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102集

正觉同修会名相错解:从《百法明门论》看阿赖耶识与真如的区别(下)

由 正洁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

延续上一集,我们再来念一下张志成、琅琊阁邪见一族诽谤的文章当中,是怎么来说这个阿赖耶识:如果您执著祂是存在的,那就是一种自性见,乃至说阿赖耶识,祂是念念生灭,祂没有恒常不变的自性。琅琊阁说:正觉讲堂认为阿赖耶识是实有恒常的不变的“自性”,是无余涅槃的“本际”,这违背了中观的“胜义”还有唯识的“胜义胜义”。【因为阿赖耶识是念念生灭的现象,如同六识一样有“自体”的存在,但是没有恒常不变的自性】最后,正觉同修会萧平实导师完全混淆“有”与“无”的界定。中观与唯识,即使是对无为法“真如”的界定,从最高胜义谛来说,都是非有非无,不可执为“实有”。(〈正觉同修会的名相错解:从《百法明门论》看阿赖耶识与真如的区别〉,琅琊阁。)

因为阿赖耶识是念念生灭的部分,我们在前一单元已经破斥过了,我们这里只针对他诽谤说“阿赖耶识没有恒常不变的自性”,换句话说,祂不是不生不灭法。因为只有不生不灭法,才能够出生生灭法,才能够有这个自身的功能体性永远存在;那换句话说,他当然不敢谤如来藏这个真如心是生灭法,可是他却诽谤阿赖耶识是念念生灭的。因为很清楚的,他对于何谓种子第八识、何谓现行第八识,这样的受熏持种“种子第八识”,不在时间、空间,是不生不灭法的部分,还有根身器“现行第八识”,纯净无漏,唯有佛才能如实见的部分;他对这两个名相:现行第八识、种子第八识,而成为《成唯识论》所说的恒与转,他是完全无所了知的。

连这么简单的论文、这么简单的论义,都没有办法理解,而却要来诽谤阿赖耶识,乃至诽谤 平实导师所说诸法有所错误;乃至诽谤证得初禅,已经远离欲界五盖(财色名食睡这样子五盖)的 平实导师,说他还会去贪爱、去私吞正智出版社区区的那些稿费;而明明那些稿费每一年数万块,平实导师清楚的都有收据,而呈贴在讲堂的公告栏,都是把它捐了出去;这样的辛苦写书,还要被这一些愚痴退转的弟子谤法、谤师,乃至还谤佛、谤经。因为诽谤阿赖耶识,就是诽谤大乘法,因为他们还诽谤了《梵网经》是伪经;还诽谤了说吃素是梁武帝以后,来中土以后才有,可是《楞严经》《楞伽经》都清楚地告诉我们:一切三净肉、五净肉,都是佛神力化生。佛世的时候,佛不吃肉,也不允许一切弟子吃肉。

好,像这样子诽谤三宝的人,他又说了这个阿赖耶识是有自性,说阿赖耶识有自性,这是一种自性见。可是我们看一下底下的经论,是如何来破斥他们这样子的邪见。《大乘入楞伽经》卷1:【大慧!有七种自性,所谓集自性、性自性、相自性、大种自性、因自性、缘自性、成自性。】这里《入楞伽经》经文里面的自性,当祂还没发为现行,指的当然都是这个阿赖耶识——这个如来藏识海、这个种子第八识——祂的功能的部分。这些功能的部分,包括能够受熏持种,包括有意识种子、有眼识种子、有种种十八界的种子,这些种子祂是永远不可能被消灭的;因为祂无始本自存在,祂跟这个无漏心的无漏无为性,还有祂的无漏有为性,虽然还没发为现象界的现行,可是祂是必定具足“空性”与“有性”。要不然这个无为自在心、这个藏识海,不就如同《百法论》里面的真如无为一样吗?它没有功能、没有作用,它还要靠其他的识、法来显现;这样没有功能,还要靠其他法才能显现的无为法,它有什么意义呢?有什么稀奇呢?能够成为成佛的根本吗?真如无为能够受熏持种吗?能够拥有一切生灭法、一切有为法没有拥有的这样子的功能吗?这很清楚的,这些琅琊阁他们的颠倒,实在是令人摇头!

我们再来举《六祖坛经》,六祖开悟之后,他说了(我们之前也讲过好多次了):【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他又说:【自性能含万法,名含藏识。】含藏识当然就是阿赖耶识,这是基本的佛学知见。【若起思量,即是转识。生六识,出六门,见六尘,如是一十八界,皆从自性起用。】菩萨看一下《坛经》这里的“自性”,他开悟而说的,还有这里说十八界皆从自性起用,还有把祂跟《大乘入楞伽经》七种性自性(七种自性),把祂对照起来。请问一下,到底是谁在谤经、是谁在谤法?阿赖耶识是念念生灭吗?阿赖耶识没有自性吗?你张志成、琅琊阁邪见如果对,那佛就错了,《楞伽经》就错了,六祖就错了;一切禅宗祖师,不只六祖,从达摩乃至后面的一花开五叶的马祖,种种的沩仰宗的祖师,一切这些证悟祖师全部错误,而你张志成、你琅琊阁、你张琅邪见一族却是正确?只要稍微有智慧、有眼力的菩萨,懂得中文的菩萨,就知道到底是谁不识中文而乱解经意、乱解论义。

好,这个自性的部分,我们再来举用这个《大乘入楞伽经》的经文,顺便来讲说、来证明阿赖耶识确实就是无始本住之法,祂是有不生不灭的体性的部分,就是受熏持种,就是圆成实性心的部分,就是如来藏识海,不在时间、空间的部分。好,《大乘入楞伽经》卷7:【缘于本住法,我及诸如来,于三千经中,广说涅槃法。欲界及无色,不于彼成佛;色界究竟天,离欲得菩提。】后面这四句其实是故意念出来的,是顺便提醒菩萨们:一切众生、一切有情成佛的时候,换句话说,成就自受用身、四智圆明,受用四智圆明的自受用身的时候;有出生之时,却永远没有消灭的自受用身,不是不生不灭的自性身;第一次成佛必定是在色究竟天,而且是必定离欲而得菩提。这里要破斥的是藏密无上瑜伽,被印顺说为:“然以性交为成佛之妙方便,则唯密乘有之。”(《印度之佛教》卷17)无上瑜伽这种欲界男女两根相交之法,何来成佛之术?它完全违背《大乘入楞伽经》这里卷7所说。

好,我们回到前面四句:“缘于本住法,我及诸如来,于三千经中,广说涅槃法。”稍微补充一点,菩萨马上就知道了。这里就是说:先知本住,然后知涅槃。先知道这个本住法,依这个本住法,也就是《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所说的:“众生本有菩提种,悉在赖耶藏识中。”(《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3)除了《楞伽经》之外,除了其他的诸经之外,这个《华严经》之外,这个《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清楚地告诉我们:这个阿赖耶识也能够受熏持种,因为“众生本有菩提种,悉在赖耶藏识中”。这个菩提种既然说是本有,请问它是什么时候有?我们当然知道叫作无始本有。请问无始本有是多久以前?无量无量劫以前吗?不对,无量无量劫以前还在时间当中。难道是10的一千万次方、10的无量次方吗?不对,这还是数目之法,还是在时间、还在数量之中。无始菩提种——无始本有的菩提种,既然讲“无始”,它就是不在时间、空间、数目、次第当中。既然这个菩提种,它是无始本有,所谓众生本有菩提种,那请问一下,能够含藏、能够摄持这个无始本有菩提种的阿赖耶识,能够不是无始本有、本自不生、永远不灭吗?这里《大乘本生心地观经》,也狠狠地教训了张琅邪见一族,诽谤“阿赖耶识纯粹是念念生灭的有为法”这一个错误的知见。

好,在同一部《大乘入楞伽经》卷7底下还有一些论文,可以来印证所谓的大乘空宗、有宗。所谓的把中观、把唯识对立起来,而去说中观所说的般若、所说的中道,跟三转法轮唯识所说的阿赖耶识,它是两个不同的说法、不同的法义,是没有办法融合在一起的;如果能融合在一起,怎么会讲大乘空宗、大乘有宗呢?应该都是空有不二啊!没有错,真实就是空有不二。因为三转法轮本来都是依于如来藏,能够出生依他起性,依他起性当中的六七因中转出生这样子的遍计执性,而能够使法界一切有情都是依于这个如来藏第八识,才有能够出生、存在的道理。

我们来看一下,《大乘入楞伽经》卷7:【业住阿赖耶,离有无过失。】这两句话就告诉我们了,对应于刚刚所说的“众生本有菩提种,悉在赖耶藏识中”。那这里的《大乘入楞伽经》又说了,“业住阿赖耶”——本住于阿赖耶识当中,藏于阿赖耶识中;这个本有的菩提种,乃至其他无量无边的种子,这些业种也好、这些其他的种子也好,住于阿赖耶,祂是“离有无过失”。请问一下,“离有无过失”,离有离无是不是又是离一离异、离生离灭?换句话说,非有非无,不是有,也不是无。“言语道断,心行处灭”,不可思、不可议,这里的离有无过失,是不是就是八不中道?因为不生不灭法,必定具足不生不灭、不来不去、不一不异、不常不断;而生灭法,“生、灭”相揉在一起而说,它必定有四种行相:所谓的生、住、异、灭。生灭法必定有“生”,还有最后那个生住异灭的“灭”;生灭法必定有生住异灭的“住”——空间上的住,我们说它是有来有去;时间上的住,我们说它是有常有断,譬如说,意识会有断灭的时候,也有生起的时候;那生住异灭这个“异”,很清楚的,生灭法一定是有一有异;而这样的生灭法,必定是指生灭现象界这样的现行法。而不生不灭法这一个阿赖耶识,特别是指祂这个受熏持种“种子第八识”,不在时间、空间当中的部分,祂当然是八不中道心。

这不是我们这里依于这两句来作一个演绎而已,我们再看一下同样的经文底下,佛是怎么说的?《大乘入楞伽经》卷7:【以觉了惟心,舍离于外法;亦离妄分别,此行契中道。惟心无有境,无境心不生;我及诸如来,说此为中道。】经文应该还蛮简单的。换句话说,唯识就是中道,唯识就是中观,因为所谓的中观,就是要观察中道。那观察中道的《大般若经》《金刚经》《六祖坛经》,清楚也都告诉我们这一个真实心、这个中道心、这个涅槃心,这个受熏持种根身器的阿赖耶识,确实就是一切诸法之所依。

而在最后我们再引用《成唯识论》卷3一段,来破斥这个张志成、琅琊阁诽谤阿赖耶识祂是念念生灭、祂没有自性、祂是有为法、祂是生灭法、祂不是圆成实性。好,我们念一下这个《成唯识论》卷3的论文:【“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槃证得。”此第八识自性微细,故以作用而显示之。】《成唯识论》里面讲到此第八识自性微细。【颂中初半,显第八识为因缘用,后半显与流转还灭作依持用。】界是因义,无始时来界的界,【界是因义,即种子识;无始时来,展转相续亲生诸法,故名为因。】种子识,就是我们刚刚讲受熏持种的部分——第八阿赖耶识,这个第八种子识的部分,祂无始时来,祂受熏持种,祂是无始时来就有“界”——祂的功能;祂能够直接、间接、展转出生一切现象界的依他起生灭法,乃至生灭法当中现行第六、第七识,又相应我执、法执的种子。这些心所有法、烦恼障种子,一定会马上——不是万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刹那,是马上现行——而让众生马上落入人我执、法我执,而执著人、我、众生、寿者相。这在上个单元,我们说睁开眼睛,闭起来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看,你马上就落入这个生灭时间、空间、数目、次第相、语言文字相,已经作了证明,我们这里不多说。

好,我们再念下去:【依是缘义,即执持识;无始时来与一切法等为依止,故名为缘。谓能执持诸种子故,(与现行法,这里的现行法当然指的就是五阴、十二处、十八界,严格讲可以包括依他起跟遍计执,这个生灭法与生灭相法)与现行法为所依故,即变为彼,及为彼依。变为彼者,(谓变为器,就是器世间)谓变为器及有根身,为彼依者,谓与转识作所依止。以能执受五色根故,眼等五识依之而转。又与末那为依止故,第六意识依之而转。末那、意识,转识摄故,如眼等识依俱有根;第八理应是识性故,亦以第七为俱有依,是谓此识为因缘用。】底下论文太长,我们就直接跳到重点:【又此颂中,初句(就是第一句“无始时来界”)显示此识自性无始恒有;】清楚的告诉你:自性无始恒有。无始恒有的自性,当然就是不生,而且也永远不灭。“恒有”当然就是永远都有,永不可能丧失、失去。【后三显与杂染清净二法总别,为所依止。】也就是后面三句:【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槃证得】,这后面三句,显示是用来与三种自性为所依止。

这三种自性,就是我们刚刚依于大海而所说的譬喻。这里论文说:【谓依他起、遍计所执、圆成实性,如次应知。今此颂中诸所说义,离第八识皆不得有。】这个论文并不太难,我们简单就简择出来。“自性”,这个第八识自性无始恒有,而且依于这个“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槃证得”,这后面三句显示了阿赖耶识,因为这论文说了,刚刚“诸所说义,离第八识都不得有”,都不可能存在,而它又说了后面的这个“一切法等依”;然后能够“出生诸趣”,还有“涅槃可以证得”。这个相应杂染的跟清净的四圣谛的这些法,它后面三句分别对应“依他起、遍计所执”,特别是最后一句“圆成实性”,那很清楚了,“圆成实性”离开第八识皆不得有。而琅琊阁、张志成他却诽谤阿赖耶识不仅没有功能、没有自性,因为有功能、有自性之法,必定是不生不灭法。

生灭现象界,我们方便讲这个七转识,这个意识有了别法尘啦,眼识有了别色尘的功能,这个种种它都是方便而说。因为这一些生灭法,都是本无自性之法,祂的自性是属于如来藏的自性,而不属于这个现行生灭法意识所拥有。这也是为什么在《中论》当中,我们会说:【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中论》卷1)那我们也可以方便举说,这个“藏识海”圆成实性心,刚刚说过了,海浪还在现行第八识的部分(非善非恶的部分),唯有已经完全断尽了遍计执“我执、法执”生灭浪相,不管是五取阴浪相或是五阴区宇这个浪相,唯有诸佛如来,而不是其他还没有断尽这一个遍计执相的一切有情所能够了知。

这是生灭法,我们说它是“浪”——海浪,在生灭海浪当中,依于现行第六识、第七识,祂有我执、法执,马上落入遍计执相。这一个生灭海浪,我们说它一样是海水,它一样如同本体一样,是水性、是湿性,是真如性,也可以方便讲是生灭现象中所显示的圆成实性,要方便把祂讲成是意识可以相应的一种“四所显示故”的真如无为,当然是也是可以。好,这样子的藏识海本体,祂是圆成实性心,讲圆成实性心比较好,因为祂不是依他起性法所显示的真如无为这个所显法。那藏识海是圆成实性心,海浪是依他起性法,遍计执相是生灭海浪相——是生灭相,生灭的浪相祂是遍计执性;那很清楚的,这样就具足第八识而来演说这一个三自性,也符合这一个《成唯识论》这里所说的今此颂中,“后三显与三种自性为所依止”,谓依他起、遍计执、圆成实,而这三自性离第八识皆不得有。

我们可以把《楞伽经》这样的一个海的譬喻,跟刚刚的“诸法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不无因生”再把它合起来。这里的诸法指的(其实严格讲)是生灭法、生灭相揉在一起的,换句话说,是偏向于遍计执性的生灭相、遍计执相法。龙树引用(其实大乘经典早就讲过这一个)“诸法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不无因生”的,就如同其他的经论早就讲过不一不异、不来不去这个八不中道了。譬如说《梵网经》,譬如《大乘本生心地观经》,譬如这一个《般若理趣经》种种,其实都讲过的,不待只是初地菩萨的 龙树,在这个《中论》才由他首先提起。这里不是贬低 龙树菩萨,而是不允许一些愚痴人,不知道三自性本来都是依于这个如来藏、这个中道心、这个第八识而施设,而硬要把这个般若中观、把这个唯识如来藏分成两个法,而硬要割裂这个 文殊、龙树、这个无著、弥勒分别属于大乘空宗、有宗;而不了解空性、有性本来都是源于这个中道心而说,空性、有性都具足了,才是真实的不生不灭法,所谓的受熏持种根身器,所谓的恒与转。

好,那依于刚刚的三自性,我们可以方便多演说一点,让菩萨们可以了解这个三自性、三无性的关系。依于生灭法、生灭相揉在一起,依他起性法还有遍计执相生灭相揉在一起,而有这个《中论》所说的“诸法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不无因生”。换句话说,这个依他起法,更不用提遍计执性法,它都是无自性之法;因为在现行界当中的现行法,不管就依他起,或是说依他起、遍计执揉在一起的五阴来讲,这些法都是生生灭灭,都是有为之法。有为之法、生生灭灭之法,尚且不从前一刻、前一刹那到下一刹那,它如何能够有任何摄属于它自身存在的功能体性呢?本身是生灭法,这个生生灭灭法怎么可能还能够具足体性呢?自己都站不起来,刹那刹那生灭,何来能够有摄属于它的常恒不变的自性呢?

好,那大海,依于这个大海而出生的这个依他起性法,乃至所谓的这个不生不灭法出生了生灭法与这个生灭相,把后面两者依他起、遍计执揉在一起,而来说《中论》所说的“诸法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不无因生”。因为你如果在海浪——这个十八界海浪,你要找它出生的原因,那一定只有两种:有原因、没有原因。有原因只有三种:就是自己出生自己——自生;或是其他的法,十八界当中其他的法来出生自己——就是他生;第三种就是自、他和合——共生;可是不可能自生、他生、共生。不可能自生的原因很简单,这些诸法只不过是现行之法;已经现行的意识,怎么又再出生自己这现行意识呢?那不就有两个了吗?那他生、共生,我们就不说了。

好,既然说出生的原因只有两种,一种是有因而生,就是刚刚讲的自生、他生、共生;另外一个,就是无因而生。可是 龙树菩萨也说不可能无因而生啊!是啊,如果无因而生的话,诸法可以无因而生,这个现行法、蕴处界法可以无因而生的话,那请问阿罗汉无余涅槃之后,是不是又会无因而又堕落到这个三界六道了?说不通嘛!问题是,你要在生灭现象界,如果你不承认生灭海浪背后有一个不生不灭法“大海本体”,为出生这些诸法的原因,那请问你一下,诸法出生的原因——诸生灭法、现行法出生的原因,既然只有有因、无因,只有自生、他生、共生、还有无因生,问题是所有的这四种生(这个所谓的四生偈当中的四种生)都破斥无遗。

依于这个逻辑,依一个简单的道理,您也可以体会到这是如实的。那请问一下,这代表什么?很简单,你在海浪看不到海浪出生的原因,因为这生灭法背后,必定有一个能够受熏持种、还有能够出生万法这个根身器;或是所谓的“如来藏是善不善因,能遍兴造一切趣生”这样的真如心、中道心,或说是如来藏,或说是如来藏识,或说是含藏识,或是说阿赖耶识,或是说一切种子识;或是说是所知依,就是一切所知境、一切生灭法,它出生之所依,亦即是法身。从以上的说明,你也可以知道,三自性与这个四生偈的关系,虽然时间有一点点延长,无妨再把三自性跟三无性再顺便地解说一下。

琅琊阁诽谤说这个三无性才是真实,问题来了,不证三自性之人,哪来的三无性可证?平实导师也清楚说过了,三无性是这个八地菩萨才能够亲证的。这个三无性是什么呢?依于这个三自性当中的遍计执性,我们说它可以说就是生灭相,这个生灭相的生起,当然是本无自性,生灭相无自性,当然就是相无自性,它是对应这个遍计执性。再来讲这一个海浪,这个依他起性法,我们刚刚讲过了“不自生、不他生、不共生、不无因生”,这些“海浪”——这一些依他起性法,它的出生,是在这个海浪本身当中找不到原因的。所以我们说依他起性法,这些生灭法、这些生灭浪,我们说它反过来就是什么?生无自性性。

再来说到不在时间、空间当中常住的这个藏识海,这个超时空、这个如来藏受熏持种的部分,这一个涅槃界的部分,那您叫祂如来藏,您说祂是涅槃,您称祂是中道,这些都是因为语言文字而施设。真正的如来藏,不叫如来藏;真正的第八识,祂也不叫第八识,祂所出生的蕴处界,尚且是现象界当中的离言法性,这一个自在无为心,怎么可能语言文字可以去命名到祂呢?说祂是第八、说祂是如来藏,那已经是所谓的以言说之极,强说之而已。

时间的关系,我们今天就先演说到这里。

好,阿弥陀佛!


浏览量 115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