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72集

辞退正觉之道

由 正墩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由佛教正觉同修会为各位准备的弘法视频节目:“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系列佛法讲座。

针对琅琊阁同流者,化名南伽他,在网路〔网络〕发表一篇所谓回复反驳有关“平实导师答张晋荣辞职信”的文章,内容涉及同修会前亲教师张晋荣老师对于法义的误解,因而决定辞职且退出同修会。然而张晋荣老师的作法,却是打算在课堂上先行告知他所授课班级的正觉的学员,而此事却未先与 平实导师有任何的请示,更遑论已获允许;乃至当班的助教老师、义工等人,所有人亦毫无知悉。当日助教老师等人于课前获悉张晋荣老师打算后,认为此举这样不合体制并加以劝阻,张晋荣老师此举因此而未能遂行,事后才以信件向 平实导师请辞并提出质疑。在寄呈 平实导师信中方始提出对法义及事相的质疑,平实导师信件内容其实都有回应,且将原文公开在《电子报》上。但却有琅琊阁同流者对于正当企图想要全面毁灭正觉同修会的同时,竟有正觉同修会的亲教师接受他们的错误的知见,因而见猎心喜,想要借题发挥一番。

这位琅琊阁同流者在网路〔网络〕发表的这篇文章内容,涉及作者以极为偏颇的观点臆测之非事实的事相,由于张晋荣老师事后并没有在网路〔网络〕上出面具名为文附和该篇文章所说,为尊重张晋荣老师经过此事件风波的心境及感受,及同修会当时针对琅琊阁主要的法义质疑正式公开回应的部分正在进行当中,还有许多重要的内容并未来得及让当时已无法安忍的张晋荣老师能得闻因此受益,考量张晋荣老师当时的情况,或许并未对法义及事相的真相有较完整及周延的理解,只是一时冲动之举,期待日后有回转之日,因此便不多作回应。

张晋荣老师与琅琊阁退转者毕竟有所不同,许多宣称在正觉修学的琅琊阁及其写手,从出自于他们所写的文章来看,丝毫不见像是曾受学于 平实导师为人弟子的样子,充满了敌意的语气及泄愤式的谩骂言词,像似将 平实导师视作寇雠。平心而论,连一般的正常人都可能远远不如,更不用说是学佛之人。若从体谅其中是否有人因为有任何特殊个别因缘,导致心有不平的角度来看,即使其中果真有人曾遭受过任何的误解冤屈,也不该当作合理化这样有失基本人性的行为;何况所提出多数是不实指控与臆测,进而所提出的法义的质难,也皆是将非法错认为法。倘若在法义上或事相上真有误会或者不解而难以释怀之处,为人弟子者面对有恩于己的师长,是否应先放下身段,向自己的师长恭敬请示寻求解惑释疑,而非以尖酸刻薄的语气、谩骂的方式来质问挑剔自己的师长,更非恶意破坏共同建立的价值与和合的默契。

基于张晋荣老师并非琅琊阁之流,因此对于所作及未来的可能性,仍有衷心的期许。当在他作出辞去亲教师职务之前,于情于理上,第一时间要作的事情,应主动向法主恩师 平实导师禀明自己所遭遇的问题及疑惑;乃至因自身暂时无法决疑而心得决定,可先请求法主允许其暂停或者辞职亲教师,而非自作主张,在法主以及同修会的任何干部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向学员片面宣布自己的决定——“请辞亲教师一职”。可曾想过,贸然作了此事所代表的意涵,恐非自己原本设定单纯的想法。这其中包括更严重的影响,因为张晋荣老师想要作的是,当自己因为某种原因致使发生自己对过去所证、至今所学有疑时,却未先向法主请益自身于法义上的疑惑,或者法义上相关的事相的疑问之前,便将这一些尚未得到证实的事情径自向学员告知他自己的想法——所谓“对于研究琅琊阁议题的结果”。并且这个内容的正确与否,只建立在自认已经心证的看法,便已认定 平实导师所说法不正确、所悟非真,所以还要因此向学员“公开忏悔”。

可想而知,张晋荣老师当时想要作的事,当然包括在正觉的讲堂之中,面对着正觉的学员,以正觉亲教师的身分公开否定正觉及正觉法主所说的法义。试想这样的场景,会有多严重的后果跟影响?而张晋荣老师这样的想法与作法,着实有失一位弟子恭敬侍奉恩师应有的行谊的厚道;不但在修行的佛法团体中不应当出现如此违背情理之事,即便在世间法上也是有失分寸。我们要说的是尊师重道,即便是在世间法也应当有这样普世价值。更何况所有亲教师能在课堂上说法、接引学员在佛法上学习,建立三乘菩提的正知见、锻炼动中定力的功夫,乃是建立在法主 平实导师的实证智慧的传授教导;而为师父分忧解劳,是 平实导师为较缘熟、缘深、适合的弟子借由说法方式,以增上弟子自身的所学所证,并且由此为法主代为摄受众生的过程,同时也为正法贡献而广大福德作为菩萨道的资粮。但这个亲教师说法的职务,非因自身有任何多么殊胜的智慧及威德所建立;课堂上所摄受的学员,也不当以自己独有的法眷属来看待。

在同样这个佛法修行的团体之中,本应见和敬为最上,由此方能扩及其他一切的和敬。也就是所有同在一起共修的亲教师、义工干部、学员,是基于对于佛法的认识,与修行的方法、目标有共同的信念;所以所有亲教师所说的法义,并不会、也不应有所违背 平实导师所教导。但如果已经铁了心一定要来离开这个原本共修的地方,在心中早已不认定这个团体价值认同上,也就是实质上连学员的身分都算不上了,怎么自己还觉得可以以亲教师的身分,在法座上向学员大众宣布、述说任何违背于法主所说的法义,甚至批评自己的恩师,而所凭借的却仅仅是以自我的认知?

在决定已经要退出同修会后,才向 平实导师提出所谓的“自己对于研究琅琊阁议题的结果”,本来就已经是连亡羊补牢都算不上了。其实信中向自己恩师法主所说的,也不外乎就是怀疑 平实导师的证量为最重要且最主要的议题。所以对于 平实导师先前于第三次法难后,针对退转者对于是否大乘真见道在初地、入地是否要满足四禅的证量有所质疑,已在公开发行的《灯影》、甚至在后来的《涅槃》等书中作了详细的解说;但是张晋荣老师显然先前长达近二十年的时间,在知见的理解上并没有真正的接受,导致在好奇心驱使下去看了琅琊阁相关的说法之后,不但不能对在正觉同修会原本已经尘埃落定的法义判定,可以透过此次因缘再次确认邪说不符经教的所在,反倒受其影响。

如张晋荣在信中说:【虽于《灯影》书中说明“戒慧直往”“戒定直往”两种入地菩萨情况,但弟子经过与多部经论比对后,事实并非如此。】〔〈南伽他师兄: 全文回复反驳平实导师答张晋荣辞职信之谬论(2021年2月2日)〉,琅琊阁。〕张晋荣老师的意思其实是说,他根本不认为有所谓的“戒慧直往”的入地菩萨,原因是他认定的入地的菩萨只有一种状况,那就是一定要已证四禅才能够入初地。然而,张晋荣此举是非常危险,就是自己认为入地的条件跟证量,是可以透过比对多部经论就可以得到答案,而不是透过实证的现观智慧再来寻求经论的印证,并且让已证得的智慧及深入观行得到增上。

况且主张这样说法的人,本身并没有任何禅定的实证;莫说四禅,连初禅都没有看到有任何证据可以支持;且多数人乐于钻研文字,对于动中定力完全没有善法欲。这些主张见道即是初地的人,为了合理化自己想象所建构出来的见道理论,却只好也否定了相见道的修行,也就是否定三贤位自第七住位到初地的修行过程。但这有许多很实际而且无法忽略的关于解脱道断烦恼的修行内容,也有佛菩提智慧要在真见道后继续深化、增广的般若别相智的智慧修证,也就是安立谛九品心以及非安立谛三品心的修证内容。另一点,这些主张见道即是初地者所主张的任何大乘见道的说法,却是否定真如心、否定如来藏、否定第八识、否定大乘佛法的外道见,是追随六识论印顺思想的人。那这样直接否定一切佛菩萨、禅宗祖师所证的涅槃妙心,否定大乘见道的根本第八识心体,却高谈阔论大乘见道,岂不极大的讽刺?

这样对缺乏佛法实证,接受否定大乘法的外道思想者,也是连密宗的邪见都不敢批评的人。琅琊阁及同流者的这类人,以片片断断地对实证佛法者的批评,对于经教的内容缺乏提出完整的理论,且经常互相矛盾、说法不一的情形,若是听从所说,岂不是有很大的风险?假设真有大菩萨证量高于 导师,导师岂会漠视、岂不会奉为其师长来奉事而请其领导、教授大众呢?过去发生过 导师原本连见面都未曾过,只听从弟子的频频推荐有人证量高于 导师,导师当时只秉持着不至于有人甘冒大妄语恶行自高证量,所以未加查证而信以为真。由此可见 导师乃真菩萨性,求法若渴,毫无慢心。反观这些反对 导师者,皆是曾在 导师指导下获得法益者,若真是大菩萨而证量高于 平实导师者,就应于早先时未进正觉之前,即能对于世间一切佛门内外的邪见已有智慧简择乃至有力破斥;然而此世若非 平实导师出世弘法,一切众生恐皆堕在各种邪见深渊之中,不得出离,乃至不知出离、不曾想出离。

若是佛门中的真好手,应如 平实导师能自参自悟,而无须借一丝一毫 导师所开示、引导的种种智慧善巧,便能够自行冲破无明;但显然无人如此,且相去甚远。若有人有心为众,最起码的作法,是否正式的具名写书著论,慎重完整地论述一番道理,使之能流通四方、后世,方能真正利益众生;并且这也是对 佛陀、对法的尊重。但所选择的方式却是躲藏于网路〔网络〕的匿名世界,加上这些人在字里行间所呈现的口行、心行,实在难以理解,也难以认同所为何来。若思惟所作之因果,这些人连实义的自利都不在乎了吗?

关于张晋荣老师所关心的 平实导师往世身分一事,当然每个人有不同的想法,但这对于自身于此世修学佛法而言,一点都不重要;因为过去菩萨的光芒,并不能让今世的你有任何帮助,能帮助你的是此世的真善知识。真善知识是以此世所说法内容,能帮助自己修证的能力来让自己作抉择的评量。与其为善知识是否为过去世的何人、不是何人一事而始终不能决疑,倒不如放下对此事的纠结,只专注在所学、所证上,令自己更能心得决定。试问:若师父过去世的身分,不是传说中所说的何人,难道此世所学、所证就一夕变成毫无作用了吗?或者成为灰烬了吗?难道今世所学是为了师父过往的身分吗?或者,如果此世修行,若最终有达到某种成就或者没有成就,是因为师父过去世的身分的差异所造成的吗?

至于有关张晋荣老师引用经论,想借此支持对 导师身分的质疑,若仍有自知对于 平实导师所证望其项背,是否先省心,莫要执意即刻要追根究柢。何以故?一是许多法义,于过去 导师其实曾有说明,显然张晋荣老师自己未能皆不忘,或者未能成为通慧,或者遗漏相关法义文章未去阅读。其二是若其中有自身尚未实证、无法现观之处,也许是缘尚未熟,或许需时间及资粮再酝酿,何须急于一时?三者许多 导师或未说过或已说过,然仍有不能令某些人信服者,稍后 导师或会再开示,陆续也有亲教师正式公开发表破除不正说法,可以从中获利;可学、可修之法甚多,可断烦恼亦甚多,然大海中浮木孔却甚少,不能安忍于一时,也着实令人深觉得惋惜。

由于时间的关系,这一集的解说到此。

阿弥陀佛!


浏览量 130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