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91集

我见、假我、真我、无我(一)

由 正德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今天我们要来探讨与辨正“我见、假我、真我、无我”这些名相的本质。

大家有没有想过,佛法的核心道理是无常、苦、空、无我吗?这样的无常空、无我空的空法,能让人成佛吗?既然一切都是无常、无我,为何成佛以后却说所成就的是常乐我净的果报呢?假如本来无常的法它能够转变成为常,那么必然会再由常转变为无常;本来虚妄不实无我的法,能够转变为真实不坏的我,那必然又会转变成为虚妄不实。而如果能让人成佛的核心道理,是要以无常为因,转变为常的果报,要把无我转变为有我,或者又会由常转变为无常,由真实我转变为虚妄不实的无我,这种没有决定性的法,就不是超出世间的无上法,也就不能称为佛法了。

佛陀在多部大乘经里面都说,有所谓的了义说与不了义说,了义说指的就是菩萨应当证知的法身如来藏之法,而不了义说指的就是二乘所应证知的解脱道之法。二乘所应证知的就是诸法无常、苦、空、无我,诸法所指涉的就是五阴、十二入、十八界等法,而这个部分它是属于佛法中的不了义说;也就是二乘所证知解脱道法的内容,佛陀并没有明白的将法身如来藏的法义显说,在《阿含经》中处处以法、涅槃、寂灭、清凉、清净、真实等名称,隐覆而说如来藏;虽然在阿含部的《央掘魔罗经》中有提到众生皆有如来藏,但也没有进一步显说甚深的义理。

换句话说,二乘所证知的无常、苦、空、无我,并不是佛法的核心道理,因为不是了义说,不是无上说的缘故;然而不了义说的部分,如同《法华经》中所说的,仍然是以一佛乘所分说出来的。也就是如果没有以大乘的法身常住不变为根本,施设方便分说解脱道,那么纯粹无常、苦、空、无我的面向,是属于断灭边的外道法,是无法让人断我见、断我执实证解脱的。无常的法虚妄不实,所以无我,这个无我说的就是无真实的我性;佛法中所说的我,指的是真实的、不生不灭的、常住不变的、本来自在解脱的,要具有这样的法性,才是各个有情独一无二的真我。假如把一切虚妄不实的法计执为我,那这就是我见了;历经无始以来不断长养熏习,成为深细难断的就称为我执。

无常的法全都是有生有灭的法,不能自在、不能自生、不能共生、不能无因而生,不能由外于如来藏的他法而生,因为没有真实自性的缘故。所有的功能自性,全都是来自于常住的法身如来藏,借因、借缘所变生而有,因此如来藏就称为诸法的实相。外道也在探究诸法的实相,也就是能生诸法的本源,所以就出现了虚空能量、冥性、大自在天、上帝等,这些各自为是的虚构立论;这些立论所想要主张的,就是冥性等是有自性可以生诸法的,这样才有个诸法的源头。然而,这些立论都不是独一无二真实可证的诸法实相,因为诸法实相,祂必定是可实证、可验证祂的唯一性的。三界有情世间,乃至出世间的解脱道、世出世间的成佛之道,都可以验证这个唯一性,才可以说是诸法的实相。

由于冥性、虚空能量、大自在天等,它没有真实自性可以验证他们是能生有情阴界入的,不是有情的真我,没有真实能生的自性而虚妄想像有那个自性,因此就称他为自性见外道。换句话说,佛法的核心道理,即是常住的法身如来藏,既然称为法身,就是以法为体,在般若诸经中,以一切法真如、法界、法性、不虚妄性、不变异性、平等性、离生性、实际等名称,隐覆而说如来藏;所说的真如、法界、不变异性、离生性,就是法身法体的殊胜功能体性,不同于无常空诸法的不真实、无自性与生灭变异性。法体的殊胜功能法性,它是归属于如来藏,因为本来不生、常住不灭的如来藏,是阴界入诸法现起的源头;被借缘现起生灭性的阴界入诸法,永远是堕在空相中的,没有不空的本质,所以没有丝毫的自性可得,又怎么会有殊胜的真如法性呢?因此,诸佛菩萨才会开示:了义说指的就是菩萨应当证知的法身如来藏之法,而不了义说指的就是二乘所应证知的解脱道之法。也就是说,二乘所修、所证的解脱道内容,它是没有函盖到 佛陀显说法身如来藏阿赖耶识的,但是二乘人完全信受 佛陀所隐覆而说的涅槃、寂灭、清凉、清净真实的法。

佛陀在《大法鼓经》中解释了为何要这么说的缘由:【为破世间“我”,故说无我义。若不如是说者,云何令彼受大师法?佛说无我,彼诸众生生奇特想,闻所未闻,来诣佛所,然后以百千因缘令入佛法。入佛法已,信心增长,勤修精进,善学空法,然后为说常住安乐有色解脱。】(《大法鼓经》卷下)佛说为了摧破无明颠倒所认取的五阴世间我,所以说了无常、苦、空、无我的义理。如果不这么说的话,要如何让不离生死苦的学人能够信受大师法呢?佛说无我,那些众生生起了奇特之想,所听闻的是一向未曾听过的,因此来到 佛的所在,接着以百千种的方便施设为因缘,导引他们入于佛法中。进入佛法中以后,对于能够出离生死的信心渐渐增长了,勤奋的修学,精进的如说而行的学习无我空法,然后再为他们宣说法身常住安乐的有色解脱。这也就是说,想要修学成佛的大师佛法,必须如《大法鼓经》中所说,只有信解法身常住不变的菩萨,才能受持一切如来藏经,才能解知一切不了义的隐覆之说,而能于大乘法得到广大的清净信,不会对于二乘生起奇特之想。

纯粹修学声闻解脱道者,虽然不能解知隐覆之说,但是绝对不会不信 佛陀隐覆所说的,有涅槃、寂灭、清凉、清净、真实的法,这是最基本的善根所不能或缺的信。但是琅琊阁里的写手,在他们发表的文章里面说到:【如果从声闻解脱道来说,问题不在于阿赖耶识是不是常住,而是在于别执有“真我”为【我所】,所以不离我见、不断我见!!!】(〈南伽他:死执阿赖耶识为涅槃、真如、法身、真我者,定为外道!〉,琅琊阁。)从这一段话中就可以知道,写手本身连最基础的阿含解脱道的核心:清凉、寂灭、真实的涅槃,是隐覆法身如来藏常住的道理而说的,完全没有概念。大家都知道声闻学人绝对信受 佛的隐覆说,这个隐覆说,只有证知法身如来藏的菩萨才能够胜解与了知,但是 佛陀在大乘经中为诸菩萨开示的了义说,琅琊阁的写手是完全不知、不解、不信的。

当菩萨为信受佛语的声闻人,显说经中隐覆所说的寂灭、清凉、清净、真实,说那即是涅槃的本际常住法身如来藏,声闻人在信受佛语的情况下,一心求证解脱生死苦,也必然会信受不疑,但是不会再起念想要证知哪个是如来藏;因为声闻人害怕生死苦只会与烦恼障相应,而对于法界实相涅槃本际到底是什么,也就是所知障的部分是不相应的。因为无始无明不会产生作用,障碍声闻人出离生死苦。当声闻人没有发起菩提心想要成佛时,纵然在实证法身如来藏的菩萨座下听闻到说,如来藏即是众生真实不坏之我,即是成佛所依的心,常乐我净所依的法体,声闻人既然不向往、不相应,又如何会去执取在因地称为阿赖耶识的如来藏为我所呢?可见琅琊阁的写手在写文章的时候,是多么地猖狂嚣张,自己不懂全面性的佛法,没有任何修证,不懂佛法中三乘的见修行果,所修、所断、所证的因果必然性,而狂妄的非因计因;如何可以说声闻人在听闻了显说所隐覆的如来藏法义以后,会去执著而导致我见不能断?

烦恼障与所知障的作用还是不一样的,烦恼障是以人我执诸烦恼为根本,而所知障,如同《佛地经论》中所说的:所知障者皆以法执及无明等为根本故。也就是说,声闻人求证解脱果所断的我见、我执,仅在烦恼障所含摄的人我见、人我执范围,而与所知障所含摄的法我执是不相应的,也就是它不会遮障声闻人证解脱果入涅槃。所以论中说:【若法执等所知障体,亦在无覆无记心中,二乘无学亦现行故。】(《佛地经论》卷7)无覆无记心指的就是第八识如来藏心,二乘无学指的就是已经证得解脱果的二乘圣人,论中说已经断除烦恼障所含摄人我见、人我执的二乘圣人,他们的第八识虽然不再称为阿赖耶识(此时称为异熟识),但是还含藏着所知障所含摄的法我执;由于异熟识仍然是无覆无记性,所以不会遮覆二乘无学入涅槃。

琅琊阁的写手对于人我见、人我执与法我执搞不清楚,也是见怪不怪。因为他们所亲近的都不是善知识,无明坚固,被邪见所蛊惑而以世智聪辩为目标;他们并不是真的信受三宝,乃至说他们也真的连丝毫的尊敬与重视的心性都没有。因为他们在自己没有任何佛法证量的情况下,否定正觉所传的开悟证得第八阿赖耶识心体,说这个心体是常住不灭的真我,诽谤说这就是执著真我为我所,所以不能断人我见。那有写手这么说:【正觉同修会由于没有能够断除世间我见,也没有能够理解世俗所认之“常”的思维错谬,因此当萧平实居士教导他们阿赖耶识是真我、是法身的时候,实际上就是让正觉同修会的这些弟子们落入意识见解中,……。】(〈南伽他:死执阿赖耶识为涅槃、真如、法身、真我者,定为外道!〉,琅琊阁。)在前面已经举证了琅琊阁不信,所以不懂 佛陀隐覆说的声闻解脱道,因此对于断我见的道理非因计因。在这一段文字中又显现了,他们对于闻、思、修、证的次第,以及八识心王功能差别是完全外行的。

首先我们要知道,学人在三乘菩提的修证,全都是要运用意识心的五别境心所法,也就是欲、胜解、念、定、慧;要对于清净的解脱法生起善法欲,亲近善知识听闻全面性、有次第、可实证的佛法,听闻如理的解说,建立正知见而得到如何实证的理解。从听闻进而思惟,乃至学习得以忆持不忘;对于所听闻的法的次第性与可以实证,不怀疑而获得决定性,有了闻慧、思慧、修慧乃至实证,所以生起了择法觉分。这五个别境心所法,是意识心在修学佛法时,非常重要的工具;如果没有锻炼,并且成就这五个意识心学法的工具,就会像琅琊阁中所有人一样,邪思、邪见、邪解、邪分别而诽谤三宝。

断我见的道理要通于三乘,但是不能排除,也不能独立于大乘了义说之外,从一佛乘分说三乘的层面来说,断我见的道理,是被大乘了义说所含摄的;也就是必须信受不疑有涅槃本际法身常住,才有可能断除对无常虚妄不实的五阴执取为我的见解。而信受法身常住在前,断我见在后,不可无前面正知见的信受与建立,就能够断我见;正知见的建立是意识心五别境的功能,才有接续意识心断我见的功德。声闻人信受 佛陀的隐覆说而建立正知见,因此行八圣道断我见乃至断我执,都是意识心的正确见解产生了作用。菩萨信受 佛陀与善知识显说法身如来藏常住而建立正知见,行大乘八圣道而断我见,也必须是意识心有如是正确的见解,才有可能在断除我见以后,发起勇猛心求证法身如来藏阿赖耶识。

琅琊阁的人似乎忘了求开悟的是意识心,开悟证得自心如来藏法身所在的也是意识心,发起般若解脱智慧的也是意识心。平实导师教导正觉的菩萨们,在意识心的层面建立正确的一佛乘正知见,让意识心断我见、开悟,发起般若解脱智慧。请问琅琊阁诸人,过失在哪里呢?若要说过失,必然只有一种,就是像琅琊阁这些人,深受邪见之毒而不愿意信受,不愿意如说修行发起善根,锻炼意识心的五别境,所以才会有退转、乃至造作诽谤三宝的地狱恶业出现。他们的不信,写手也完全不遮掩的这样说:【死执阿赖耶识为涅槃、真如、法身、真我者,定为外道!】(〈南伽他:死执阿赖耶识为涅槃、真如、法身、真我者,定为外道!〉,琅琊阁。)琅琊阁的阁主、写手等,都是不相信第八识阿赖耶识就是涅槃本际,就是真如心体,就是常住的如来法身,就是有别于生灭无常、虚妄不实五阴我的真我。

首先,我们探讨一下《阿含经》中,佛陀隐覆所说的寂灭、清凉、真实。既然是隐覆而说,可见并不是《阿含经》中所说的五阴、十二入、十八界等法,因为法界中再也没有第六阴、或者十三入、或者十九界了。那么是隐覆什么而说寂灭、清凉、真实呢?又有什么法具有真实性呢?一切有生有灭的法都是虚妄不实的,也就是阴界入诸法都是生灭法、虚妄法、不真实的法;为何灭了阴界入以后的解脱,佛陀说是真实呢?是把阴界入中的细意识变成真实吗?如果是这样,那么 佛陀就不是佛陀了,说的也不是佛法了,因为早在 佛陀还没有在天竺示现以前,外道就已经以四禅、四空定的细意识当作解脱了;但是外道却没有证阿罗汉果,更别说是成佛。

三界中最细的意识,就是非想非非想的境界,但是却仍然不能脱离生死轮回,因为阴界入中的任何一法,都不是真实法;不是真实法就不能自在,就不是不生不死的涅槃。也就是说,真实指的必定是本来不生、不会坏灭的,这样的法才是真实;而真实法还必须是寂灭的、清凉的,只有不会与烦恼相应的才是清凉,只有无相的、不于万法起念的才是寂灭。阴界入中任何一法都没有这样的法性,那么阴界入都不再现起以后,灭了以后的空无,可以是寂灭、清凉、真实吗?如果是这样,那就成为断见外道了,因为空无不可能具有法性的;或者说阴界入灭了以后,还会有个细意识我是寂灭、清凉、真实吗?如果是这样,那就成为常见外道了,因为非常计常的缘故。那么阴界入灭了以后,到底是何法,佛陀说是寂灭、清凉、真实,是涅槃?这个法必定是本来不生而不可灭的,这是学人应当推究清楚的地方。

佛陀在大乘经中说,声闻人所证知的解脱是不了义说,是隐覆而说的;菩萨所证知的是法身如来藏、是了义说,菩萨有智慧力解说阿含隐覆而说的法义。因此,我们接下来在下一集,要举出几处的大乘经,来证明阿赖耶识就是如来藏,就是法身,就是涅槃本际。

那我们今天先到这里。

阿弥陀佛!


浏览量 183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