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107集

破琅琊阁的相似佛法:第八识不能出生万法?

由 正明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佛教说第八识出生万法,错了吗?琅琊阁说:“第八阿赖耶识出生万法”是“一因生万法”的外道论。琅琊阁说:【前面已经说过,一切诸法都有真实如如之法性,并不是只有第八识才有。再者,依照唯识基础常识,第八阿赖耶识并不出生诸法,因为第八阿赖耶识只能流注诸法种子,而阿赖耶识含藏的诸法种子,才是分别出生诸法的“生因”,所以不能说“第八阿赖耶识出生万法”,因为那样就变成“一因生万法”的外道论了。】(〈南伽他:萧平实《我的菩提路》第七辑序文中的27个错误〉,琅琊阁。)

如果照琅琊阁的说法,出生诸法的“生因”是种子,而不是第八识;那么,“种子”是从哪里来的?没有第八识的持种,种子能自己流注出来吗?琅琊阁的意思是说“一因生万法”不对,要有万法的种子出生万法才对,所以只有第八识能生万法不对。但是佛法的真实义是说第八识能生万法,而不是说只有第八识就能生万法;只有第八识独存是涅槃寂静,无一法可说,还需要有意根作意和其他因缘而出生万法。因此,佛法讲“一因生万法”,是以第八识为第一因,不是只有第八识一个因;第一因出生第二因意根,第三因法尘而有六识等十八界,都是从第八识出生,这就是法界实相。

菩萨在开悟的时候,就是实证法界实相的根源第八识。因此琅琊阁说“正觉证悟第八识不是开悟”,这是错误的。如果说第八阿赖耶识并不出生诸法,而是种子;可是没有第八识的收藏种子,就不会有种子出现,所以一定要有第八识阿赖耶识的法力,才能流注种子。如此看来,第一因即是第八识,而非种子,所以开悟当然要证悟第八识,而不是种子。开悟就是去找能出生万法的是什么?琅琊阁说“开悟是要找真如”。没有第八识要去哪里找真如?琅琊阁不知道第八识是什么东西,却要去找真如,这是妄想。

宗教家追求的唯一真理,是宇宙出生万法的根源,佛法告诉我们,能生万法的根源就是如来藏;如来藏即是第八识,即是阿赖耶识,即是真如。琅琊阁不相信这个法义,他说如来藏不是第八识,不是阿赖耶识,不是真如;最后的结果是:他口说真如才是出生万法的根源,而他找不到真如。因为他反对如来藏就是阿赖耶识,所以找不到真如;而他只会用真如来反对如来藏,却不知道真如在哪里。

佛法中最深的法就是第八识,不管你把第八识叫作什么,能出生万法的就是第八识。琅琊阁以为真如超越第八识,这是不可能的妄想;会有这个妄想,是因为不知道第八识是什么。人的生命在呼吸,当呼吸断绝的时候,有人说还有虚空;可是虚空从何而来?虚空的根源就是涅槃如来藏,也就是第八识。因此《楞严经》说,无量的虚空在如来藏中,就像片云点太虚,这就是第八识的不可思议。第八识不是地水火风,而是出生地水火风以及空和识;第八识不是暗能量,而是第八识出生暗能量;四大、暗能量都是物质,不是识。佛说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所以第八识就是宇宙万法的根源,因此不可以说第八识出生万法错误!

证明琅琊阁完全不懂佛法,才会去反对正觉弘扬正法,才会反对正觉说第八识能生诸法是错的。他把佛法的核心都推翻了,要学什么佛法?他说“真如才能出生万法”,那就要证明真如在哪里?正觉说第八识如来藏就是真如,所以找到如来藏就能找到真如。而如来藏是可以亲证、可以实证的事实,不是想象的东西,所以如来藏有真如是真实的——如来藏有能生万法的真实与如如;所以第八识如来藏能生万法是真实而不可推翻的佛法,因为这是佛说的第一义谛。琅琊阁为了反对他的亲教师而想要把正觉推翻,可是推翻正觉就是推翻佛教,佛教如果不能证明第八识是宇宙能生万法的根源,那佛教就被推翻了。今天能够证明佛教有第一义谛,靠的就是明心开悟的功夫;而琅琊阁想把正觉的明心否认掉,以此妄想来推翻第一义谛,而说他的佛法能胜过 平实导师,这种无知的大妄想实在令人惊讶!惊讶天下竟然有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愚痴人。

一个政党如果有个反对党来监督是好的,一个公司如果有人建言也是好的,乃至一个道场有人谏言也是好事;以琅琊阁的个性可以对正法道场提出改善人事管理,这也未尝不可以,但是想要推翻正觉就走错了路。佛教在台湾这七十年来的发展,我们身历其境,看得很清楚,从日据时代的斋教,大陆来台僧人把它变成佛教,这是好事。然而,后来的佛教又逐渐变成密教,这就不是好事了;大家都认为密教是佛教一支,可是事实并非如此,台湾的密教还是印度传到西藏的喇嘛教。平实导师发现这个事实,认为佛教界大部分都把密宗当作佛教,连印顺法师都这样认同,那些不认同印顺的慈航法师就被打压了。佛教里面本来就有正反两派,当密宗势力强大而无人敢说他不是佛教的时候,佛教危矣!而 平实导师看出来,为了挽救佛教的危机而登高一呼,要大家认清楚:密宗是喇嘛教,不是佛教。琅琊阁如果有智慧,就应该共同护持佛教正法,而不是想要推翻 平实导师。

平实导师是不是三地菩萨,这个不是重点,外面的人也不清楚三地是不是走路离地三寸,重要的是说法对不对。佛教正法失传就是忘失如来藏,当 平实导师弘扬〈正觉总持咒〉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确定他在弘扬正法,而正法是不可能被推翻的。佛教正法的核心,就是如来藏能生万法,琅琊阁想要推翻 平实导师,而把这个法义也要推翻掉,真的是愚痴透顶!“三界唯心、万法唯识”是 佛说的法,又不是 平实导师发明的,怎么可能被推翻?“三界唯心、万法唯识”就是说第八识如来藏能生万法,琅琊阁都读不懂弦外之音,还敢诽谤正法。佛教兴亡是大家的大事,不是小事,如此大是大非,佛教界有出来帮忙正觉弘扬正法吗?我看很少。很少的原因是有人还会以为琅琊阁反对正觉是正确的。这就证明能复兴佛教弘扬正法的,必须靠正觉以及认同正觉的这些菩萨们的努力,否则没有办法。

说阿赖耶识能生万法,这是第八识的空性,即是法界性,空性是法界能生万法的真实体性,是宇宙的核心,也就是唯一的真理。如果这个法义可以被琅琊阁推翻掉,那佛教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琅琊阁反对第八识能生万法,那么能生万法的是什么?琅琊阁说是真如;可是他的真如是什么?他又讲不清楚。平实导师告诉他说,《成唯识论》中亦说:“真如亦是识之实性,故除识性无别有法。”(《成唯识论》卷10)除了第八识的识性以外,别无真如可以现观故;能如是现观者,方是真懂唯识性之人。这就是说,真如不能离开第八识而有,可是琅琊阁听不懂,反驳说:【这里所说的【识】之实性,说的是【八个识】皆有此实性。】又说【实际上,一切法都具有真实如如的法性】,如此大胆邪见,整个佛教的法义都被他推翻掉了,真是可怕!他把成佛之后八个识的圆满功能,拿来作为凡夫的八识功用,学佛学到最后怎么变成这样,真是糟糕透顶!除了第八识之外,其他七个识都没有能生万法的真实性,佛是这样讲的,而琅琊阁可以说完全不懂,只是一心一意坚决要把佛教摧毁,如此恶行佛教界知道吗?

琅琊阁说:【在唯识里面,即便是第八识,也不能说就是唯识之根本法。再者,如前所说,也不是第八识的识性才是真如性。】(〈南伽他:萧平实《我的菩提路》第七辑序文中的27个错误〉,琅琊阁。)第八识空性就是有能生万法的真实体性,琅琊阁一边说“八个识都有这个真实性”,一边说“一切万法都有这个真实性”,一边又说“也不是第八识才是真如性”,可见他的佛法是错乱的,他根本找不到真如实性,只会在那边胡思乱想,让听的人根本不知所云。

琅琊阁说:【继承释印顺的六识论思想?目前网络上批评萧平实的人,哪个否定七、八识的存在?】(〈南伽他:萧平实《我的菩提路》第七辑序文中的27个错误〉,琅琊阁。)这叫作睁眼说瞎话,释印顺在他的《佛法概论》中就承认他是六识论思想,公然反对第七识、第八识,他认为六识就够用了;也因为用六识论来解释佛法,所以常常讲错了而他不知道,这跟琅琊阁的反正觉都是犯同样的错误,一如正觉反对密宗,就是反对六识论,而琅琊阁不知道。六识论者也有第七识、第八识啊!但是他的第七识、第八识都是意识细心,本质上仍然是第六识的细分,有此邪见学不到真正的佛法;琅琊阁等这些反对正觉者,很多都是犯了这个错误。

正觉弘扬如来藏妙法,就是弘扬佛教八识论正法,八识论主要在如来藏的无我,无我就不会有我见和法执,这是正觉两年半禅净班必须建立的正知见。琅琊阁说:【萧平实的“第八识如来藏”是不是一种我见和法执,是不是一个畏惧无我的凡夫,对佛说的“无我如来藏”的扭曲诽谤!】(〈南伽他:萧平实《我的菩提路》第七辑序文中的27个错误〉,琅琊阁。)讲出这种无知的话,证明琅琊阁上课都在吹冷气打瞌睡。佛说如来藏不是施设法,不是施设一个如来藏来安慰凡夫害怕无我;六识论的人把意识当作永恒不灭的我,才会害怕无我;八识论的人知道意识是虚妄的,因此会断我见而转依“无我如来藏”,如此就能学到佛教正法。平实导师的教导是正确的,没有扭曲诽谤佛法。

琅琊阁说:【唯识里面并没有说“第八识性即是唯识之根本法”,唯识所说,即便是第八识作为一切法所依,其自身也必须以第七识为“俱有依”,否则不能现起和运转,……。】(〈南伽他:萧平实《我的菩提路》第七辑序文中的27个错误〉,琅琊阁。)琅琊阁自以为他对佛法通达而敢说 平实导师不对,其实他对〈正觉总持咒〉:“五阴十八界,涅槃如来藏,般若道种智,函盖一切法。”都还没有认识清楚。涅槃是如来藏独存,这时候第八识不需要以第七识为俱有依,因此不可以说第八识自身也必须以第七识为“俱有依”;要在八识运转而有五阴十八界的时候,才可以说互相俱有依。

平实导师说:“若是亲证之人,皆得现观第八识真实如如的法性,名为证真如。”琅琊阁说:【萧居士一直误解“只有第八识才具有真实如如的法性”,实际上,一切法都具有真实如如的法性,也就是“一切法如”之意,也就是“一切法不生不灭、不垢不净”等等之义。】(〈南伽他:萧平实《我的菩提路》第七辑序文中的27个错误〉,琅琊阁。)琅琊阁对佛法的错误解读是非常严重的,佛法的三法印是说诸行无常,也就是一切法有生有灭,照他的说法变成一切法不生不灭,一巴掌就把 佛陀推倒了,还说他是学佛的。如果他讲的才对,变成佛说的不对啦!一切法到底是生灭无常,或是不生不灭,用琅琊阁的错误佛法是讲不清楚的,因为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修行有三个层次:凡夫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第二层次,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第三层次,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众生还没有学法,看五阴世间都是真实不坏的存在,佛在初转法轮就说五阴虚幻不实,是因缘和合,不是永恒不坏;到了三转法轮,就从如来藏的不生不灭,而说五阴是如来藏所生,也是不生不灭。因此要说五阴不生不灭,这是有前提的,前提是五阴都是生灭的、如来藏是不生不灭的,不可以把前提拿掉,直接就说五阴是不生不灭的;没有如来藏,五阴灭了就没有了,怎么可以说不生不灭?琅琊阁不懂得这个道理,一直说 平实导师不对,他讲的才对。可是我们看清事实,才知道他讲的都不对,平实导师讲的才对。

为什么知道 平实导师讲的对?因为有经论可以验证,是无法狡辩的。琅琊阁说:【第八识跟前五识一样,是有“自性分别”的心,不是“无分别的心”,方便说为“无分别”只是因为没有“计度分别”和“随念分别”。如果第八识是无分别的心,那么前五识一样没有“计度分别”和“随念分别”,应该一样是“无分别的心”!】琅琊阁又说:【唯识经论中,只要是“识”就有了别的功能,第八识所了别的是“根身、器界、种子”,既然能够了别根身和器界,当然就是能了别五尘。】(〈南伽他:萧平实《我的菩提路》第七辑序文中的27个错误〉,琅琊阁。)他的意思就是说,第八识和第六识一样能分别五尘;然而,这是错误的。琅琊阁分不清楚第八识和第六识的功能,才会这样乱讲。“识”就是了别,没错!但是第八识的了别不是意识的了别,因此第八识不能够了别五尘;假如第八识能够了别五尘,则第八识不必再出生第六识,自己直接去了别就好了。人只有一个觉知心,不可能有两个相同的觉知心,可见琅琊阁是无知而乱讲。

琅琊阁说:【第八识明明就是有分别,而且就是分别六尘之中的五尘,不然怎么持身?】(〈南伽他:萧平实《我的菩提路》第七辑序文中的27个错误〉,琅琊阁。)琅琊阁始终不能开悟的原因,就是有这种邪见。平实导师明明告诉他,第八识无分别,偏偏他说第八识有分别,而且是分别六尘之中的五尘;如此邪见再怎么悟都是意识境界,当然无法开悟,因为开悟是找第八识,而琅琊阁说找到如来藏不是开悟,那么他到底要悟个什么?琅琊阁说要悟“真如”,真如是如来藏所显的真实与如如,并不是真如能了别五尘。如果说第八识不是真如,则第八识、真如、意识都能了别五尘,三个觉知心要怎样生活在人间?也许琅琊阁会说三头六臂就有三个觉知心,两个头的连体婴就很难搞了,一个人有三个觉知心更麻烦。

如果说第八识要有了别五尘才能持身,则意识更能了别五尘,岂非意识更能持身?一旦有两个持身识,我看要死也死不了。人若是死不了,问题是非常头大的,而琅琊阁不知道。平实导师说“五根、六尘、七识都是‘空性如来藏中的一部分’”,并没有错,因为都从如来藏出生,不能离开如来藏而有,所以说是“空性如来藏中的一部分”。

琅琊阁说:【萧居士一贯的说法就是“第八识才是如来藏”。】(〈南伽他:萧平实《我的菩提路》第七辑序文中的27个错误〉,琅琊阁。)第八识有许多名称,如来藏是其中之一;如果第八识不是如来藏,那么如来藏是第几识?佛教唯有八识心王,就算成佛称为第九识,其实是第八识的圆满清净,方便区别而称为第九识,本质上仍然是第八识。琅琊阁认为有超越第八识的,那都是邪见。佛法中的名相有其实质内涵,如般若经系的经典中有时指称第八识为真如,内相分即是 佛于阿含诸经中说的内六入;琅琊阁读不懂《阿含经》,才会说没有内相分。

琅琊阁说:【般若经中从来都没有将第八识指称为真如,乃至数百卷大般若经中没有一句提到‘第八识’这个词,萧居士此言完全是自己胡编乱造,发明佛法。】(〈南伽他:萧平实《我的菩提路》第七辑序文中的27个错误〉,琅琊阁。)这种说法就是完全不懂佛法的内涵。《大般若经》中没有一句提到“第八识”这个名词,《金刚经》《心经》也没有写出“第八识”,但是不可以说没有一句提到第八识。是琅琊阁读不懂经文,不是经文没有提到第八识;没有第八识就没有佛法可说,而琅琊阁不知道,可见无知就会乱诽谤。今天讲到这里。

祝福诸位平安吉祥!

阿弥陀佛!


浏览量 123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