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85集

琅琊阁邪见不可信(五)

由 正莉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视频弘法节目。

我们接续上一集所谈,琅琊阁于2022年6月9日网路〔网络〕上贴文说:【中国禅师常使用“离念”、“灵知”代表觉悟状态。】(〈正觉同修会错解“离念灵知”,诽谤马鸣菩萨、六祖慧能、永明延寿、克勤大师、憨山德清、彻悟禅师〉,琅琊阁。)这是琅琊阁的恶邪见。事实上,中国禅宗的开悟乃是一念相应慧而找到第八识如来藏,现观如来藏的真如法性而生起根本无分别智。琅琊阁望文生义曲解经论,又不会祖师意而不断地编造邪见谬论来诳惑学佛人,其背后的目的,无非就是欲动摇学佛人对佛教正法、对大乘宗门的信心,令学佛人无法证悟大乘佛菩提。

事实上,历代真悟祖师以心印心的意旨,就是实证真心如来藏,而不是离念灵知;因为离念灵知是意识妄心,就如上一集所介绍意识心的十种境界相,那十种境界相中的觉知心都是意识心。所以,如果主张“意识觉知心离念时,代表觉悟状态”,属于常见外道见,本质属于破法者。琅琊阁严重错会真悟祖师意,例如琅琊阁举《六祖大师法宝坛经》中的“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体离念是德”,琅琊阁想要以这一句来佐证他的主张:【中国禅师常使用“离念”、“灵知”代表觉悟状态。】却反而使他自己陷入谤法、谤贤圣的大恶业中;因为六祖的所悟与正觉同修会的所悟一样,都是法同一味的正法眼藏——第八识如来藏,而不是离念灵知。

六祖说:“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体离念是德。”这是在讲真心如来藏的体性,意思是说,如来藏能出生万法、建立万法,这是功;而如来藏在六尘中离见闻觉知,不忆念一切法,这是德。所以《般若经》说真心如来藏为非心心、不念心,因为如来藏不是能见闻觉知的众生心,如来藏从本以来不起一切念,不忆念一切法;证得这个非心心、不念心,才能生起实相般若智慧。

《六祖大师法宝坛经》记载:【惠能即会祖意,三鼓入室;祖以袈裟遮围,不令人见,为说《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遂启祖言:“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祖知悟本性,谓惠能曰:“不识本心,学法无益;若识自本心,见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师、佛。”三更受法,人尽不知,便传顿教及衣钵。】

《六祖坛经》中,六祖用“自性”两个字来表示所悟真心自性,所以五祖为其开示《金刚经》,解说到“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六祖言下大悟,便向五祖禀告所悟真心的五种自性:“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这五种自性与 平实导师所说真心如来藏的自性完全一致,这也就证明正觉同修会所传的正法正确,而琅琊阁所说的邪法完全错误。六祖所悟的真心,乃是 佛在《楞伽经》中所说不生不灭、能生万法的如来藏,而不是夜夜断灭、朝朝又依他起的妄心离念灵知;琅琊阁却坚执“中国禅师常使用离念灵知代表觉悟状态”,显然琅琊阁不解禅宗的所证内涵,却又大胆地恣意诽谤真善知识而成就谤法、谤贤圣的大恶业,诚可哀悯!

各位观众菩萨!真心如来藏一向离六尘见闻觉知,而不是修行以后才离六尘见闻觉知性;真心如来藏一向不于六尘中作分别、取舍、贪厌,所以在六尘中恒是如如不动,一向是这样,而不是透过修行以后才变成这样。实际上,真心如来藏和妄心意识觉知心,同时并存、并行运作,而且两者不可互相转变。我们参禅就是要用意识心的见闻觉知性、分别性,去寻找和意识心同时同处而离见闻觉知的真心如来藏,千万不可以意识觉知心住于离念、无念境界中,当作是真心如来藏,否则即成为常见外道。

佛眼清远禅师于《古尊宿语录》卷32开示说:【须是不离分别心,识取无分别心;不离见闻,识取无见闻底!不是长连床上闭目合眼、唤作无见,须是即见处便有无见;所以道:居见闻之境,而见闻不到;居思议之地,而思议不及。】意思是说,必须用意识觉知心去证得无分别心如来藏;于见闻觉知心存在的当下,同时有一个不见、不闻、不觉、不知的真心,找到这个和见闻觉知心同在的真心如来藏,才是真正的开悟。并不是把能见闻觉知的意识心,住在不见不闻的境界而说为离见闻觉知的真心;意识觉知心就算处在六尘当中而故意不觉六尘境界,仍然是意识觉知心,无法改变祂生灭的自性。

意识觉知心只要在清醒位,就一定会和五别境心所法相应,能到六尘、能触知六尘;并不是以意识觉知心闭眼塞耳,就唤作离见闻觉知,而是在意识觉知心有见闻觉知的当下,同时有另一个离见闻觉知的真心如来藏存在。意识觉知心证悟到真心如来藏之后,转依如来藏的清净自性,无妨仍有见闻觉知,这才是禅宗历代真悟祖师及正觉同修会的证悟内涵。琅琊阁不懂却乱说:【中国禅师常使用“离念”、“灵知”代表觉悟状态。】由此可见,琅琊阁等人落入意识心离念灵知境界而不自知,并未证得真心如来藏。

《景德传灯录》卷12记载:【淄州水陆和尚。有僧问:“如何是学人用心处?”师曰:“用心即错。”僧曰:“不起一念时如何?”师曰:“勿用处汉。”】意思是说,有僧人问淄州水陆和尚:“如何是学人用心处?”淄州水陆和尚答覆说:“用心就错了。”那僧人又问:“心中不起一念时如何?”淄州水陆和尚答覆说:“没用处的汉子。”为什么淄州水陆和尚这么说呢?因为如果以离念、无念的意识觉知心作为禅宗的证悟标的,于临命终时意识觉知心不久就断灭了,如何能抵得生死?必须是从无始劫来不曾刹那中断的真心如来藏,方可抵得生死。

显然禅宗的修证者,绝对不是以意识觉知心的离念、无念作为正修。然而,缺乏参禅正知见的人,必定误以为意识觉知心修到离念、无念时就是开悟状态,就如琅琊阁之所堕,那就落入无门慧开禅师于《无门关》所诃责的:【瞎却顶门眼,错认定盘星;拚身能舍命,一盲引众盲。】意思是说,如果学禅修到一念不生,已经到了百尺竿头仍须向上一步,才能入得禅宗无门之门;进得这一大步之后,才能翻转其身;翻得此身时便是进得向上一步。如果这向上一步进不了,始终落在离念、无念的离念灵知,就像琅琊阁错认离念灵知代表开悟状态,就是翻不了身的人,就是错认定盘星,一盲引众盲而误导众生。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2记载:【僧问:“学人不起一念时如何?”师云:“自伤己命。”】意思是说,有僧人问:“学人心中不起一念时如何?”圆悟佛果禅师答覆说:“自己伤害自己的法身慧命。”可见禅宗真悟祖师从来不教人在离念、无念上面用心。又例如《佛祖纲目》卷34记载:【琛曰:“若论佛法,一切现成。”益于言下大悟。】意思是说,罗汉桂琛禅师说:“若论佛法,一切现成。”清凉文益禅师于此言下大悟。因为真正的佛法,于一切时、一切地、一切境中,都现成可见,不必等到意识觉知心离念、无念时才有佛法。换句话说,意识觉知心正在起杂念妄想的时候,佛法也是现成可证;这样的修证,才是禅门中的真修实证者。

所以《六祖大师法宝坛经》记载:【有僧举卧轮禅师偈曰:“卧轮有伎俩,能断百思想;对境心不起,菩提日日长。”师闻之,曰:“此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系缚。”因示一偈曰:“惠能没伎俩,不断百思想;对境心数起,菩提作么长。”】意思是说,有僧人举示卧轮禅师的偈子说:“我卧轮禅师有伎俩,能够断除百般的思想;面对六尘境界的时候,心不起念(也就是离念、无念状态),菩提就这样日日增长。”六祖听了就说:“这个偈子是没有证悟真心的人讲的,如果依照这个偈子的方法去修行,是给自己更加系缚。”于是六祖开示一首偈子说:“我惠能没什么伎俩,也不断除百般的思想;面对六尘境界的时候,心中常常起念,菩提就这样日日增长。”六祖已经很清楚地讲白了,离念灵知境界不是真悟境界;不断百思想、没有一念不生的伎俩,仍然是真实的开悟,而不落在一念不生的意识离念灵知境界中。这已清楚说明:禅宗的实修并不是灭妄念的道理;禅门的宗旨不是修离念、无念的方法,也不是以离念、无念代表开悟状态。

琅琊阁不解真悟祖师意而恣意妄言:【中国禅师常使用“离念”、“灵知”代表觉悟状态。】又大胆地乱说:【禅宗文献里面还有大量“离念灵知=觉=真心=般若智”的说法。】这些都是琅琊阁错解禅门宗旨的荒唐语,有智慧的学佛人应当废弃琅琊阁邪见,方能学到真实的佛法,未来方有证悟的因缘。

时间的关系,解说到这里。

阿弥陀佛!


浏览量 275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