问张先生:“拒绝修前五度,对正法的护持不肯付出金钱与劳力,如何具足精修前五度?”没有修到具足菩萨性的张先生,却妄想着一开悟就要入地,岂不是痴心妄想?

再问张先生:“大众对正觉的金钱与劳力护持,是落入平实导师或亲教师们或干部们的口袋中吗?”每一分一毫都是用在正法上及救济众生上,不曾有过一分一毫用在私人身上;即使是 平实导师自己,现在都还在护持金钱与劳力。那么每一个人精修前五度时的各种护持,全都用在前五度的努力修行上,如 佛所说借以发起具足的菩萨性,这样的开悟条件有何过失?你的说法是想要全面推翻 世尊所开示的圣教吗?那你还能自称是佛弟子,这是怎样的脸皮呢?

张先生说:【佛法不是利益交换。佛菩萨没有要你去拿出金钱、劳力、忠诚来证明你有“菩萨种姓”,才会给你开悟。】(〈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佛法从来就没有利益交换,佛世所有佛弟子对正法的护持,从来没有被 佛陀收为自己所有,全都转施出去;现在的正法也是一样,全都转施或用在大众学法的必要事相上,没有一分一毫用在 平实导师或亲教师、干部们身上。大家都是来作义工,既不领薪水,也不从中获得钱财,这怎能说是“利益交换”?张先生对逻辑或因明的见解也太奇特了,才会与所有人的看法都相反。如果没有好好精修前五度,菩萨性没有具足,整个人都是在世俗利益上计较而没有圣性,却想要得到佛法的根本大法而证悟,这是上从 佛陀、下至诸菩萨都不会认同的。

张先生说:【佛菩萨希望把最好的大乘佛法,给每一个人,只是不是每个人都能领会,都可以信受,都可以得法。萧导师常说他不渡声闻人,因为他们没资格得大乘法,还说 佛陀不把明心见性的密意告诉声闻种姓的人。这完全是诽谤 佛陀平等大悲的本怀。】(〈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张先生这一大段话说得太好了,因为 佛陀确实是以这开示的,在《阿含经》中至今都还可以找到许多圣教证明这一点。但是张先生随后说“这完全是诽谤佛陀平等大悲的本怀”,却又是公开反对 佛陀的圣教了。所有人证悟大乘菩提的内容与条件都是相同的,但都是立足点的平等,而不是齐头式的平等。张先生要是齐头式的平等,就不论阿猫、阿狗都可以证悟,而不是同样要有菩萨性的具足才可证悟;那么同理,只要当总统的条件具足的人就可以当总统,依张先生的条件说,这就不平等了。张先生等于是说,只要有意愿当总统的人,不论条件,所有人都可当;这真是神逻辑,还讲得出来,自己都不觉得脸红。他的其余说法也都是这样的神逻辑,读了都只能庆幸不是正好在吃饭。

张先生说:【《法华经》里面的三车火宅喻,就是最好的说明。大富长者为了把孩子救出火宅,用羊车、鹿车和牛车诱导他们,因为不是每一个孩子都愿意接受大牛车(成佛之法)。但是最后,孩子平安走出火宅后,长者给每个孩子都是最上等的大车。这才是 佛菩萨对我们每一个人无条件的、平等的慈悲心。】(〈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佛陀正是如此,想要给每一个弟子大白牛车,但是终究没能成功,所以许多人在证得二乘法以后,就入涅槃去了。虽然 佛陀如此用心,所以最后讲了《法华经》,想要把所有人都引入大乘菩提中,却有五千声闻退席离开,不接受 佛陀即将要给他们的大白牛车。既然这些人不能以大乘菩提度之,菩萨时间有限,就不必度这些人了;度了也没用,他们死时一定会入无余涅槃。而 平实导师也是如此,不将大乘菩提度与声闻、缘觉人,所以也写了《阿含正义》七辑公开流通,接引了二乘人;但是却绝对不将大乘菩提送给声闻人,犹如 世尊不将大乘菩提送给公开退席的那五千声闻人一样。张先生看事情时都只是看一面,不看另一面;或者说,他两面都看到了,却是只讲一半而不讲另一半,也真令人无言。

张先生说:【《明心与初地》:以前我们说过:“如果不继续讲《成唯识论、楞伽经》以及《护法集》,那么将有一半的人会退转掉——因为信力不具足、慧力不具足、福德因缘不具足者,若没有真善知识摄受,明心的部份会自我否定而退转;不是他自己愿意退转,而是自己无法确认所悟其实无讹,所以会自己退转掉了。如《菩萨璎珞本业经》所说:菩萨进入第六住,修学般若空;如果悟后般若正观现前——般若就是如来藏的空性智慧——他要进入第七住时,如果没有诸佛菩萨或诸善知识的摄受,此人“若一劫,若二劫,乃至十劫,退失菩提心”,把所悟的真心又自我否定掉,退回外道常见中;所以我们要讲这些课程,摄受部份信力慧力较差的同修免于退转。】(〈琅琊随笔 (14) : 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张先生说了这些话,其实正是他自己的写照,也就不必多作辩解;因为如果想要对他的邪见与曲解一一加以辩论,一定是讲不完的。因为他几乎是每一句话都讲错,除了故意曲解以外,就没有别的理由可以说明他为何会如此说了。因此请问他一句:为何自认为所说都正确,却被正觉的许多同修证明他都讲错了,却无法继续把所辨正的内容加以反证?张先生又举出经论来证明自己的说法,但经论中所说却是证明 平实导师的说法正确;被正觉同修写出来举证以后,张先生还是无法回覆而另辟新题继续泼粪,仍然不能回应;这正是张先生现在的状况。

时间所限,今天就讲到这里。

阿弥陀佛!


浏览量 304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