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57集

一切法等依

由 正国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大家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节目。今天我们要跟诸位菩萨一起探讨有关“一切法等依”的相关法义,在佛道修行中,有一项非常重要及基本的课题,就是要确认佛法的核心及根本,这也是修学者能往正确的修学之路前进的保障;也就是说,我们必须走在古仙人道或成佛之道上,避免走入邪道或外道。

本节目的因缘,是因为琅琊阁网站上,刊登了一篇名为〈萧平实《我的菩提路》第七辑序文中的27个错误〉的文章,作者“南伽他”因为对于佛法核心法义的误会,因此对于 平实导师提出了许多错误的批评。我们就针对其中几个比较重要的法义来作辨正,希望能对大家有益及避免被南伽他错误的知见所误导。

我们先来看在《瑜伽师地论》卷51中,圣 弥勒菩萨的开示:【云何建立阿赖耶识杂染还灭相?……由此识是有情世间生起根本,能生诸根、根所依处及转识等故,亦是器世间生起根本,由能生起器世间故。……又即此阿赖耶识,能持一切法种子故。】这里就是在开示,阿赖耶识因为是一切种子识,“能持一切法种子”,也就是能够储藏一切善恶无记业种。因为这样的缘故,众生修善去恶的时候,就能够经由熏习而使得阿赖耶识中的种子产生转变,所以能成就“杂染还灭”的果报。当修学者之烦恼障断尽的时候,就灭除了能够执藏分段生死种子的阿赖耶性,所以称为“阿赖耶识杂染还灭相”;这时候第八识就由阿赖耶识改称为异熟识,但却都是同一个心体,并不是把心体灭掉。而在这段论文中,圣 弥勒菩萨开示阿赖耶识是“有情世间生起根本,能生诸根、根所依处及转识等”,也就是祂能出生有情的五阴世间,包括能够生起五根的胜义根、扶尘根及七转识等等;除此之外,众生受报所需要居住的器世间,也是由共业有情的阿赖耶识一起依共业种子出生。

而在南伽他这篇文章中,却说:【依照唯识基础常识,第八阿赖耶识并不出生诸法,因为第八阿赖耶识只能流注诸法种子,……。】从这里,大家就可以知道,南伽他是完全违背上面所引之圣 弥勒菩萨的开示。而从另一方面来看,如果说诸法不是阿赖耶识出生的,那我们就要问南伽他:是哪一个心出生了七转识?因为物不能生心,所以一定有另外一个心来出生七转识;如果此心不是第八识,难道是第九识?那这不又变成是“九识论”了。阿赖耶识能够出生有情诸法的这个法义是非常根本的,因此违背这个核心的根本法义,造成南伽他的许多论述都是违背经教,这对于他未来的修学之路将会产生很大的遮障。

而同样的,南伽他在这篇文章中否认第八识就是真如心,否定第八识真如心能出生诸法,他不认同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569中的开示,【真如虽生诸法,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之圣教,是在说明真如心能出生诸法。南伽他说这段圣教的开示:【并不是什么真如能够“生出来”诸法的意思。】所以南伽他的误解可以说是很大。而上述《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也开示说“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也就是说真如心本来就是“不生法”,因此“不灭”,是本住法,所以说“真如不生”;此第八识真如心也称为“法身”,祂是众生种种法的根源,能生世世的五阴身及有情诸法,因为祂具有圆成实性。所以在《成唯识论》中说“体依聚义,总说名身”(《成唯识论》卷10),也就是第八识是有真实法体存在,同时含藏并聚集诸功德法聚,具有无量无边的功德法,所以称为“法身”,因此说真如心具备圆成实性,能出生诸法。

南伽他在这篇文章中,想要引用《宗镜录》的法义来破 平实导师的说法,然而实际上《宗镜录》的说法却是与经教相同的,反而可以用来证明 平实导师的法义是正确的。所以看起来南伽他不仅误会《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与《瑜伽师地论》,也误会了《宗镜录》的法义;可见得错解了核心法义,便会产生后续一连串的错误,这是值得大家警惕的。在《宗镜录》卷47中开示:【若有不信阿赖耶识即是如来藏,别求真如理者,如离像觅镜,即是恶慧;以未了不变随缘随缘不变之义,而生二执。】这里就说得很清楚,阿赖耶识即是如来藏,也称为第八识,而第八识如来藏因为不生不灭,是有情与万法的根源、是本住法,所以具有真实如如的体性,因此离开第八识要“别求真如理者”,绝对是无有是处。

而永明延寿禅师说这样“别求真如理”的人,就是与“恶慧”相应。“恶慧”简单地说,就是住在自己不正确的见解之中,认为自己的见解才是正确的,因此对于法义就会产生偏差的简择而引生严重的过失,所以善知识都会劝导众生“当修胜慧勿起恶慧”。在琅琊阁网站的文章中,一直强调第八识是有为生灭法,说第八识是“生灭的依他起性”,很明显的是只取具有中道体性之第八识的一面而落于一边;也就是只取第八识所含藏的种子会因受熏而转变的非不生灭性,但却弃舍了第八识心体的非生灭性。所以琅琊阁网站的文章一向主张见道不是证第八识,这就变成《宗镜录》所说的“恶慧”。

在上述《宗镜录》中,亦开示第八识阿赖耶识之“不变随缘,随缘不变”的体性。也就是阿赖耶识“随缘”,随着众生所受的各种熏习以及所造诸业的各种缘,而转变种子及出生相应之五阴异熟果报;然而,第八识阿赖耶识之心体却永远是真实如如,于六尘境中如如不动,所以说“不变”。因此在《宗镜录》卷4中亦开示:【然第八识无别自体,但是真心。】也就是第八识即是真心,这不是很清楚了吗?既然是真心,当然是众生生命的根源而具有真实如如的体性,不是南伽他误会的“一切诸法都有真实如如之法性,并不是只有第八识才有”。试想:生灭虚妄之法,刹那生灭变异,因此虚妄而非真,变异而非如,如何说具有真实如如的法性?只有第八识真心,不生不灭真实存在,并且于六尘中如如不动,才能说具有真如法性。所以从这里也可以知道,既然第八识就是真心,那就不可能有另一个真心,也不会有第九识存在了。

在《大乘起信论》卷上中,马鸣菩萨开示:【心生灭门者,谓依如来藏有生灭心转,不生灭与生灭和合,非一非异,名阿赖耶识。】也就是说依于如来藏而有生灭的诸法出生,不生灭的如来藏心体与生灭的诸法和合在一起,不是同一个,也不能说不是同一个,就这样把不生灭的如来藏心体与生灭的七转识合起来就称为阿赖耶识,也就是“故说一心,唯通八识”的意思。因此阿赖耶识并不是琅琊阁等所主张纯粹是生灭有为法,因为这样的缘故,琅琊阁等想要证真如,就变成永远不可能了。因为真如性就是阿赖耶识真实而如如的体性,离开阿赖耶识想要证真如,就变成《宗镜录》中开示的:“若有不信阿赖耶识即是如来藏,别求真如理者,如离像觅镜,即是恶慧。”

在《成唯识论》卷3中开示:【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槃证得。】也就是第八识无始来便具备有圆成一切法的体性,是一切法的依止,因为第八识的关系,才存在有情的五趣生死轮转以及可以因为修道而有涅槃的证得,所以第八识又称为一切种子识,祂是有情万法的根本。所以有时候,第八识又称为“所知依”,也就是一切染净诸法,都是经由熏习与修行后能够渐次证知的;而这些可以被证知的染法、净法,都需要依阿赖耶识才能存在。

由上面的说明,大家就可以确认“一切法等依”之第八识,是有情万法的根源、根本。然而,在南伽他这篇文章中竟说:【在唯识里面,即便是第八识,也不能说就是唯识之根本法。】很明显南伽他也是误解了第八识的基本法义。如果第八识不是根本法,为何第八识又称为“如树依根”之“根本识”,也就是枝、茎等皆须依“根”才能存在。而且第八识也称为“本住法”、“诸法本母”,也就是第八识心体本来自在,不需依靠他法,否则无余涅槃就会成为断灭了;但是这些圣教中的开示,都被南伽他严重误会而成为“‘一因生万法’的外道论了”。极为胜妙的三转法轮唯识种智之开示,能究竟解释万法及十法界之因缘果报,这与“梵我论”等完全不同,无奈南伽他竟然无法分辨混为一谈。所以由这里可以知道,南伽他的基本佛法知见有许多问题,因此他对于正法与善知识所作的许多的诬谤便难以收拾。在《佛藏经讲义》第十一辑中,平实导师开示:【所以如来藏是“无生无灭”的;祂之所以“无生无灭”,是因为祂是一切法的本源,既然是一切法的本源,一定是本然存在,法尔如是,所以祂本来存在、不从他生。】(《佛藏经讲义》第十一辑,正智出版社,页46。)所以,如来藏阿赖耶识当然是“唯识之根本法”,也是大乘真见道时所要亲证的标的。

在《解深密经》卷1中开示:【尔时世尊欲重宣此义而说颂曰:“阿陀那识甚深细,一切种子如瀑流;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也就是这第八识阿陀那识的道理是甚深极甚深的,不是一般凡愚没有经过正确次第的修学所能了解的;而第八识的完整内涵非常广大、深奥及微细,因此一直要到成佛才能究竟具足了知第八识所执藏的一切种子之功能差别而成就一切种智;所以 世尊不会随便为缘未熟者开示阿赖耶识的甚深法义,以免这些人“分别执为我”。所以这么深广的第八识法义,要了解祂,是需要作各种面向与层次的观察,譬如七种性自性、七种第一义、七真如等等,包括菩萨在明心后应该要继续修学,才能再亲见第八识如来藏的另一面目,也就是眼见佛性之亲证。

然而,南伽他却说:【如来藏能有‘另一面目’?这显然是萧居士的又一个错谬了!】这真的是把这极为深广微细的有情万法根源之第八识,看得太简单、太浅化了,而落入“分别执为我”的恶见之中。因为琅琊阁等将非有为非无为、具中道性之第八识,偏执为纯生灭之有为法;因此,如果把第八识误计为纯有为生灭之法,琅琊阁等就再也证不到不生不灭的真心了,那不就成为“分别执为我”了吗?因为就只能在三界有为生灭法或三界我法中去寻觅不生灭之真我、真心或实相。因此把第八识真我中道心误计为纯有为生灭法,正好落入《解深密经》的预记之中。

在《大乘入楞伽经》卷5中开示第八识如来藏:【譬如大海而有波浪,其体相续,恒注不断;本性清净,离无常过,离于我论。其余七识:意、意识等,念念生灭。】也就是第八识“本性清净,离无常过”,与众生执为三界我之“念念生灭”的七转识是不一样的。所以就是因为第八识如来藏极为深广微细,因此才需要“由此众名广显本识”,绝非南伽他所质疑的:“如来藏能有‘另一面目’?”世尊不是已经明白开示“阿陀那识甚深细”了吗?为何南伽他还是不相信呢?所以说,如果不好好依教奉行,一步一步实修——包括次法的修学——就急于接触与研究很深奥的法义,就会出现 佛世尊所担心的问题,无奈南伽他仍然逃不掉而成为“分别执为我”的其中一员。而所谓的“外道”,指的就是心外求法者,既然否定了第八识心的不生灭性,而七转识都是生灭法,那变成八个心识都是生灭性了;并且如同前面讨论的,没有真实的第九识存在,再加上南伽他自己又否定见道是证第八识心,那南伽他到底要证什么,才能说是见道呢?才能是不属于心外求法者?这就要南伽他自己好好去简择了。

接下来,我们来看南伽他在文章中批判 平实导师说:【因为萧居士一贯的说法是“亲证第八识就是见道开悟”,并没有说要去‘现观八识心王中“每一识”的自性’,所以我们不禁要猜想:萧居士是不是又要悄悄修改他法义主张了?】这也是很奇怪而令人惊讶的质疑,可见得南伽他对于佛法之修学次第的确是不清楚的。因为学人要断除我见,不是要先观行识阴六识的虚妄吗?而且要有效伏除性障烦恼,不是也要去观行第七识意根之处处作主而普遍计度执著的体性吗?那 平实导师开示悟后能够“现观八识心王中每一识的自性”又有何过失呢?因为悟后对于八个识能够现观,才能令智慧快速增长,因为已经入内门修学的关系;而在悟前之加行位,不是也要观“能取的七转识”与“所取的六尘诸法”,都是生灭的虚妄法,都是第八识所出生,也可以摄属于第八识吗?因此真实证悟者,悟后自然能够现观八个识的自性是不同的;所以显然南伽他不懂得这方面的知见,而对于 平实导师的开示作出不当的质疑,说:“萧居士是不是又要悄悄修改他法义主张了?”没有办法正确观行八个识的人,却来质疑能够正确现观八个识乃至能现观百法的善知识,这真的也是令人觉得很无奈!

而这方面的知见,在正觉讲堂来说是很基本的,而且 平实导师从来都是这样主张,因为是依现观这些实证的法而讲出来的,哪里会有南伽他说的“悄悄修改他法义主张”的情况呢?而实际上,经由今天所作的种种讨论,大家都可以知道南伽他想要见道,必须先修改他自己错误的法义主张才有可能;因此,“要悄悄修改他法义主张”这句话,反而是南伽他自己需要的,也是他急切该做之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实际上他是应该把这句话留给自己用,这样才能有益自他。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来作几个简单的结论:第一点,阿赖耶识又称为一切种子识,祂能出生有情的五阴身,是有情生命的根源。第二点,第八识心虽然有各种不同的名称,但都是指同一个心,这个心就是真心,是修学者证悟的标的。第三点,第八识是“根本识”,也是“一切法等依”,不是“梵我”或“意识我”,第八识的内涵及法义非常深广,不可以轻视之。第四点,不可以随意评论善知识的智慧,因为下地不知上地事,一定要珍惜自己的法身慧命,也不可以辜负自己多世累积的善根福德。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这一集就谈到这里。

祝您身体健康、道业增上!

阿弥陀佛!


浏览量 158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