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36集

琅琊阁的网军化(上)

由 正伟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萤幕〔屏幕〕前的菩萨们:阿弥陀佛!

先问候大家:色身康泰否?少病少恼否?游步轻利否?众生易度否?各位现在所收看的节目,是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

也就是对于原先在正觉讲堂修学,后来因为各种原因退转离开正觉的几位同修,最初他们延续着在正觉担任义工工作群时候的合作方式,共同使用以“琅琊阁”的名称作为网路〔网络〕上的发文名,在各种公共网站平台,蓄意隐藏真实姓名身分,使用不实身分的化名帐号,以规避世间法律上的责任,使用虚假的身分发表各种诽谤正觉讲堂不实的文章。并且还公开的在网路〔网络〕上得意地互相分享“如何操作以隐藏相关IP数据,避免司法机关的追查”;例如采用跨国跳动式IP以发表文章与留言,并且巧妙地利用两岸司法难以互助的现状,在两岸成立内容农场网站(content farm),目的是让两岸相关的主管单位难以追查且疲于溯源。由于现实世界中,这一类以跨国网路〔网络〕假消息及诈骗案件目前如天量般出现,所以主管单位通常难以追求处理。实际的情况是:若想改善的受害者,得自行花费巨量的人力与费用,以进行反制。然而那些工作,并不是正觉讲堂的弘法内容与目标,正觉也无意将同修菩萨们宝贵的人力资源投入于彼。

也就是这些共同署名为“琅琊阁”的琅群及其追随者,以计划性预谋犯罪手法,逃避自己所发表文章应负起的法律责任;以此为大前提,然后以幻想的手法,写小说式编造情节的方式,制造出各种不实资讯〔信息〕。再以不具名的“访客”身分,自问自答的线上留言,大流量地制造出一唱一和的假象,企图以现代网路行销〔网络营销〕公司的这个操作手法,也就是“谎言听一百次就会让人动摇,听一千次就会信以为真,假讯息丢到网上震荡个几百万次就会成为真讯息”。所以琅群持续性的在网路〔网络〕上,制造诬蔑正觉教团的流量,实质上是以网军的手法操作,以破坏正法弘法利生事业为最终的目的。

这一类情形,在现今的网际网路〔互联网〕上,通常是在热门的政治或社会议题的讨论度方面,诸如此类的操作,在世界各国每一天、每个地方的各种发言平台,早已成为日日性的常态,只要打开手机就是司空见惯的事。而现代的人们,也已经不知不觉地习惯于每天生活在这种环境氛围之中,如同鱼生活在水中,无时无刻不离开水,却不察觉到有水的存在。例如在台湾地区为例,占网路〔网络〕社群流量最大宗者,例如PTT或者是FB的主管机关与公司,早在多年前已经宣布了,他们的网站内存在着太多不正常的操作、遭受外力有意向的侵入。但是现代网站经营的无上王道,就是“流量至上”,所以除非会引起主管机关干涉或同业抵制,否则平台网站通常不会主动、也没有能力去清查那一些每秒钟天量往来的讯息。

本会也曾经去文向这些公共平台澄清其中的事实,少数的平台网站愿意配合真实世界中的事实,善意地、同步地删去不实编造的文章,令本会感佩其无偿维护社会正义的道德勇气;但是也有很多的网路〔网络〕平台,以现况答覆“因事务繁忙、站内讯息天量,故不克一一配合”的理由,继续维持带来的流量,或者从旁获取或解析其中的大数据,以转作商业用途之用;这就是现行网路〔网络〕各大平台的实况,毕竟现在的网路〔网络〕,就是以“流量至上”、“网红就是王道”为最高的指导原则。这一类不负责任地传播不实讯息的情况,是现在网路〔网络〕上分分秒秒所发生的常态;甚至可以说是当代网际网路〔互联网〕平台,理所当然很大一部分的组成。所以,改善、反制之道,诸如大型财团们,也不得不编列巨量的广告公关费用用于“网路〔网络〕维护”;甚至不断地发动天价的法律诉讼,作为每年、每月、每周、每日常态性的支出,乃至于得在多个国家都成立专属的法务维权机构,花费惊人的预算来维护网路〔网络〕上的声量与权利;但即使如此,尚且难以全态性的管理与追踪。

正觉讲堂的菩萨们一向只用心繁忙于修行与弘法事务,所有的工作人员,从上到下都是无给职的义工职,并没有任何领有薪资的专职人员;讲堂极有限的资源,不适合、也不可能使用于应付此类蓄意的网路〔网络〕犯罪行为。加上在台湾的法律上的“言论自由”与“合理评论”的灰色地带保护伞下,所以正觉讲堂不愿投入资源,也无暇去对这些匿名者在网路〔网络〕虚拟世界中的挑衅,多作法律上的追究。

我们更深一层的来看看,类似这一种“制造舆论、带风向”的情况,在现在的网际网路〔互联网〕中,只要连上网路〔网络〕就是遍处可见,到处都看得到,而且早已经进入商业化操作,甚至是竞争的模式了。在两岸坊间,有着各种的“网路〔网络〕公关行销〔营销〕公司”,或者被戏称为“舆论军火商”的这样新兴产业公司,他们以专案接案的方式,承包着各种客户所要求的案件;例如,带动、主导网路〔网络〕上特定议题的声量讨论度,以完成委托客户所定下既定的目标,于此获利。也就是一般人所谓的“网军公司”,以合法注册公司的身分游走于网路〔网络〕,在法律与道德的边际赢取利益;这是现在很常见的一种营利方式,已经行之多年,实在不能算是什么新创产业了。在进入佛法的讨论内容之前,若是观众对于此类现况现象没有太多的认知,可以上网搜寻“网路行销〔网络营销〕”、“假讯息”等等关键字,就可以大致的了解概况。

接下来,我们将参考使用报导的内容,来看看这几年网路〔网络〕上,看似网友们讨论的话题声量与风向,但它的背后可能的组成是什么。接下来的内容,主要取材自两篇网路〔网络〕上的报导性文章,出处连结如画面。专心于修行解脱的正觉学佛人,可能是对于网路〔网络〕世界变动最迟钝的一群人,因为我们根本对那些东西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所以我们可能会认为,在网站上讨论的议题,它的背后是一群真实的网友彼此在发言讨论,但实际上的答案则是“不一定”!越是看似网站上热门讨论的议题,背后就越有可能只是少数人依着定好的目标在努力,也就是一般人所谓的“网军”;所谓网路〔网络〕世界中的网军,现在早已进化成为接案以完成任务的行销〔营销〕公司。很早很早以前用人工写手的方式,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在各个平台,例如FB或者是PTT上面写文章、作答覆,以带动风向和制造舆论,但现在这个方式,早已在几年前便已经进化了。

我们来看看这一类行销〔营销〕公司的能力:【一家拥有4,000名写手的网路行销〔网络营销〕公司总经理阿红(化名),为《报导者》描绘了这群新型态舆论军火商的雏形:“在人人都做舆论的时代里,像卡神(杨蕙如)这样利用写手带风向的做法,还不足以对社会产生巨大影响,那些能整合自动软体〔软件〕、写手和行销〔营销〕技术的人,才是网路〔网络〕世界的宰制者,”……32岁的彭先生在行销〔营销〕界是极度争议的人。他从国中二年级就写出发送垃圾信件的软体〔软件〕;再往后的10年,他更专注研发行销〔营销〕系统,倚仗着自行开发的“自动贴留言板套件”,将大量广告文案用在壮阳药的买卖上。“你知道手淫过度会造成阳痿早泄吗?”他将欠缺医学根据的说法大量置入A片网站,让自己贩卖壮阳药的生意风生水起。有了这样行销〔营销〕逻辑的验证,他的下一步,则是创造大量假帐号来刺激特定商品买气。鼎盛时期,他曾操作3,000个假帐号做口碑行销〔营销〕,还一度替母校灌了超过台湾人口的4,000万票,协助校友获得2011年歌唱节目的冠军。】(〈写手带风向不稀奇:AI产文、侵入私人LINE群,舆论军火商已全面升级〉,《报导者》。)

不知道各位观众有没有注意到,以前很流行的网上投票制度,例如为特定的歌手投下自己的支持,为什么这几年越来越少见了?哦!这样子,各位观众是不是联想到了呢?现行网路〔网络〕上的公众投票,背后可能不是一位一位网友投下心目中的一票,而是AI网路〔网络〕机器人依设定好的目标自动制造出来的投票假象;所以现在影响力越大的事情,就越罕见开放网路〔网络〕投票。所以聪明的大众们,干脆改采真实世界的投票法;例如湖南某电视台的大型歌唱节目,许多有心的观众干脆自发性的去买下媒体制作公司的股票,并且宣称如果结果不如他们的预期,第二天就会放空手上该公司的股票,看看这家公司受不受得住。最后的比赛结果,似乎也如观众事先的期盼,大众支持的歌手得到了第一名,传播公司的股票暴涨,形成了观众、歌手、电视台、传播公司四赢的皆大欢喜局面。也就是说,现行网路〔网络〕世界的投票,是可以被操纵、被改造、被造假的,所以各方都不再信任了,反而是真实世界的股票买卖才反应了现实与实力。

前面我们说到网路行销〔网络营销〕公司要赚取利润,操控议题的手段之一,是设立“内容农场”。什么是内容农场(content farm)?它的收益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内容农场是指为了创造流量、赚取网路〔网络〕广告分润建立的网站,它们多以各种合法、非法手段大量生产文章,原创性少,内容的真实性难以确认。由于内容农场并不主动管理内容,许多文章是由侵权盗用、抄写、改写而来,常掺杂浮滥内容与不实讯息,形成漏洞。……

收益部分,根据英国非营利组织《全球虚假讯息指数》(Global Disinformation Index,简称GDI),日前发布的报告〈2.5亿美元的问题:虚假讯息如何玩弄广告技术〉……显示,全球约莫2万个内含不实讯息的网站,每年广告收入高达2.35亿美元(约新台币72亿元)。……

“为了冲高流量,这些内容农场的做法不外乎使用耸动的标题吸引点阅,或针对热门搜寻关键字用人工快速抄写、复制或改写文章,用大量内容去欺骗搜寻引擎,使他们的网站能够优先出现在搜寻结果的前段,进而提高点阅率等,”……

“2013年,我花了300多万元,跟6个工程师花了一年的时间去研究对岸的站群系统,截取大陆的know-how,开发出一套‘内容农场自动采集系统’。这个软体〔软件〕内含大量已建置好的内容农场,透过插件自动抓取别人的文章,还可以透过翻译,由AI自动合成、产出文章,”……

言语一时之间难以领悟,彭先生拿出手机,连上伺服器〔服务器〕向我们展示。画面里,红色绿色数字交错跳动,时间以秒计算,每一个动作都系统自动完成,在AI的勤奋下,软体〔软件〕开始抓取中国网站和内容农场上的文章,透过复制、翻译、再制成新的文章。每一天系统就可产出上千篇文章,并自动分发至旗下上百个内容农场里张贴,俨然一座自动化的文字工厂,其效率是人工写手的数百倍。

建立舆论生产线外,这套系统还提供另一项服务,就是让客户的网站或内容农场“优先呈现在读者眼前”。 ……

这样的操作,本是对应广告分润的商业逻辑,却在彭先生的构想下,成为散布舆论最好的武器。对此,他讲得直白:“我开发这个,就是为了操作舆论。有了内容农场的产制,再配合假帐号大量在Facebook上张贴内容农场的连结,这就可以很快地创造流量和宣传效果,比人快多了。”】(〈写手带风向不稀奇:AI产文、侵入私人LINE群,舆论军火商已全面升级〉,《报导者》。)

好,今天时间关系,我们就先为各位介绍到这一边。

各位下一次再见!


浏览量 211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