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乘菩提之法华经讲义

第88集

唯一佛乘

由 正祺老师开示




上一集下一集

视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音频下载链接(点击右键“另存为”)


文字内容

各位菩萨:阿弥陀佛!

欢迎您继续收看“三乘菩提之法华经讲义”单元。今天这个单元要来说明 佛以一个譬喻来解释“唯一佛乘”的道理。

在《法华经》中 佛告诉舍利弗说:【我先不言“诸佛世尊以种种因缘、譬喻言辞方便说法,皆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是诸所说,皆为化菩萨故。然舍利弗!今当复以譬喻更明此义,诸有智者以譬喻得解。舍利弗!若国邑聚落有大长者,其年衰迈;财富无量,多有田宅及诸僮仆。其家广大,唯有一门;多诸人众,一百、二百乃至五百人止住其中。堂阁朽故,墙壁隤落,柱根腐败,梁栋倾危;周匝俱时歘然火起,焚烧舍宅;长者诸子若十、二十或至三十,在此宅中。长者见是大火从四面起,即大惊怖而作是念:“我虽能于此所烧之门安隐得出,而诸子等于火宅内乐著嬉戏,不觉不知、不惊不怖火来逼身苦痛切己,心不厌患,无求出意。”】(《妙法莲华经》卷2)

经中 佛陀告诉舍利弗说:“我先前不是已经讲过‘诸佛世尊是以种种因缘和譬喻,以及言辞的方便来演说佛菩提道’的吗?我先前不是讲过说‘我所说的这一些法,全部都是无上正等正觉’吗?而我所说的种种法,都是为了度化菩萨的缘故。然而舍利弗!如今应当进一步以譬喻让大家更深入明白这里面的道理,一切有智慧的人都可以借着譬喻而能理解我所说的道理。舍利弗啊!有一个国家城市中,或是一个大聚落之中,假使住着一位非常富有的长者,他的年纪已经老大,色身衰老朽迈了;但是他的财富无量,拥有非常多的田地以及住宅,并且宅院中还有非常多的僮仆。他的家宅很广大,但是只有一个门可以出入;这个宅院里面有非常多的眷属和佣人,总共有一、二百人乃至最多有五百人住于这个大宅院中。但因为这个大宅院已经兴建很久,厅堂楼阁已经腐朽,墙壁也有一些颓废败落,甚至房屋支柱的根部也已经腐朽败坏了,屋顶的梁与栋也开始倾斜而有些危险了;不幸的是,这个时候这宅院周围突然间同时有大火烧了起来,这一片广大的宅院开始着火;而这大富长者有许多的孩子,住在这个宅院之中。这位大富长者已经看见了大火从四个方向烧了起来,快要烧到屋子里了,因此大富长者心中大大地惊慌恐怖,心里想说:‘我虽然能够在这一个着火的大门之中安隐地逃离出来,可是我这一些孩子们在这火宅里面,竟然因为火还没有烧到内里去,所以还在里面耽乐执著各种的嬉戏,不曾感觉也不知道、更不懂得惊慌和恐怖即将会有大火的逼迫会烧到自己的身体,若是被火烧到的时候所产生的苦痛,那是非常切身而不可爱乐的;这些孩子们因为不知道大火已经烧了起来,所以心中对于屋内的享乐都不厌患,根本没有想要去寻求出离这个舍宅的意思。’”

在《法华》之前 佛讲的是《无量义经》,《无量义经》之前是第二转法轮讲般若以及唯识种智之学;这些全部都是无上正等正觉之法,并不是二乘小法。所以 世尊当然有祂的用意,所以就先提示说:“我先前不是说了吗?诸佛世尊在各种不同状况的因缘之中、种种的言辞随着众生不同的根性而运用许多的方便来说法,而我所说的无分别法其实都是在演说无上正等正觉。”这就是说,世尊宣讲二乘菩提的本意不在宣讲二乘菩提,本意就是将来要宣讲佛菩提,二乘菩提只是佛菩提中的一小部分;然而佛菩提难思、难议、难解、难证,必须要先摄受众生断除了我见乃至我执之后,继续修学久了而能实证,才容易理解佛菩提。如果我见具足存在而想要证悟佛菩提,那根本就没机会;所以必须要先帮众生断除我见,假使能够再进断一分、二分我执,那当然更好。

所以 世尊来人间宣讲二乘菩提的目的,不是为了二乘菩提,而是为了传授佛菩提;只因为佛菩提难知难解并且难证,甚至于因缘不具足的人证了以后,还是不会相信,所以真的是难信,那当然只好先要求大众断我见、断我执。如果我见与我执断了以后,他就得乖乖的承认有一个本识如来藏;因为我见、我执断了以后,就表示已经现前观察蕴处界的虚妄。然后,证得这个如来藏以后发觉:“我的蕴处界不是父母生,是我的如来藏所生的。是父母提供我这个因缘,让我的如来藏可以出生这个五阴身心;然后父母为我乳抚长大,所以我应该感恩。”由这样的实证、这样的现观,以后就会知道生从如来藏来,死也往如来藏去,生生世世不离开如来藏。

不断我见与我执就不知道自己是虚假,不知道自己虚假的时候,即使找到了第八识,也不敢承认祂是本来面目。所以确实观察到自己一切都虚假,而找到那个如来藏,任何人都无法毁坏祂,并且现前观察入胎之后全新的五蕴正是被祂所生——“我”是被如来藏所生的,当然如来藏就是最究竟的法。这个时候确定如来藏是最究竟的法,除了如来藏以外,没有一法可以认为是自己的本地风光。这时候就确定觉知心是假的,作主的心也是假的。确定以后愿意承认如来藏,就不退转了,这就是不退转住的菩萨,满足第七住位了。

所以,在同修会禅净班上课的时候,亲教师们都会要求学员们,一定要对五阴十八界作观行,要现前观察自己的每一阴、每一界都是虚妄法。因为当观察到蕴处界的自己全部虚妄,可是如来藏呢,是无法灭掉祂的;自己出生之前就是祂,自己死后也还是留下祂。总而言之就是祂,除了祂,没有别的法,那就只好死心塌地承认祂。死心塌地的承认了祂以后,就不会退转了,然后实相般若就开始不断源源流注出来,这个时候就是实义菩萨,不再是假名菩萨了。

实证以后就会相信《法华经》中 世尊所说:“我先不言‘诸佛世尊以种种因缘、譬喻言辞方便说法,皆为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也就是说,诸佛降生人间说法的目的,不是为了演讲二乘菩提,而是为了教导无上正等正觉的妙法,否则那一尊佛就是吝法。所以 佛陀才会讲出这个火宅的譬喻,这个大富长者他的家宅非常的广大,里面住着许多的人。这时这个大宅院外侧的房屋突然间同时出现了大火,开始往内焚烧,住在里面的几十个孩子们,由于宅院太大而不知不觉,所以依旧是快乐的在里面继续嬉戏。

这其实就是人间的写照!尤其是现代末法时代佛教界的写照,不都是这样吗?海峡两岸佛教道场,除了正觉同修会以外,有谁在要求断我见?许多道场到现在仍然坚持说:“意识却是常住的,意识却是不灭的。”到现在为止有哪个道场曾经出来讲说:“我们现在要改变了,意识真是生灭法。”然后都用佛法表相所获得的世间五欲在享受,这不正是火宅之中的孩子们吗?他们在那里嬉戏,不知道五阴身心已经一步一步迈向毁坏。他们一向的主张是:“我觉知心常住不坏,意识常住不坏。”或者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觉性就是真如佛性。”他们教导众生都是把握自己、活在当下,这不就是五阴的虚妄境界吗?这不就是一直要待在火宅之中吗?既然主张意识常住不坏及觉知性常住不坏,就得要追求意识相应的境界。与意识相应的境界,就是六尘五欲的境界。于是就在六尘五欲之中贪著嬉戏,怪不得有人会暗中修习密宗的男女性交双身法。可是五阴身心已经有种种火燃烧着,他们竟都不知不觉。在六尘五欲中贪著的结果,一定会被这一些大火所烧,而他们仍然不知不觉。平实导师近二十年来不断地写书告诉他们:“火烧来了!火烧来了!”他们都不听,就像长者的这些孩子们一样!

接着经文说:【舍利弗!是长者作是思惟:“我虽身手有力,当以衣裓,若以机案,从舍出之。”复更思惟:“是舍唯有一门,而复狭小;诸子幼稚,未有所识,恋著戏处;或当堕落,为火所烧。我当为说怖畏之事:‘此舍已烧,宜时疾出,无令为火之所烧害。’”作是念已,如所思惟具告诸子:“汝等速出。”父虽怜愍,善言诱喻,而诸子等乐著嬉戏,不肯信受;不惊不畏,了无出心;亦复不知何者是火?何者为舍?云何为失?但东西走戏视父而已。】

经上说:“舍利弗!这位长者心中就是这样思惟:‘虽然我的身手都还很有力气,我应当用我这一件大衣服,或者用宅舍中的小桌子作为凭借,把这一些孩子们从这个火宅围墙之中救出来。’然后心中又思惟说:‘我这个房舍就只有这某一个门,而这个门也狭小,不是很大;我这一些孩子们年纪又小,而且心智很稚嫩,什么事都不懂,只是贪恋执著于他们游戏的那一些处所;有可能将会堕落而被大火所烧死。我应当为这些孩子们说明恐怖畏惧的事情:“这个房舍已经被大火所烧,你们应当要在这个时候迅速出离到房舍之外,不要被大火给烧死了。”’他这样子思惟以后,就如同他所思惟的一样,重新进入火宅之中,把一切火烧的状况告诉孩子们:‘你们要赶快离开这个房子。’这位老父虽然这样怜愍,并且以善巧的言语劝诱教导他们,然而这一些孩子们全都快乐地执著在他们嬉戏的境界之中,都不肯信受老爸所说房子外围已经开始着火了;他们一点点惊恐怖畏都没有,完全没有想要离开这个房子的意思;他们也听不懂什么叫作火?什么是房子?怎么会被烧掉烧坏?他们听到老父劝诫的时候,只是在老爸的东西两边跑来跑过去,一边玩一面看着老爸而已。”

这可以让我们联想到现在的佛教界。平实导师不断地、再三地说明:蕴处界虚妄,终归无常;但是有个法身无分别法,是常住、是清凉、是寂静、是涅槃,不生不灭、不来不去,这才是究竟安乐之处;五阴舍宅不过是堕于六情之中的生灭法,堕于六情之中就不离五欲;五欲就是大火,而五阴既然有无常大火在外面烧着,在五阴之内也有欲火在里面烧着。可是当今佛教界,或者将 平实导师的书弃如敝屣,或者读了以后觉得:“真的吗?五阴是假的吗?不!我觉得这么真实,离念灵知应该不是识阴,怎么会是假的?我还可以处处作主,怎么会是假的?”当告诉他们说:“内有欲火,外有无常火。”他们反而觉得:“火在哪里?我也没看见啊!”他们一方面玩着各种的世间法,一方面看着你,就像是这样子。他们继续玩,不肯放舍,就像是这一些孩子们一样;不管如何的善言劝诱都没有用,这就是海峡两岸的当代佛教界。

平实导师提出以如来藏贯串三乘菩提,依于实相心如来藏才能够成就佛道;实相心如来藏才是法身,是常住清凉、寂静涅槃,是究竟安隐之道,才能够真正出离火宅。然而海峡两岸佛教界,不是攻击 平实导师为邪魔外道,不然就是暗中抵制诽谤。因为一旦同意五阴是虚妄法,接受意识是生灭法,就必须承认依于实相心如来藏才能够成就佛道时,他们的名闻利养将会受到严重的打击,因为他们不肯弃舍世间法名闻利养,因此无法出离火宅。

而佛教学术研究者一向将佛教的弘传当成是思想的演化,例如释印顺将佛教分为根本佛教、原始佛教、部派佛教以及性空唯名、真常唯心、虚妄唯识等大乘三系,最后是密教化的时期。近来也有琅琊阁等人将大乘佛法分为般若中观系、唯识体系、纯粹如来藏系、心性如来藏系等体系。这种依于学术文献学的研究方法,将佛法分门别类建立体系的作法,不仅是分宗立派,更是大乘非佛说的主张,根本违背《法华经》中所提出“唯一佛乘”的根本宗旨。若是释印顺或是琅琊阁等人的论述可以成就佛道,那么他们的佛应该有许多的种类,不会是佛佛道同。

平实导师一向主张“佛教不应分宗立派”,因此在2000年出版的《宗通与说通》一书当中已经明确地提出“全面修证的佛法”。然而琅琊阁等人却是反而诬蔑 平实导师建立“平实教正觉宗”,平实导师就像是大宅院的长者想要救护即将被大火吞噬的孩子们脱离火宅,然而这些孩子们不知感恩,还是贪著于各种的世间法,反而攻击大富长者,这实在是末法时期的特别现象。

这一集为各位说明“唯一佛乘”的火宅譬喻到这边。欢迎各位菩萨继续收看!

阿弥陀佛!


浏览量 183次

目录《三乘菩提之法华经讲义》

上一集下一集