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28集

令人上瘾的“宗教安慰”(下)

由 正倖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您现在正在收看的节目是“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

张先生说:【当萧导师成为你开悟必须依赖的“善知识”,那他叫你不要去外面种“毒田”,把钱捐给正觉这个大福田,来证明你的菩萨种姓时,你会不双手奉上吗?】(〈琅琊随笔(14):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谁是大福田,谁是毒田,学佛人一定得弄清楚,以免勤修一世而唐捐其功。密宗四大派以及释印顺的密宗应成派中观,全部都落入常见外道的六识论中,他们自古至今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在破坏正法,那不正是毒田吗?在毒田中加以护持的结果,将来果实成熟收获时,不是要自己受用吗?不会是由别人来收获受用的。佛教中的表相三宝以及正觉胜义三宝,都是在弘扬 如来的三乘菩提,这才是真福田;平实导师就是这样教导大家的。如果有人想要信受张先生的邪见,要继续支持释印顺的密宗应成派中观的六识论邪见,那么就请他们继续支持吧,将来就去收获毒果。在此情况下,张先生这一段话就说得很好了:【当你不认同萧导师的法,胆敢质疑他的时候,你就是拒绝善知识的“摄受”,所以他自然要收回他给你的印证,所以你就突然退转了。】(〈琅琊随笔(14):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这正是张先生现在的状况。

张志成说:【萧导师错解的经论?……“诸行无常”的“行”是行蕴;《心经》的“心”,《金刚经》的“金刚”指常住法如来藏——这些老师怎么视而不见?】(〈琅琊随笔(9):令人上瘾的“宗教安慰”〉,琅琊阁。)请问张先生:诸行无常的“行”不是行蕴,那你认为是什么?身行、口行、意行都是行阴。《杂阿含经》卷12云:【缘无明行者,云何为行?行有三种:身行、口行、意行。】缘于无明而有行,行就是身行、口行、意行。这些行,即是十二因缘法中的行支;但这些行支,都是指有记业而言,属于比较微细的行支;若不是有关善恶业的身口意行,而是无记性的业行,就不摄在因缘法所说的行支之中,只是五阴中的行阴了。一切善恶业的行,只有三种:身行、口行、意行。《心经》的“心”,《金刚经》的“金刚”,不是常住法如来藏,难道是你所执著的离念灵知吗?以为只要不打妄想而一念不生,就是离开诸行无常而出三界生死了吗?你不知道只要有五阴存在就一定有心行,也有身行、口行吗?一念不生的时候有没有听到声音进来呢?别人把香点了起来时,你有没有闻到香味呢?虽然当时仍然一念不生,但是了知的心行表示运作完成了。有心行就被诸行无常所拘束,就不是实证声闻解脱道的圣者。静坐离念时不是还有身行吗?不是还有觉观吗?有觉观就是有口行,《阿含经》中说得很清楚。

张先生说:【《菩萨璎珞本业经》“不退菩提心”,指的是窥基大师所说的“位不退”:指十住位中第七位以上之菩萨,不再退转回二乘之位。】(〈琅琊随笔(14):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张先生这段话就有问题了,因为《菩萨璎珞本业经》说的第七住位不退,是“般若正观现在前”,当然是证第八识而现观真如了,才会有般若正观。他却因不能证真如而曲解为“不再退回二乘之位”,就像释印顺一般睁眼说瞎话;依他所说,那么第七住位的“般若正观现在前”,依旧是凡夫的所知所见吗?真是废话一堆,浪费大众的眼力。

张先生说:【大乘、二乘见道是没有退转这种事情的,除非所证非真。】(〈琅琊随笔(14):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张先生这一句话,正好点出他的落处,自己却永远不知道。平实导师当年指导他悟入第八识,他是以强记的方式来通过两位监香老师的勘验,才能进入增上班。但是当他强记之时,心中又不信受指导,心中仍然认为释印顺讲的离念灵知或直觉就是第八识真如,所以下山以后就忘了所悟。这个事实显示是他辜负了 平实导师,平实导师并没有辜负他;否则他是如何通过两位监香老师严格考验的?显然禅三当时是有悟入的,只是后来忘了。他是正觉有史以来的第二位忘了悟得什么的人,第一位是从大陆前来修学的法师,这两位都是退转了以后开始抵制及破坏正法。

张先生说:【菩萨终不退菩提心,而作声闻辟支佛乘。】(〈琅琊随笔(14):正觉可以没有你,你不可以没有正觉?〉,琅琊阁。)张先生受释印顺书中邪见的教导,早已是声闻心性的人了。他所信受的都是释印顺说的错误的声闻法,因为释印顺并没有证得声闻法,所说都是部派佛教那些声闻凡夫论师说的邪见。现在张先生自己讲了自己,依旧没有看见自己落入声闻凡夫的知见中,连断我见乃至得顺忍都办不到,真是可怜!以下他所说的对经论的曲解,以符合他的预设立场,也不足为奇,自然也不必加评论。

张志成说:【做义工占据了你太多时间。你活在正觉思维中,生活被填满,不发现自己的思想越来越偏狭。】(〈琅琊随笔(9):令人上瘾的“宗教安慰”〉,琅琊阁。)“活在正觉思维”,有 世尊的正法作依靠,又有 平实导师经典胜妙的法义解析,法乐无穷、生活充实自在,这正是大家所向往追求的,不是吗?又非张志成所说的六识论邪法,何来的思想偏狭?其实是你自己的思想偏狭,自己局限在释印顺的六识论邪见与思想中;正觉人的实证法义很宽广,一点都不偏狭。修学佛法正确知见最重要,正觉所弘扬教导的是 世尊的八识论正法正见,法义正确禁得起经典检验,融入正觉所教导的正知正见里,智慧增长快速,天天法乐无穷。而张志成却把时间浪费在释印顺的六识论邪法邪见思想中,不但虚度光阴,法身慧命亦被邪法所毁坏,处心积虑诽谤佛法僧三宝,所有思惟离不开瞋恨、诬蔑、栽赃,思想不但偏激狭隘又无智;张志成你这样会快乐吗?

张志成说:【《成唯识论》的“亲所缘缘”不是导师说的“心所法”,……。】(〈琅琊随笔(9):令人上瘾的“宗教安慰”〉,琅琊阁。)张志成是完全读不懂《成唯识论》的真义,才会这么说。《成唯识论》卷7分明记载说:【三、所缘缘,谓若有法是带己相心,或相应所虑所托。此体有二:一亲、二疏。若与能缘体不相离,是见分等内所虑托,应知彼是亲所缘缘;若与能缘体虽相离,为质能起内所虑托,应知彼是疏所缘缘。亲所缘缘,能缘皆有,离内所虑托,必不生故;疏所缘缘,能缘或有,离外所虑托,亦得生故。】意思是说,所缘缘有二种:一是带己相心的所缘缘,第二是相应的所虑所托。所以说是带己相心,就是亲所缘缘,因为论中说亲所缘缘“能缘皆有”,就是“能缘”的七转识皆有,当然是心所法;又说是“离内所虑托时不生故”,若是离开了“内所虑托”时,那亲所缘缘就不会出生了,“内所虑托”就是能缘的七识心向内所虑所托,当然就是心所法。而且论文中又说这亲所缘缘是见分所有的,不是见分以外被见分所缘的诸缘,更是指见分七识心的心所法;否则单有七转识而无心所法时,也是无法有能缘及能了别的作用,所以说亲所缘缘是“带己相心”。这是要有无生法忍才能读懂的,古来多少人读不懂,也不缺此时再增加张志成一个人不懂。

张志成说:【真的了解导师的人,都知道他绝对坚持他的说法,不容质疑。你要质疑,等于放弃你在正觉的美好前程,从此不被重用。】(〈琅琊随笔(9):令人上瘾的“宗教安慰”〉,琅琊阁。)导师的说法如果是正确的,为何要被质疑而改为错误的说法?导师依据实相法界及现象法界的现观而说的,就如诸佛菩萨依这两个法界的现观而说的,就是圣教,为何要改依张志成的错误认知而改变说法?张志成所说,连现象界中的事实都说错了,何况他不能观察实相法界的境界,说错了,还要 导师改依他的说法来误导众生,有智慧的学佛人没有人会认同的。像这样的人,还想要 导师格外特别提拔及重用,难道是要 导师拉拔未曾实证而崇尚学术界以思惟而知的世俗人来指导同修会吗?天下没有这种道理,但张志成正是因此而忿恨 平实导师,真是没天理。

张志成说:【潜台词是:导师是三地菩萨,玄奘再世,总之我们跟对人了,不要纠结于小毛病。甚至我遇过一些亲教师,自己写的文章逻辑文献明显错误,但是完全不承认。其他亲教师为了大家的面子,不直接否定,私下叫我们自己帮他修改。】(〈琅琊随笔(9):令人上瘾的“宗教安慰”〉,琅琊阁。)张志成是极力诋毁正觉的亲教师,从他离开正觉那天开始写的文章中,都可以看见他每篇文章都是依文解义,而且还解错了,却是指责正觉的亲教师写错了法义,这显然也是他的诬责之语,有智慧的人都不会相信他。

张志成说进入同修会是“追求解脱和智慧”。这句话说得很好,但是你所说与所做却是背道而驰,你不在法上用心,不修习动中定力与看话头功夫,导致觉知心无法降伏下来,纵使经过 平实导师的帮助而能通过两位监香老师的考验而进入增上班,却仍然忘记悟个什么,这真是一个大笑话;表示你的心思皆在世俗法上用心,觉知心降伏不下来,见道的智慧无法转依成功,智慧归智慧,和解脱与见道都了不相干,都只是知识罢了;而且现在连开悟的“知识”也都忘记了,正是因为没有定力支撑无法运作。学佛的人如果没有定力,三乘菩提不管是不是全部观行完了,都没有用,那都只是干慧而没有实质。就只爱耍嘴皮,虽然说得头头是道,身口意行却与凡夫没两样,心思纷乱,都在想着怎么样跟正觉诤论。都不想:“我退转而去信受释印顺的六识论,这个法悟错了,将来怎么办?我一天到晚乱说佛法误导众生,将来怎么办?我诽谤三宝成就地狱业,将来下堕三涂怎么办?”这不就是张志成你目前的状况吗?因为你内心真正追求的不是真理,而是面子与世间利益。

张志成说:【宗教安慰有很多形式:忏悔、救赎、有形无形的利益、优越感。。。台湾正觉学员的三等亲过世,福田组提供往生助念和盛大庄严的弥陀法会。这个大福利是正觉吸纳学员的主要途径,比电视弘法的经济效益大千倍万倍。正觉里面有各种职业的人:中医、西医、针灸整脊、卖健康食品和素食材料的、做居士服的、殡仪行业的、开素食餐厅的。。。表面上说是不能攀缘,其实越是明心圈子的人,越是人脉越广的,都会互相介绍。这里面的商机和利益,不可说不可观。护持正法、受五戒和菩萨戒、参加浴佛节、安坐仪式的福报广大,灭罪无数,受菩萨戒的功德更是不可思议。】(〈琅琊随笔(9):令人上瘾的“宗教安慰”〉,琅琊阁。)张先生是个不关心同修生活与道业的人,只想着要 平实导师格外而且特别的重用他,但他的前面还有许多极优秀的前辈,都还依循佛教伦理等候重用,他既没有实证的智慧,心性又下劣,有什么资格要求 平实导师格外特别提前重用他。

学佛人都要努力修学六度万行,六度的内容,张先生全部都忘记了,所以对会里的同修们漠不关心,六度也不肯好好修,这还能说是学佛人吗?如果努力修学六度的人,难道不会帮助同修们度过各种难关吗?张先生以前在现代禅时,曾经反对过李老师所作的各种关心学员的事吗?为何当时极力支持实行,现在来到实证正法的道场正觉时,竟然开始反对起来;这是怎么想的?不过就是为反对而反对。护持正法、受五戒和菩萨戒,每年参加浴佛节,佛像安座时应该办理安座仪式,这些不都是所有佛弟子都应该作的事吗?不知道张先生是在反对什么?想来他绝对不会是佛弟子,却想要 平实导师让他掌管整个正觉,弃置许多比他更优秀的实证者,天下没有这个道理。

张先生接着说:【但是,学佛首要是破执,去除执著才能获得解脱和智慧,以“无所得”之心行于世界。抱着畏惧受苦和执著福报的心态去参加这些活动,本末倒置。】(〈琅琊随笔(9):令人上瘾的“宗教安慰”〉,琅琊阁。)正觉的增上班学员才是真正“破执”的佛弟子,才是真正“获得解脱和智慧”的人,因为经中和论中佛菩萨所说的解脱与智慧,他们都已经实证和受用了。但是反观张先生连我见都没有断,却来指责正觉的会员没有断我见;他自己连第八识真如都没有实证(即使以前禅三曾经实证,而现在已经忘光光了),却是指责正觉的学员没有证真如、发起智慧与解脱。所以正觉的会员们,大家亲证“无所得”的境界与解脱后,努力为正法的久住而付出,张先生却因为 平实导师没有格外特别拉拔他、特别重用他而起烦恼,生起重瞋而处处事事反说正觉的法义和事相;现在又来说什么解脱、智慧、无所得,他的所有行为却全部都落在有所得中,落在烦恼系缚中,落在无明中,所说全都没有意义。

张志成说:【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正觉的权力一定要跟明心挂钩?又不是明心了就十项全能,样样皆通。为什么阶级分化?】(〈琅琊随笔(9):令人上瘾的“宗教安慰”〉,琅琊阁。)正觉会中的所有人,上从 平实导师,中如所有干部,下至所有菩萨们,全部都是义工,没有人领过薪水,至于收受供养的事就更不可能了;所以正觉会中没有张先生所说的权力可言。但是正觉会中的干部任用,因为牵涉到会众的道业,原则上都会以明心菩萨作为任用的第一条件,却不是所有人都是明心者,其中有许多人至今都还未曾明心;张先生却故意颠倒而说,他的故意诋毁的心态真是昭然若揭。已经明心的干部中,也有许多人是当上干部以后才明心,张先生在会里多年,这事实不该不知道,却在网路〔网络〕上故意反说,是何居心?不过就是想要分化正觉罢了。

张先生这段文字后面的几倍文字,都分明显示了张先生一心追求以及想要在正觉会中获得权力与利益的居心,以及无法全面吸收正觉会员时的失望,与随后产生的全力打击心态,这就不必再举示了,因为都只是一些抱怨及攻讦的恶语恶言罢了。总结对于张先生的评论,就是要公开劝他:好好修正自己的心性,每天佛前忏悔求见好相方能灭罪;灭罪后好好修定而把五盖全都修除,然后开始观行求断我见,来世再求明心、后世再求见性吧!

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浏览量 286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