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法华经讲义(二)

第40集

“法师”的真义(二)

由 正源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法华经讲义”视频弘法节目。

上一集我们以正觉教团“三乘菩提系列”弘法视频的每一集片头,都会引述 释迦世尊在《阿含经》中定义法师的圣教:【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杂阿含经》卷1)就是说,如果有人为人说明色阴是生灭的、虚妄的,不是真实我,这个人就称为法师;如果有人对于受、想、行、识,说这些都是无常的、生灭的,不是真实我,这个人就称为法师。我们初步探讨了声闻法中法师的定义。从这一段圣教可见:如来是先以为人说法之师,来界定法师的角色;然后又以所说法的意涵,来进一步限制法师的资格。

那么,从第一个标准,我们首先说,在消灾祈福等仪式中领众的主法,他并不说法,自然不是 如来这里所说的法师。其次,我们又引述了《长阿含经》圣教,说如果仅以表面所见严持戒律、无所违犯,来赞叹 如来,这都只“是小缘威仪戒行,凡夫寡闻,不达深义,直以所见如实赞叹”(《长阿含经》卷14);反之,如果能够了达并赞叹 如来所宣演的法教,是能照破六十二种外道邪见,借以帮助学人建立正知正见,并且能在三乘菩提正义有所实证,这才是 佛的“甚深微妙大法光明,唯有贤圣弟子能以此法赞叹如来”。如来在这部经中开示的法要就是说,说法之师必须能宣说甚深微妙大法,为人去除邪见、开启光明,才是值得赞叹。以这个标准来衡量,虽然正受佛戒,并且严持戒律无所违犯的出家人,如果不能为人说法,帮助学人破除种种邪见、建立正见,也还是不能称之为法师;至于那些违戒、毁戒,乃至根本未正受佛戒的人,连戒体都没有,就更不能僭称为法师了。

探讨到这里,可能有人心中会生起另一个疑问,就是 平实导师和正觉同修会是弘扬三乘菩提如来藏正法的教团,为何要在每集三乘菩提弘法节目开头,强调这声闻解脱道中定义的“法师”?《阿含经》这里所说对于五阴的一一阴,都应当“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无非就是在说“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的三法印。而三法印是印可小乘经所说是否如法,或者针对解脱道的修证是否如实来作印证;如果解脱道的修证与三法印不能相契,表示他解脱果修证是有问题的。至于大乘经,则是以实相印来印可;佛菩提道的修证,也是以是否符合实相法印,来印可学人所悟是否正确。何况 如来在《妙法莲华经》卷1〈方便品〉也有开示,如来说:【我以相严身,光明照世间,无量众所尊,为说实相印。】

那么,为何 平实导师在《法华经讲义》〈法师品〉时,要先说 如来在声闻解脱道中定义的“法师”?其实这个问题,平实导师在《法华经讲义》第三辑,就已经从实相心如来藏的体性,与三法印“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一一作了详细的比对,相信前面阐释的亲教师也一定作了进一步的解说。我们在此就简单引述 导师的几点结论,就是 导师说:【如果解脱道的修证与三法印不能相契,他的解脱果修证就是有问题的。如果佛菩提道的修证,不能符合实相法印,他的开悟就是有问题的。】(《法华经讲义》第三辑,正智出版社,页77。)导师又说:【所以,真正的证悟是可以用“实相印”来印定的,绝对没有差池;而且也可以用二乘法的三法印来印定,不会有丝毫的矛盾与冲突,这样才叫作“实相印”。】(《法华经讲义》第三辑,正智出版社,页82。)导师又说:【因为实相印是可以印定一切法的,不但印定大乘法,一样可以印定二乘法,也含摄了三法印,那才真的叫作“实相印”。】(《法华经讲义》第三辑,正智出版社,页83。)

导师开示的这几点结论可以看出来:如来在阿含声闻法中对法师所作的定义,即使在大乘佛菩提道中,除非将五阴摄归万法根源的如来藏这本住法、常住法,否则也不说五阴是常、是不灭的。因为阿含只从现象界来说,说的是五阴、十二处、六入、十八界的事情,不涉及实相法界;然而大乘法,像二转法轮的《般若经》,所说的不但谈到现象法界的一切诸法苦、空、无我、无常,而且把现象法界所有的五阴等一切法摄归于真如心如来藏来说。也就是说,一切法本来是真如心的一部分,那么从真如心来看一切生灭法时,一切法还是归属于真如心;真如心既然不生不灭,就不能够单单说祂所生的一切法有生灭。

平实导师在《佛藏经讲义》第三辑,就曾以镜子和影像的关系为譬喻,作了详细的解说。导师说:【镜子中的影像是生灭的,这没有错;可是你把镜子的影像摄归于镜体的本身来看时,那些影像是在镜子里面永远不断地生灭,永远不会终止,是常时存在的;所以依镜子来说那些影像时,那些影像就是不生不灭。因为镜子存在时影像就一定在,你不能够说:“镜子啊!你什么时候出生这些影像呢?”不能这样问它,因为镜子在时影像就已经在了,所以你不能问如来藏说:“如来藏啊!你出生了五阴,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生的?”不能这样问祂,因为打从如来藏无始以来,在祂存在时就是已经有五阴了呀!所以五阴在如来藏中永远生灭不住,但是如来藏永远都存在,当你能够把五阴摄归如来藏时,五阴就成为不生不灭了,那你怎么能够说五阴是常或是无常?你如果要说是常的话,明明五阴是生灭不住;你如果要说五阴是无常的话,明明五阴跟如来藏一直不断地存在,只要坏掉一个五阴,如来藏马上又会出生下一个。所以一切法苦、空、无我、无常,那是现象界中的事,只是二乘菩提中的所说;如果摄归到如来藏来看时,那一切法就离开了两边;这时一切生灭法也都不在两边,因为都摄归如来藏了。】(《佛藏经讲义》第三辑,正智出版社,页15-16。)所以,二乘菩提所说的“三法印”和大乘菩提所说的“实相印”,相互之间并无矛盾冲突;唯除于三乘菩提毫无实证的人,才会认为 如来三转法轮宣演的三乘菩提前后矛盾!

因为 如来三转法轮的脉络是一贯的,平实导师所著《阿含正义》一书,副书名叫《唯识学探源》,正是在宣示这个道理。就是一切万法,唯是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所生所显的正义,如来早在初转法轮的阿含期,就已明白宣演在四阿含诸经中;然后一脉贯通第二转法轮般若诸经,及第三转法轮诸方广唯识经典。比如,世尊在阿含声闻法中就常常为弟子们解说,什么叫作“比丘因内有恐怖”,什么叫作“比丘因外有恐怖”;然后又说明,什么叫作“比丘因内无恐怖”,又什么叫作“比丘因外无恐怖”;其实都是在说明:有情都有这一个本际如来藏妙心。如果比丘懂得有这个心,虽然还没有实证,但是因为绝对信受佛语,他就不会因为要对外法五阴全部灭尽入涅槃恐惧成为断灭空,也不会因为对内法如来藏本际无法实证而产生恐怖;他就可以安心办道,次第断我见乃至断我执,实证初果须陀洹乃至四果阿罗汉。

同样的,如来在演说十二因缘之前,也是先说了十因缘法,说到名色之所从来是由识而生,到了这个能生名色的识时再往前推求,已无一法可得;所以 如来说:“齐识而还,不能过彼。”(《杂阿含经》卷12)不论再怎么推溯,到达这第八识过去以后就没有一法可得,推到这个识为止就得退回来了。也就是说,能推知这个名色是由本识第八阿赖耶识所生;灭除名色之后,也还有本识如来藏这个本住法、常住法,而不是断灭;这样就可以次第灭除我见、我执无明,实证解脱道。

那再从另一方面来说,想要修佛菩提道的学人,则必须先断我见,才能远离常见与断见二边,才有可能亲证实相般若。如果不断我见,却想于佛菩提道中明心见道,一定会落入意识心的变相境界中,都不可能证得实相心如来藏阿赖耶识。平实导师曾经开示说:【真正的成佛之道就是佛菩提,佛菩提的见道就是明心开悟。可是,这个明心开悟包含了断我见在内,没有先断我见的人,怎么可能明心开悟呢?他一定会落入识阴之中嘛!至少会落入意识中,不可能开悟明心的。】(《法华经讲义》第五辑,正智出版社,页162。)因为不能安忍于五阴都“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就不能信受五阴十八界都是无常的、生灭的,不是真实我,就会执五阴十八界的全部或部分为恒常不灭的真实法;乃至否定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和第七识意根末那识的“六识论”者,因为恐惧于五阴十八界灭尽后成为断灭空,就会回头再执离念灵知心细意识为真实我。

由于他们把生灭虚妄法五阴十八界全部或部分,增益为恒常不灭的真实法,就成为具“增益执”的凡夫。可是他们除了否定先于眼、耳、鼻、舌、身、意识等前六识存在,并且为前六识出生和运作的俱有依第七识意根之外,他们更否定真实不生不灭的常住心第八识如来藏,而加以损减,所以他们同时又成为落入“损减执”的凡夫。这些人认知上虽落于将生灭法增益为真实法的“常见”,但损减法界唯一真实法第八识,实质上又变成“断见”;结果就是,他们无可避免地成为“双具断常二见”这两种邪见的凡夫。当坚执这样的邪见不肯弃舍时,那这唯一的实相心第八识如来藏早已被他们嗤之以鼻地否定了!又怎么可能在他们虚妄增益为真实我的五阴十八界之外,再去接受而实证另外一个真正的实相心如来藏?

这也就是说,成佛之要须具足二法,就是解脱智及一切种智。解脱智是二乘圣人所证,诸菩萨及诸佛也一样亲证了;但是一切种智则是诸佛无上正等正觉所得的智慧,唯有菩萨随佛修学佛菩提道乃得以分证,而且它是不共二乘圣人的。因为不回心大乘的二乘圣人,不修佛菩提道,只修解脱道;而且二乘圣人的解脱道也不究竟,因为还有三界生死有关的习气种子尚未灭尽。一切种智的意涵,就是具足证知第八识如来藏心中所含藏的一切种子,也就是功能差别,然后发起了一切种子的智慧,而能具足运作一切种子,显发其无量无边的功德。必须经由证悟如来藏之后的将近三大阿僧祇劫悟后起修,最后才能具足现观如来藏所含藏的一切种子,这时才能称为一切种子的智慧,简称为一切种智。

一切种子的智慧既然依如来藏而有,成佛必须以一切种智为评断标准,而成佛的证得已经函盖了声闻解脱道。三法印则是检查所悟三乘菩提正确与否的准绳,特别是偏重于检查解脱道的果证是否正确;而解脱道的修证,则是以如来藏为基础才有可能成就,由此就应该知道三法印的自性绝对不可能外于如来藏,否则就没有检查解脱境界的功能。因为解脱境界的最后实证,也就是无余涅槃的境界,却是依于灭尽蕴处界后,独自存在的本住法第八识如来藏祂无知无觉的自住境界而施设,如果离开了这境界,就没有无余涅槃可入而成为断灭空了。

说到这里也证明了,二乘解脱道所说的“三法印”和大乘佛菩提道所说的“实相印”,不只不互相冲突矛盾,而且彼此之间的关系可说极为密切!否定大乘实相印,绝对不可能成就二乘三法印;而违背二乘三法印,连我见都没有断,却声称证得大乘实相印,那这实相印必定是意识妄想的虚相印。经过这样说明之后,相信诸位就能明白:平实导师借着演绎《妙法莲华经》〈法师品〉这大乘佛菩提道“法师真义”的机会,再一次的强调二乘解脱道三法印的意涵,实乃菩萨悲心深切的耳提面命与谆谆告诫。

这一集就解说到这边。

阿弥陀佛!


浏览量 17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法华经讲义(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