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第79集

第八阿赖耶识不属虚妄的依他起

由 正源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收看“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重蹈灯下黑之琅琊阁”系列视频弘法节目,我们继续评破琅琊阁张志成先生2020年4月7日贴文之错谬。

上一集我们论述到第八个子题“三自性的密意”,提到《摄大乘论本》卷2 无著菩萨有举“闇中绳显现似蛇”的譬喻;透过对譬喻中依他起的绳,以及遍计所执的蛇,不论能取的六识或所取的六尘,都要一一就其名、义、自性、差别,从名相、从实义、从名的自性和义的自性,以及从名和义间的差别,名的自性和义的自性间的差别等,由粗到细去作六个品类的寻思;经过寻思后发觉:不管遍计所执的大蛇,或是依他起的草绳,都只是意识施设的名言文句,或都只是眼识乃至意识所了知的内相分色尘和法尘,都是虚妄而无实义。也就是透过这六种品类的寻思之后,觉察遍计所执的蛇固然假有,但是因缘和合依他起的绳又何尝真实呢?然而再仔细寻思:【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中论》卷1)不管能取的六识觉知心,或者所取的蛇或绳等六尘,都不是六识及六尘自己出生,也不是从其他的六识或六尘所出生,或者由其他六识和六尘所共同出生的,更不是无因生。这时又再寻思:物不能生心,物不能生有情,否则随便一样东西就会突然冒出眼识乃至意识而出生一个有情;反之,唯有心才能生心。综合这些合乎理则的寻思之后,结论就只有一个:就是能取的六识觉知心以及所取六尘,背后必定有一个能出生及显现六识和六尘的常恒不灭心体,祂含藏着六识和六尘乃至过去记忆的种子,并且具有能圆满成就六识、六尘等一切染净法的真实不坏体性;而能具有这圆满成就诸法实性,也就是“遍、常、实”体性的心体。通过对五位百法一一审查之后,就只有众生各自第八识如来藏阿赖耶识心体,具有这圆成实性。

同样的道理,《摄大乘论本》卷2中另一段,以“金土藏为喻显示”的这三自性的论文中说:【譬如世间金土藏中三法可得:一、地界,二、土,三、金。于地界中土非实有而现可得,金是实有而不可得;火烧炼时,土相不现,金相显现。又此地界,土显现时虚妄显现,金显现时真实显现,是故地界是彼二分。】这段论文也不能够仅就表面文字去理解它,否则就会变成与佛法无关;想要借以契入大乘佛法的密意,更是缘木求鱼。所以,无著菩萨这段譬喻正确的解读,就应该是:依他起诸法就好比地界,众生如果没有正知正见,误计这依因借缘生起的生灭法为真实法而执著不舍,就是遍计所执自性;这时地界就如同泥土一般,毫无意义、毫无价值。反之,亲近善知识修学大乘菩提,闻熏并接受正法正教之火的烧炼,有了三乘菩提的正知正见,就能看清楚依他起诸法生灭的本质,乃至进一步能够寻思觉察依他起背后具有圆满成就诸法实性的圆成实性,由这圆成实性的法体,才能出生依他起性诸法,乃至遍计所执性的法。这时这位修学大乘菩提的学人,看待一切依他起性法时,理事分明,表面上是地界,实际理地看到的却是黄澄澄的金子。

探讨到这里,就明白 无著菩萨《摄大乘论》为什么要说“唯识性是入所知相体”。因为通过名、义、自性、差别的六种寻思之后,已觉察确认所知相三自性中,遍计所执性和依他起性的法,都是生灭虚妄的假法;这时必定得建立有一“遍、常、实”的圆成实性的心体,否则遍计所执性和依他起性的法就变成无因而生,生而后灭,也就变成为断灭了。因此,前面所引《摄大乘论本》卷2这段论文,无著菩萨最后结论说:【如是,于彼似文似义六相意言,伏除非实六相义时,唯识性觉,犹如蛇觉亦当除遣,由圆成实自性觉故。】就是依止唯识显现依他起的绳觉,来灭除非实有只是遍计妄执所显现的蛇觉;再依显现绳觉的色尘等法,也是由第八阿赖耶识如来藏所具有圆成实自性所出生、显现,以此除遣依他起的绳觉,就是依止圆成实觉而遣除依他起的迷乱之觉。

这句“由圆成实自性觉故”,也正是世亲菩萨《唯识三十论颂》中“现前立少物,谓是唯识性”的道理所在。这说明了,没有“遍、常、实”的“圆成实”,就没有依他起性乃至遍计所执性显现;同一个道理,当依他起性或遍计所执性出现时,不论有漏还是无漏,就必定有圆成实性存在;因为依他起或遍计执的有漏、无漏,都不影响于第八阿赖耶识、异熟识心体始终清净无漏的圆成实性。所以,不能像张志成先生那样,仅凭虚妄想象而任意切割界定圆成实性;甚至说:【凡夫的第八识:依他起自性的虚妄分别识,是杂染与清凈二分混合,但是以有漏种子为主体而作用,显现出虚妄遍计所执自性,称为阿赖耶识。】(〈《玄奘文化千年路》辨正(一):阿赖耶识不是“真心”,是虚妄分别心〉,琅琊阁。)如果这样,那么循着他的理路进一步寻思之后,无可避免地必定会堕入断灭空;也无可避免地,又回头再执取误认“清净无为”的离念灵知意识生灭境界为真实的圆成实。这也正是我们在这个子题论述的结论:三自性的密意就是“依圆满成就真实的圆成实性,四寻思才不致堕入断灭空”。

其实张先生对阿赖耶识诸多严重谬解,都出自一个先入为主的错误观念,就是他在2020年3月15日那篇贴文中的妄评:【正觉同修会把阿赖耶识形容为“心体恒常不变,种子不断变异”的“有为无为结合体”,是一种自创的法义体系,经论中前所未见。】(〈正觉同修会的名相错解:从《百法明门论》看阿赖耶识与真如的区别〉,琅琊阁。)在这个错误的认知下,恣意将经论断章取义乃至断句取义,作扭曲的解读。就以2020年4月7日这篇贴文为例,他在注5举出《摄大乘论本》卷2论文:【此中何者依他起相?谓阿赖耶识为种子,虚妄分别所摄诸识。此复云何?谓身,身者,受者识,彼所受识,彼能受识,世识,数识,处识,言说识,自他差别识,善趣恶趣死生识。此中若身,身者,受者识,彼所受识,彼能受识,世识,数识,处识,言说识,此由名言熏习种子。若自他差别识,此由我见熏习种子。若善趣恶趣死生识,此由有支熏习种子。由此诸识,一切界趣杂染所摄依他起相虚妄分别皆得显现。如此诸识,皆是虚妄分别所摄,唯识为性,是无所有非真实义显现所依;如是名为依他起相。】想用这段论文来支持他【相对于“真心”,因地有漏的八识心可以称为“妄心”,唯识经论中称为“虚妄分别心”】的主张;甚至只以其中:【此中何者依他起相?谓阿赖耶识为种子,虚妄分别所摄诸识。】这最前面一小段,作为他贴文的第三大项【阿赖耶识是因地的第八识,是有漏的妄心;无垢识是果地的第八识,才是无漏的真心】(〈《玄奘文化千年路》辨正(一):阿赖耶识不是“真心”,是虚妄分别心〉,琅琊阁。)立论的依据,就是借此把阿赖耶识归类为“依他起性的虚妄分别所摄诸识”;但是 无著菩萨这段论文的意旨,明明是跟他所说相反的。

这也是我们所要论述的第九个子题:“第八阿赖耶识是依他起法的生起因,不属于依他起法。”《摄大乘论》卷2这整段论文,无著菩萨以自问自答方式来宣说法义,就已经很清楚列举出这依他起相的“虚妄分别所摄诸识”,指的就是:“身,身者,受者识,彼所受识,彼能受识,世识,数识,处识,言说识,自他差别识,善趣恶趣死生识。”而第八阿赖耶识是种子识,所以“阿赖耶识为种子,虚妄分别所摄诸识”,这意思就是说,这些虚妄分别所摄诸识,都是以阿赖耶识所含藏,或者我见熏习种子、或者名言熏习种子,或者有支熏习种子为因,遇到对应的缘而出生的。而论文最后一段总结说:【如此诸识,皆是虚妄分别所摄,唯识为性,是无所有非真实义显现所依;如是名为依他起相。】就是再次强调,依他起相指的是由第八阿赖耶识所含藏各类种子出生的虚妄分别所摄诸识。论文中并未说阿赖耶识也是依他起相,逻辑上更无法推论出“出生虚妄分别所摄诸识的阿赖耶识,也是虚妄分别识”的结论。就如同一对母女,由母亲出生女儿,她们彼此间的母女关系是固定的,不能把母亲说成女儿,也不能把女儿说成母亲。

张志成先生竟然就以这段论文,作为他主张:【相对于“真心”,因地有漏的八识心可以称为“妄心”,唯识经论中称为“虚妄分别心”】的依据。把出生虚妄分别所摄诸识的第八阿赖耶识,跟所生诸识统统称为虚妄分别心,简称妄心;甚至说:【凡夫的第八识——阿赖耶识,是以有漏种子为主体在运作,出生有漏的八识心,包括阿赖耶识自己。】这样严重违背 龙树菩萨开示“诸法不自生”的中论正义。像他这样,将一整段义理贯通的论文文句,视无所见;只断章取义、断句取义截取一小部分,可却又连所截取的这短短一小段文意很明白的论文,也误会至此,不禁令人慨叹万分。而他在贴文中又说“《摄大乘论》以依他起性的第八识为一切法之所依”,当然也是错解论文意旨,因为 无著菩萨在论中已经说得很清楚,第八识是依他起相虚妄分别诸识的生起因,并未说第八识属于依他起性;何况第八识本身如果也是依他起性,就必须依他法才能生起,佛法中就应该再度提出第九识的主张来说明,而第八识又如何能是“一切法之所依”呢?张先生如是错谬又虚妄说法,难辞其严重诽谤 无著菩萨的过失啊!

从张志成先生的贴文,也可以看到许多自相矛盾之处。譬如他说:【第八识是染凈一切法之根本所依,含藏有漏种子与无漏种子。有漏种子出生有漏法,无漏种子出生无漏法,毫不杂乱。】又说:【凡夫至八地前的第八识,基本上是以有漏种子为主体在运作,无漏种子只是属于附属的地位,所以这个阶段的第八识称为阿赖耶识。成佛时,一切有漏种子断除,第八识只含藏纯净的无漏种子,此时称为“无垢识”。】(〈《玄奘文化千年路》辨正(一):阿赖耶识不是“真心”,是虚妄分别心〉,琅琊阁。)这两段文字的意思应该是,第八识含藏一切杂染的有漏种子和清净的无漏种子,凡夫到八地前的第八识主要是杂染的有漏种子在运作,这阶段就称为阿赖耶识;到了成佛时,一切有漏种子都断除了,第八识只含藏纯净的无漏种子,这时就改称为无垢识。由他这个意思,我们可以归纳两点:一、从凡夫到成佛,都是同一个第八识心体,只是含藏的种子有染净的差异,导致八地前称为阿赖耶识,成佛时称为无垢识。二、从凡夫位的阿赖耶识开始,通过修行,逐一断除第八识所含藏的杂染种子;到成佛时究竟清净,只留下无漏种子,就改称为无垢识。但是这样的结论,我们不禁要问张先生:这跟您所批评【正觉同修会把阿赖耶识形容为“心体恒常不变,种子不断变异”的“有为无为结合体”】又有何不同呢?如果其实是相同的,那你又为何妄加批评呢?

这一集论述完第九个子题:“第八阿赖耶识是依他起法的生起因,不属于依他起法。”我们下一集再继续辨正张志成先生贴文的其他错谬。

阿弥陀佛!


浏览量 154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相似佛法(二)》

上一集下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