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40集

灵润与玄奘

由 正伟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萤幕〔屏幕〕前的观众们:阿弥陀佛!

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

上一次我们讲到,佛世时候的僧团,大家各自用功断结证果,所以在僧团里面所显现出来的景象就是非常的安静,大家各自于自己所应断之结、所应证之果的路上而努力。但是琅琊阁却要求大家要多多的讨论佛法、要多多的交谈、要多多的发表意见;这一些主张,它跟 世尊所在世时候的情况是相反的。因此我们可以看得出,只能以化名来发文的琅群们,不但不是证果的四双八辈,不奉行于 世尊所施设的法教,甚至不明白 世尊所施设的戒律,其实是公然违背 世尊的施设。也因此,琅群一向不愿意、也不敢以真实的姓名现世,只能以化名作无根的诽谤发黑函,却不敢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担起世间法律的责任。

为了求得流量以及满足个人的私心,琅群在网上开设了许多个对话探讨的群组,但讨论的内容都成为党同伐异的谩骂或者是自我推崇。各位观众有兴趣的话,可以进入去看一看,也更能明白为什么正觉讲堂要求学员不应该去攀求非分之缘;学员之间不应该讨论个人观行的内容,而应该要向自己的亲教师求教、小参。这些都是依着 世尊在世时候的教导,正是重现佛世时教团的实况,才能够知晓 平实导师的苦心之处,为了复兴佛法、重现文佛本所施设者,也是走向四双八辈证果人最近的一条路。只是对于像琅琊阁那样的人,不愿意归依于 世尊所施设,追求五蕴的变现而当作是真实,认为彼此以匿名在网上共修与讨论,这就是修学佛法,最后就会不得不与断结证果渐行渐远,而成为违犯谤佛、谤法重业之人了。这种情况自古以来在僧团中其实所在多有,像是佛世时候的善星比丘、提婆达多、六群比丘、十七群比丘等等。在前面的节目中,我们已经为各位观众介绍过这一些人的存在,其实也是正从反面来证明了正法道场所必然存在有的附属现象。这些寄生于僧团却蛀蚀正法者,在每个时代、每个正法道场中都存在着。

接下来,我们再举一个历史上的实例,让观众朋友能够更加的理解。也许有人会想:“你说只要是正法僧团,就一定会有这些人、这些现象的存在,那请问 玄奘法师所率领的僧团中,难道也有这一种情况吗?”还真有,而且不只一个。各位都知道,奘大师回到长安后,在唐太宗的帮助之下,大臣房玄龄立刻以国家的力量,征召了五十几位当时的俊秀者,来加入 玄奘的译经团队帮忙。其中有一位灵润法师,他在加入 奘大师的团队之前,已经是长安城中著名的高僧,他曾经宣讲《大般涅槃经》七十多遍,讲《摄大乘论》三十多遍,而且自己据说精修三昧;所以在《续高僧传》中,道宣法师曾经高度地称赞灵润,说他是“涅槃正义,唯此一人”。另外还有灵润的神异录,例如说到灵润与一众法友一同去登山,忽然遇到了一阵的野火烧来,大家都赶紧地逃离现场,只有灵润安步地行走一如往常,他的嘴里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所以火实际上是在内心,心外是没有火的。如果说逃走就能够躲避野火,那是没有用的,因为火在自心中,不在自心外。”不久后当火烧到灵润面前时,这个火就立刻灭了。

这个故事就和我们之前说过的一则现代的事情如出一辙。根据陈健民上师的记载:在抗战时期有一位唯识的出名的大家,他是欧阳竟无大师的得意门生,当时他的儿子过世了,他太难受了,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当好友三五成群来向他慰问吊唁的时候,他哭喊着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所以你们不要说我儿子死了,只要大家都说我的儿子没有死,我的儿子就会复活了。”当然我们不忍心去责备一位丧子的老父亲,只是学“唯识种智”学到这种地步,也只能叹为观止了。

从灵润所说过的话中,我们也可以确定,灵润并没有断除身见、我见,也就是他并未证得须陀洹初果。根据前面的这一段话可以看出,灵润未曾现观自己的十二入,他没有办法现观自己的内六入与外六入,他不明白十八界表面的现象,所以就不可能去证得“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如来藏心、阿赖耶识。灵润的落处就是如此,所以他才会说“火在自心,所以不需要逃离”;而后者也才会说出“只要大家都认为我的儿子没有死,我的儿子就会复活了”。可惜世间学佛人,能够了解这里面道理的人太少太少了,即使是号称律宗祖师、持戒精严的道宣,也不懂这些道理,所以只能够用名闻世间的事业来判断,道宣才会错赞灵润是懂得涅槃正义的唯此一人;然而,这恰恰好与事实颠倒相反。在此,我们也可以顺便看出道宣律师的落处,以及能够理解为什么在历史上,后来道宣会半途离开 玄奘译场个中深层的原因。

灵润接受了征召,参与了 奘师的翻译事业,依照 奘大师的习惯,他对于译经团队的成员,奘大师必然是优先帮助他们开悟唯识正义,甚至会直接为他们指出第八阿赖耶识,目的是为了迅速提升团队成员的程度,能够让译经的品质保证是正确。只是开悟所需的条件若有严重不足的人,依然是难信、难受,或者是半信将疑;像是那些福德、慧力、定力、性障薄弱这些条件缺损太多的人,就一定会落于半信半疑之中。灵润加入玄奘团队后,担任好几部译经的证义人员,也就是比对证明对译前后的义理是否相符合,这一件工作必须是对于经义文字有相当理解的人才能担任。所以灵润原本的程度不错,奘师安排他在那个证义的位置上工作,只是灵润对于 奘师所帮忙指引、指示者,他的心中半信半疑,没有办法确认,也就是他的现观不够,或者说他根本没有现观,因此他作不到趣舍妄心而转依真心入真见道位,他作不到。而且灵润不是一个直心的人,所以在 奘师身边的时候,他不愿意提出疑问,但凡当时他如果肯当面提问,甚至质疑 奘师,乃至于找 奘师吵一架,都有可能得到 奘师进一步的摄受,也就不会造成他后来谤法、谤佛的恶业。

当灵润离开 奘师的译经团队之后,他竟然公开地向教界提出忏悔文,来忏悔他在玄奘教团所作的事情,他说:“后生未有所识,忽闻新义,用为奇特,不知思择,遇便信受,及谤旧经,云非佛说。”我这个后生晚辈啊,当初见识不足,忽然听到 玄奘所说的唯识种智的新义理,觉得甚为奇特,不知道去思惟义理的情况下,我就这样子信受了 玄奘所说新的唯识道理,而跟着一起毁谤旧的唯识义理,说旧传的唯识义理不是 佛所说的道理。

好,这里面在讲什么?在 玄奘之前,中国所流行的是真谛三藏所翻译的唯识经论,真谛法师受学于安慧与德慧这一脉,被叫作“唯识古学”,也就是Ujjayani优禅尼学派。这一派的人,像安慧他主张要把第八阿赖耶识染污识给灭掉,才会有第九庵摩罗识白净识显现。所以在唐朝的时候,佛弟子与佛弟子见面打招呼,有的时候会问:“欸!你的阿赖耶识灭了没有啊?”用这样的方法来打招呼。而 玄奘他到印度受学于护法、戒贤,这一脉被叫作“唯识今学”,主张要“转识成智”,修除第八识中的染污种子,转第八阿赖耶识为清净真如大圆镜智。真谛三藏所主张的第九庵摩罗识,不论是在现存的梵文经本或是藏文经本当中,都没有这种说法,根本没有这个名词,这个是安慧、德慧、真谛所传下来的说法。在 玄奘之前,中国的佛教界就被这一种思想搞得乌烟瘴气,所以 奘大师从印度学成归国后,教导弟子唯识真理,以实证第八阿赖耶识为大乘的真见道,摒除过去真谛法师所说的要把第八阿赖耶识灭掉,然后显现出第九识的错误说法。

然而,要能够真正的实证唯识正理的“转识成智”,首要的条件得要先实证自己身中的第八阿赖耶识,那不是用自己的第六识意识的思惟、分别较量就可以作得到的;他必须由已经实证的善知识引导条件具足的学人才有可能成办,这就是前面所说 奘大师会尽力地帮助他译经团队成员的地方。然而灵润的条件不足,主要是在于不肯依教奉行,坚持成见,背后的原因则是因为他没有成就须陀洹果,身见、我见断不了。所以即使是在 奘大师之下,依着 奘师多所帮助,灵润仍然没有办法实证第八识,成就大乘的真见道位。因此,他也不承认那一些开悟的师兄弟是大乘的见道位,反而倒过来认为 玄奘法师所讲解的唯识义理是错误的,真谛所讲的唯识古学才是正确的。所以他在 玄奘法师过世之后,提出了“十四门义”,也就是他认为 玄奘法师所翻的唯识典籍当中,有十四个地方是错误的;这十四个地方,恰巧就是见道判断的这个地方。

因此灵润说:“为愍斯等长夜受苦,须善分别。”灵润认为 奘大师所传授的唯识新义有严重的错误,所以他要向教界提出公开的忏悔,这是为了怜愍那些相信 奘大师所翻译、所传下的唯识新义的师兄弟,以及信受 奘师唯识新理的信众们,他认为他们未来会下恶道长夜受苦,所以灵润要出面驳斥 玄奘所说的唯识道理,他要大众去分别 玄奘所传的唯识义理是错误的。

到这边各位先来看一看,这件事情与我们前面说到离开正觉讲堂,三位以实名发出忏悔文的师兄所作、所为、所说,是否几乎是如出一辙呢?时隔一千多年了,但同样的事情还是继续地在发生。学历史的人有一句不变的名言:“如果历史教会了我们什么事,那就是同样的事情永远会一直在发生。”各位看看这句话有没有道理?这三位师兄原本都是在正觉同修会增上班的学员,离开讲堂后,他们在网路〔网络〕上公开发表自己的忏悔文,认为 平实导师的印证是不对的,他们是为了救度其他的受害者,所以他们要公开地撰写自己未悟言悟的大妄语业的忏悔文。各位看看,像是不像?

好,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就暂时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谢谢大家!

阿弥陀佛!


浏览量 278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