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法华经讲义

第126集

二乘涅槃为佛菩提一日之价

由 正德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三乘菩提之法华经讲义”,今天这个单元我们要来探讨“二乘涅槃为佛菩提一日之价”。

要对佛菩提道信解而发无上菩提心,对声闻人来说确实不容易,因为证解脱不再受生死之苦,是很难退转的心境。佛法中有解脱之道,也有成佛之道,声闻众们在 佛陀座下都是具足听闻的,只是 佛陀是在第三转法轮时期,才对声闻众说解脱道是以一佛乘而分说的法;声闻众已经修证的内涵,其实也是教导菩萨的另一种方便,证解脱果仅是走入佛道的方便门,圆满一佛乘的法、成佛了才是究竟解脱。

佛陀来到人寿百岁的娑婆世间示现八相成道,最主要的不是要让声闻众们全部都证解脱果以后舍寿入无余涅槃,如果是这样,佛法就不能灯灯相传,也无法使人成就佛道。佛法就是要让众生像佛一样能够成佛,所以 释迦佛在《法华经》中说,“诸佛如来但教化菩萨”,“如来但以一佛乘故为众生说法”;因此 佛陀非常重视菩萨善根的长养与成熟,因为菩萨能够荷担如来家业不断佛种;也只有教化成就菩萨,佛法能够弘传了,才能出无量声闻、辟支佛宝。大迦叶等大阿罗汉,对自己也是被 佛陀当作菩萨一样在教导、也能够作佛这件事情,终究是感到庆幸的,所以有着鄙视自己下劣之心的大志愿与欢喜心;他想着自己曾经有着譬喻所说迷失穷子的处境,曾经安住于下劣之心,之后历经 佛陀宣说如来藏正法的殊胜义理,渐渐熟悉与通达所实证的大乘般若种种珍宝妙用。佛陀也知道大迦叶已经成就了无上菩提心的大志愿。

这个过程,在《大法鼓经》中也记载着。当 如来要宣讲如来秘密法藏甚深微妙的《大法鼓经》时,佛说这部如来藏经是二乘人不信的法门,只有对 佛有清净信、没有任何怀疑者,才能听受。因为信心不够的众生,乃至声闻、缘觉,以及未满十信或者尚未入于七住不退的菩萨,觉得他们自己不堪任听受,认为 如来已经般涅槃,怎么又说如来常住不灭呢?这是他们闻所未闻的;他们一直对解脱生死般涅槃的法修习空见,听闻到究竟显了、实相了义的清净经都不信了。当大迦叶向 佛禀白说,有这个信心听闻《大法鼓经》,因为对 佛有清净的信心,有为法而战的大志愿不会退却。佛陀就授记他在 佛示灭以后,会护持《大法鼓经》。这就是大迦叶自己鄙视先前如穷子般的下劣之心,了知如来藏正法才是佛法的无上宝藏,有了要护持法藏以报佛恩的大志愿。

但是,当 佛陀告诉大迦叶,佛灭后多有众生不信大乘经,因为五浊恶世时,多有众生毁戒、诽谤大乘法;大迦叶告诉 佛陀,他没有办法能够摄受那些诽谤正法、坏法的恶人,所以他宁可快速地舍身入无余涅槃,也不能堪忍听闻那些恶人毁犯净戒、造作身口意行所说的种种音声。佛陀告诉他,你所入的涅槃是声闻般涅槃,非为究竟,要得一切种功德、一切种智,大乘般涅槃才是究竟;并且为大迦叶说了如来藏一佛乘正法。

这样的如来藏正法,需要有不畏生死的弟子于 佛陀示现入灭后护持。就有一段对话如下:【尔时世尊即告我言:“于我灭后,汝当堪忍护持正法,至于法尽。”我时白佛:“我当堪能四十年中护持正法。”时佛责言:“何以懈怠,不能护法至于法尽也?”】(《大法鼓经》卷2)大迦叶说,当时 世尊告诉他:“在我入灭以后,你应当接手护持正法,直到法将灭尽的时候。”他当时禀白 佛陀说:“我应当只能够在佛入灭以后的四十年护持正法。”那时候 佛陀诃责他说:“何以这么懈怠啊!不能护法直到法灭尽吗?”大迦叶当时的心境就是这样,认为自己可以接受 佛陀的指示,将这个如来藏正法护持传承下去,然后来护持法藏以报佛恩的大志愿,但是却没有一点点心意把自己当菩萨看待,没有信解自己能够继承宝藏成就佛道。

所以当大迦叶看到舍利弗被 佛陀授记成佛,了知自己也能被授记作佛,心甚欢喜,得未曾有。因此有感而发地说了迷失穷子的譬喻,对于本来无心有所希求的宝藏,如今自然而至的大欢喜;那样的心境所表达的,就是声闻众本来只是为了解脱于生死苦恼,迷惑无知而乐于二乘小法,没想到在二乘小法中精勤努力所获得不受后有的涅槃,却仅仅是整个佛法宝藏的一日之价而已。经文中说到:【今日世尊令我等思惟,蠲除诸法戏论之粪,我等于中勤加精进,得至涅槃一日之价。】(《妙法莲华经》卷2)大迦叶说:“今天世尊让我们声闻、缘觉众思惟,先前所作的灭除诸法虚妄不实、戏论的遍执之粪,我们在其中勤加精进,得以到达不受后有脱离生死苦的涅槃;这样的涅槃仅是佛陀一佛乘分出的一日之价而已。”在这里,大迦叶所说的 世尊让他们思惟的,就是《法华经》要开讲以前,佛陀不断地以种种称叹方便,宣说着佛所得的法甚深难解,有所言说意趣难知,是一切声闻辟支佛所不能触及的。

然而,佛陀所说的一类无我空的解脱义理,他们声闻阿罗汉也都证得,到达不受后有的涅槃;如今却不知道 佛陀所说甚深难解的意趣是什么?在四众弟子五千人,因为罪根深重以及增上慢不信而退席之后,佛陀告诉舍利弗,诸佛如来但教化菩萨,诸有所作,唯以佛之知见示悟众生,唯以一佛乘而为众生说法;但是钝根乐小法者,贪爱并且执著生死,值遇诸无量佛时,不能广行深妙的佛菩提道,一向被生死苦所恼乱的缘故,所以为他们说脱离生死苦的涅槃解脱道。这是 佛陀所施设的方便道,完全是为了让他们能够借这个方便入于般若实相的佛慧;只是未曾说他们将来可以成就佛道,因为时间还没有到所以没说。

舍利弗深深地自责,原来是自己不解 佛陀的方便随宜所说,一开始听到 佛所说的法,马上就信受、思惟、取证;如今听闻 佛陀所说的但教化菩萨的一佛乘真义,断除了疑惑以及懊悔,原来自己没有失去大乘法菩萨的资格,自己真的是佛子,将来可以成佛,非常欢喜。想起曾经以为自己已得漏尽、已证空法、已得灭度,如今才知道不是真实灭度;因为虽然同样入于佛法的无漏法中,但是缺乏 佛陀的诸多功德,例如三十二大人相、八十种随形好、十力、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等,不能为众生说成佛的无上道,都没有这些可以广大饶益众生的事相。世尊对舍利弗的开示,以及舍利弗对 佛的禀白,大迦叶听在耳里,等同于阐述他自己的处境,因此在那一天 佛陀说出诸佛如来但教化菩萨、但说一佛乘这样明显而没有覆藏的义理,说二乘精勤努力灭除诸法的戏论之粪,证解脱生死苦的涅槃,是为了让他们入于佛慧所施设的方便道。

大迦叶在一日之中了解到,他们要具足菩萨的心性,奉事供养诸佛、广行深妙的佛菩提道,才能成就如来的无量无边智慧、十力解脱、四无所畏、十八不共法等诸佛法藏。那么这样的涅槃,相较于 佛陀所证的诸多功德实在太微小了,因此大迦叶形容他们声闻、缘觉所证的解脱,仅为一日之价的涅槃。就好像穷子在长者家里除粪二十年所获得的价金,相较于正式成为长者的儿子所继承的所有金银珠宝库藏等无量宝藏,却只有一日之价而已。这样的譬喻所显示的是,虽然在佛法中实证无漏法了,而无漏无为法与无漏有为法的智慧层面,从解脱的实质以及福德、功德庄严来说,其深浅广狭之间存在着非常悬殊的距离。精勤努力灭除诸法戏论,原来仅是获知有佛法宝藏前的除粪工作,仅是远离虚妄法所得的解脱;这样的解脱不是佛法本质的一切解脱,因为还没有进入无上佛菩提道的宝藏中的缘故。

佛法的本质是实相法,三界世间的一切法都是虚相法,所以如果仅是在灭除诸法戏论的虚妄法上精勤努力,脱离生死苦的系缚不受后有了,所证得的涅槃本际,就是实相法本来无生的这种自住状态。每一位有情的实相法借着众缘,以及所含藏的贪瞋痴等烦恼的差别,变生幻化六道各种类别的五蕴有情在三界中生死轮转;有情的贪瞋痴烦恼,都是在虚相法中攀缘执著而增长;什么是虚相法呢?借因缘所生、无常不能自在、没有真实自性的法就是虚相法。有情由于无明遮障,把这个虚相法中能分别的觉知心,以及所分别的色受想行识,颠倒分别计执为我与我所,这就是戏论;以这个戏论为基础,进而发展出来的种种世间法,乃至邪执误计解脱所发展的这些外道法,就称为诸法戏论。

如果有情被生死苦所恼,发起对三宝的善根、并且成熟,听闻 佛陀所说的苦集灭道四圣谛法要,心生欢喜;为灭诸苦而修行八正道,断我见、断我执的过程,就是蠲除诸法戏论;以断除后有生死苦的因成为阿罗汉,舍报以后不受后有,他的实相心不再现起任何一法于三界中,如是独住的状态就称为无余涅槃。所以,这位阿罗汉尚未舍报以前,勤加精进断除我见、我执,从实相法来说,就只是除粪的工作,除掉颠倒分别实相法所生的虚相法为真实而有的这些我见、我执烦恼粪。在佛世时期的阿罗汉,虽然多数都有被 佛陀引导证入实相法,并且在 佛陀座下听闻完整的般若诸经乃至方广唯识诸大乘经,但是阿罗汉大多以为他们所证的解脱,已经达到 佛陀所宣说的无我空了;然而虚相法的无我空并不是真实的,只是显示攀缘执著虚相法自我为真实的烦恼粪这个现象的本质罢了。

佛陀所说的无我空,是以实相法的真实我“无我空”为理体,隐覆而说由实相法借众缘所变生的幻化的法必然是无我空,因为无我空的实相法借缘现起的蕴处界不可能会变成有我;实相法的无我空是常住法,而被缘起诸虚相法的无我空是无常法,这才是 佛陀一而贯之所说的无我法。所以 佛陀说:声闻、缘觉不知道 佛陀所说的空无我义的真实义理,就会走向灭除诸法戏论之粪,求证不受后有生死的涅槃;并且认为 佛陀在阿含时期之后所说的般若诸经,从他们所证听起来、去验证是完全没有违背的,符合空无我的法义。所以大迦叶他就对 佛陀说:【既得此已,心大欢喜,自以为足,便自谓言:“于佛法中勤精进故,所得弘多。”】(《妙法莲华经》卷2)说经过努力蠲除诸法戏论,既然得了这个一日之价的涅槃,心里大大的欢喜,自己以这样的所得感到满足,就对自己说:在佛法中勤奋精进的缘故,得到广大的佛法。

大迦叶曾经感到满足的涅槃,一直以为与 佛陀所证、所说的是一样的;没想到的是,因为安住这样自以为足的缘故,当他们在听闻 佛陀宣讲般若方广唯识诸经时,错过了随闻入观实相法,进而探究乃至分证真如法身法无我的契机了。因此舍利弗会自责说,他们真的不解 如来方便随宜说法,没有获得 佛的诸多功德,却感到自以为足,真的是自己欺诳自己。要获得 如来的功德,所依止而修学的是般若实相,以一切法皆一相、无二无别的实相法,最妙第一空观,不著于空、不著于有,不贪著生死、不著于涅槃,如是安住;讲论实相法、虚相法而皆没有障碍,因为知一切法生亦无生,而无生本是无生,不是经过灭除烦恼粪以后所得的无生;虽然处于生而无有二,皆是一相真如空、无相、无愿,随其所生之处开导度化有情,执志勇猛不舍道意,直到圆满菩萨道,乃至成就佛道。

菩萨就是这样,修学的过程都是入于佛法宝藏实相法界中,不断地探究宝藏的各种相貌以及功用;觉知心以自心实相宝藏的真如无我功德为依据,转变觉知心自己而得以发起、增长、成熟真如无我智。以这个方式除掉无始劫以来的我执烦恼粪,于入地时证得一分真如法身的功德用,获得声闻、缘觉所证一日之价的涅槃解脱。入地以后,仍然不著于涅槃,不畏惧生死,护持一佛乘正法;为无上菩提故、为饶益诸有情故,世世常行菩萨道,地地增上,修证无生法忍道种智,最后圆满一切种智,然后断除分段生死与变易生死,究竟解脱,不住生死、不住涅槃,成就佛道大般涅槃常住安乐。这样的佛法宝藏,每一位成为真实佛子的大心菩萨都能够获得,就算说为了度化贪著生死与涅槃的声闻、缘觉,佛陀所宣说的除粪解脱法,也是为了给予一佛乘宝藏所施设的方便随宜说法。舍利弗、大迦叶等大声闻众发现到,他们所证的二乘解脱虽然也是菩提,但仅是 佛所证的佛菩提所含摄的一日之价小法而已,他们却乐于这样的小法而得少为足。

为什么说二乘菩提是小法呢?佛陀说:【菩提者,是空义、是真如义、是实际义、是法界义、是法性义。】(《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464)所说的菩提,指的是人我空、法我空的义理,是真实如如的义理,是涅槃实际的义理,是诸法功能的义理,是一切法无二法性的义理。从 佛陀所说的菩提意涵中,观察于二乘菩提,仅是由于人我空成就涅槃的果证;因为二乘声闻、缘觉所修、所观,仅触及到蕴处界诸法无常、苦、空的人我空义理,这个人我空仅是由虚相法所呈现的,还没有涉及实相法的人我空以及法我空。最重要的是,人我空的涅槃,是由实相法的人我空、法我空所显示的;那你如果离开了实相法,人我空的涅槃也不能成立了。真如是实相法变化诸法、运行诸法以及自住境界时,真实与如如所显示出来的;实相法是涅槃的本际,是一切众生苦的实际,是一切法所从来的实际;实相法具有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的世间功能,具有涅槃的出世间功能,具有不住生死、不住涅槃的世出世间功能,因此称为法界;一切法的法性都是从实相法界借缘变化而有,因此一切法都无真实自体、无自性,皆是实相法的空性而无二无别。声闻、缘觉众证得出离生死、不受后有的涅槃,这样的菩提,所觉悟的完全没有涉及到任何真如义、实际义、法界义、法性义,乃至实相法的人我空、法我空的真修实证功德。

菩提的意思就是觉悟,声闻所觉悟的是五蕴世间有生即是“苦”,五蕴有生必灭、不能自在、不真实故“空”,五蕴非真实我故“无我”;缘觉所觉悟的,是五蕴诸法的生起现起不离因缘,体悟到必须以入胎识为第一因,才得以有五蕴名色,因此才能破除无明,将十二因缘流转的缘予以灭除而证得涅槃解脱。缘觉未进一步求证入胎识的所在,所以也没有涉及到入胎识的究竟空义、真如义、实际义、法性义与法界义的解脱功德。因此从函盖全面性的佛菩提而言,二乘解脱道就称为小法;这个小法也只能自求涅槃,不能安乐无量众生、利益天人、度脱一切;也不能获得一切智、佛智、无师智、如来知见、十力、四无所畏等佛菩提功德,因此称为小法。所以大迦叶才会说:二乘涅槃为佛菩提的一日之价。

好,那我们今天就先到这里了。

阿弥陀佛!


浏览量 140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法华经讲义》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