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47集

童女迦叶与大乘佛教(三)

由 正祺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这个单元,今天这一集我们继续来探讨“童女迦叶与大乘佛教”,而 平实导师是否有以错误的话术来作错误的引导。

平实导师在《童女迦叶考》书中的第一章〈缘起〉,确实提出:【〈佛教轮回思想的论述分析〉论文,意谓童女迦叶是声闻人,似有推翻阿含经典所说童女迦叶为菩萨身分之意,乃辩称童女一名为姓氏,而非原有童女(童子)身分之义;】(《童女迦叶考》,正智出版社,页1。)然而吕凯文先生〈佛教轮回思想的论述分析〉一文当中,是否有主张童女迦叶是声闻人,文中是否有说童女二字为姓氏,平实导师是否使用错谬的话术作错误的引导。我们应该来探究一下吕先生的论文。

在吕先生〈佛教轮回思想的论述分析〉一文当中确实是没有出现过“声闻”两个字,为什么 平实导师要说“〈佛教轮回思想的论述分析〉论文,意谓童女迦叶是声闻人”?事实上是吕先生这一篇论文的立论基础以及预设主张,即判定童女迦叶是声闻人。吕先生在论文中说:【历来佛教徒莫不强调修行目的即是要从轮回的惑、业、苦之存在状态解脱,就此而言,轮回的观念似乎是佛教教义立基的必要条件。】(《中华佛学研究》第九期,中华佛学研究所,页3。)论文中吕先生提出一个基本的预设主张,就是:【一旦将轮回观念抽拔出佛教思想外,从而解脱道随即丧失超克目标,佛教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轮回”是指众生在三界六道之中生死流转,声闻解脱道即是修学苦集灭道四圣谛法,目的在出离生死轮回证得涅槃。从论文当中吕先生的预设主张可以确定,吕先生显然认为佛教就是只有解脱道,只有声闻法的修证,所以他认为没有生死轮回,就没有解脱道的目标,佛教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吕先生这种想法,是一般佛教学术研究者的想法,佛教学术研究者认为 佛陀在世的时候,只是宣讲解脱道,大乘佛法是后世学者思想演化所形成,是从声闻法当中分裂出来的部派佛教的产物。例如学术思想研究者代表的释印顺,在他《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卷12中说:【“佛法”——“根本佛教”、“原始佛教”、“部派佛教”的次第开展,又次第有“大乘佛法”、“秘密大乘佛法”的流行。】释印顺认为佛法是思想的演化,是从 佛陀在世的根本佛教、佛教分化前的原始佛教以及分化后的部派佛教这样子次第展开。这种认为佛法是思想演化的过程,是学术思想研究者普遍的共识,这就是“大乘非佛说”的主张。

释印顺又说:【佛灭后,到还没有部派对立的那个时期,是一味的“原始佛教”。对于“佛法”的研究,“原始佛教”是最主要的环节。“原始佛教”时代所集成的圣典,大概的说,有两部分:一、“经”(修多罗)——“四阿含”,或加“杂”而称为“五部”。二、律(毘奈耶)的重要部分。各部派所公认的“经”与“律”,就是“原始佛教”时代所集成的,代表着“原始佛教”。】(《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卷1)释印顺认为佛灭之后到部派佛教之前是原始佛教,原始佛教所集成的圣典有四部阿含,或是加上《杂类阿含》成为五部阿含,再来就是律典;这四部阿含与律典就代表原始佛教。请注意释印顺并不认为 佛在世的时候有宣讲大乘佛法。

而《阿含经》所叙述的内容就是二乘解脱道,依三十七道品证有余、无余涅槃。若是吕先生所认为根本佛教以及原始佛教所修学的佛法是解脱道,他所认定的童女迦叶,当然是解脱道当中的声闻人。因为佛教学术研究者,不认为在他们所设定的根本佛教以及原始佛教当中,会有菩萨的存在。学术研究者认为大乘佛法是 佛入灭后近千年才开始兴盛,例如释印顺说:【佛元四世纪至七世纪,南以安达罗,北以大月支(贵霜)王朝之护持,两系合流于北方,大乘佛教乃盛。……然佛世重声闻,今则详菩萨之利他,可曰“菩萨为本之大小兼畅”。七世纪至千年顷,大乘佛教又分流:(从北来)西以阿瑜陀为中心,无著师资弘“虚妄唯识学”。(从南来)东以摩竭陀为中心,“真常唯心论”之势大张。学出龙树之佛护、清辨等,又复兴“性空唯名论”于南印。】(《佛教史地考论》)释印顺认为佛世是重声闻解脱道,大乘佛法则是在 佛入灭以后四个世纪到七个世纪之间开始兴盛,在七个世纪到一千年之间分流成为“虚妄唯识学”、“真常唯心论”以及“性空唯名论”大乘三系。吕先生同样主张佛教就是只有解脱道,就是只有声闻法的修证,在这个预设前提下,吕先生所说的童女迦叶当然就是个声闻人。〈佛教轮回思想的论述分析〉通篇论文之中,没有出现“声闻”两个字,但是从论文中的预设立场来看,论文中的童女迦叶当然就是个声闻人,平实导师并没有故意误导或是错误的引导。相反的,是吕先生以佛世只有声闻解脱道的“大乘非佛说”的错误观念在错误地引导学人;琅琊阁们袒护吕先生的论文,也是在支持“大乘非佛说”的错误观念在误导学人。

另琅琊阁质疑说吕先生文章中没有说“童女”二字为姓氏,是 平实导师使用错误的话术作错误的引导。我们一样来看吕先生的论文,论文中说:【北传汉译的《分别功德论》卷五记载“拘摩罗迦叶”的故事,提到“鸠摩罗迦叶”乃是处女(未出门女、童女)所生,才被称为“童女迦叶”。就此而言,部份学者将长阿含《弊宿经》的“童女迦叶”理解为一个“具佛法正见之孩童”的说法,显然有着理解上的出入。换言之,在《弊宿经》里的“童女迦叶”未必是个孩童,“童女”显然是指这位具有辩论天赋之迦叶尊者的母亲,意即处女。处女(童女)所生的迦叶即被名为“童女迦叶”。某种程度而言,处女怀孕一事,还略可类比基督教之处女马利亚怀孕的故事。】(《中华佛学研究》第九期,中华佛学研究所,页17-18。)

前面已经说明过《分别功德论》这部论有许多的问题存在,根本不应该被拿来引用。在《分别功德论》中卷5记载:“鸠摩罗迦叶”乃是处女(未出门女、童女)所生,才被称为“童女迦叶”。所以吕先生认为“处女、童女所生的迦叶,即被称为‘童女迦叶’”。迦叶是个姓氏,在《分别功德论》卷5记载:童女迦叶的母亲是长者未出门的女儿,因为在家里面向火的时候,有一股暖气进入了身体,便有了身孕,也就是怀了童迦叶。《分别功德论》里面当中不称童女迦叶而是称童迦叶,不管是童女迦叶或是童迦叶,在迦叶这个姓的前面加上童或是童女作为区别,这就是否定童女迦叶是童女或是童子的身分,而是童女所生的迦叶,所以称为童女迦叶;如此,“童女迦叶”四个字是指祖先的源流,这时“童女”二字不就是姓氏吗?

在古天竺当中,佛陀十大弟子当中智慧第一的舍利弗,这个舍利弗大家习惯称为舍利佛,舍利弗名字的由来其实是因为尊重母亲舍利,因此舍利所生的儿子称为舍利弗。在《大智度论》卷11当中记载说:【众人以其舍利所生,皆共名之为舍利弗(弗秦言子)。复次,舍利弗世世本愿,于释迦文尼佛所作智慧第一弟子,字舍利弗。是为本愿因缘名字,以是故名舍利弗。问曰:若尔者,何以不言“忧波提舍”,而但言“舍利弗”?答曰:时人贵重其母,于众女人中聪明第一,以是因缘故称舍利弗。】龙树菩萨说,大众因为舍利弗是母亲舍利所生,因此大家共同称呼为舍利弗,而梵文“弗”这个字的意思在中土就是儿子的意思。舍利弗如果从父亲提舍来称呼,应该是称为“忧波提舍”,但是当时大家尊重舍利弗的母亲,因为她在众女人之中是第一聪明,因为这个因缘,所以称为“舍利弗”而不称“忧波提舍”。

从舍利弗的例子来看,古天竺当时称呼某一个人的风俗习惯,“童女迦叶”不可能是“处女、童女所生的迦叶”的意思,因为“童女迦叶”或是“鸠摩罗迦叶”,完全没有“童女之子”的意义存在当中,而是直接显示出“这个迦叶是个童女或是童子”的意思。若是说童女迦叶是“处女或是童女所生的迦叶”,是否童女迦叶应该称为“童女子迦叶”或是“鸠摩罗子迦叶”呢?

吕凯文先生论文中引用《分别功德论》的叙述,想要将“童女迦叶”引导成“处女或是童女所生的迦叶”,而这个“童女迦叶”只是个声闻阿罗汉。这当中隐含的意义,是佛教学术研究者想要暗示阿含部经典当中并没有菩萨存在的证据,接着就可以说“菩萨行者之出现乃是在佛陀灭后千年才出现”,就证明了“佛世尚无菩萨行者游化人间”,接着可以证成“大乘非佛说”的主张。

平实导师写作《童女迦叶考》一书目的在确定童女迦叶的菩萨身分,证明佛世的时候就已经有菩萨僧带领着五百比丘游化四方,大乘佛教与声闻佛教是同时存在于佛世的历史事实,大乘佛教不是从声闻法当中分裂出来的部派佛教的产物,大乘菩萨不是 佛陀入灭千年以后才出现世间的。这些“大乘非佛说”的主张若是成立,大乘佛法实证的本质就完全被淹没,从此以后修学佛法的人,就只是相信声闻部派佛教凡夫僧主张之六识论常见法,根本不会想要努力亲证第八识如来藏,大乘经典就被废弃不读、不修了。人人都能以极浅之意识思惟所得的世俗法缘起性空观,或是人菩萨行的人间佛教,然后自称成佛、成阿罗汉了,而释印顺主张的“凡夫菩萨行道长久时劫即可成佛”的理论即得成立。

琅琊阁们为“大乘非佛说”的学术研究者辩驳,说 平实导师硬要将“鸠摩罗迦叶”也就是童子迦叶,说成是“带领五百比丘的女众菩萨”,目的在于要证明:【菩萨可以领导声闻人!所以正觉只要自封开悟的“胜义菩萨僧”,就可以用“在家明心菩萨”的身份领导出家众!】(〈《正觉名相错解》:正觉“见性亲教师”幻想“童女迦叶”是女性,不知是男性的“童女迦叶”【重发】〉,琅琊阁。)而且吕凯文先生的论文中“没有说童女迦叶是声闻人还是菩萨;没有说童女二字为姓氏”,企图引导学人误会 平实导师故意用错误的话术作错误的引导,最后琅琊阁们所希望达成的目标,还是“童女迦叶”只是个声闻阿罗汉,在佛世的时候没有菩萨的游行说法,最后证成“大乘非佛说”的主张。

其实 平实导师并不欣赏声闻人,正觉同修会里面的出家众都是菩萨,即使他们现出家相,不能够说他们是声闻人。所以没有所谓的“菩萨可以领导声闻人”的状况会发生,而 平实导师也从来没有要领导出家众的心态,不管是出家众或是在家众,想要来听经、听课,全部都是各人的自由意志,是各人认定 平实导师具有实证的本质,所以有许多的出家众愿意跟随修学。平实导师何曾要以“胜义菩萨僧”的身分领导出家众?萧平实只是 导师的笔名,外人也从不知 平实导师的真实面貌;平实导师不接受任何的供养,也不接触同修会里面相关的财务,唯一的工作就是弘扬大乘佛法,让大乘佛法的法脉能够延续下去。

当 平实导师以自己所实证的智慧,如实讲述大乘经论,并且证明大乘佛法是可以实证,大乘经典所说的内容确实是当年 佛陀亲口所说。在这种亲身经历所产生的经验,现身破斥学术研究者的“大乘非佛说”;平实导师心心念念为了众生的法身慧命着想,然而网路〔网络〕上被批评与诽谤声量最高的,却也是 平实导师;这种状况,在末法时代也是正常。只是当面对琅琊阁们如此破坏大乘佛法的主张,想修学佛法的人千万要小心谨慎,不可以随便地附和,眼光智慧要明亮,千万不可以被误导,不可以随之诽谤大乘佛法,不可以就这样子成就诽谤三宝的恶业。

以上就为各位菩萨说明“迦叶菩萨与大乘佛教”到此。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浏览量 185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